新八一中文网 > 九真九阳 >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实力展现,身份暴露
    十年时光弹指即逝。

    九玄天选总决赛十强争锋的第九轮,也是最后一轮争锋,在万众期盼之中终于到来。

    苏方依然是第一场,他越空飞到斗法空间之中,霎时引来亿万修士的目光。

    感应到苏方的气息依然如同之前那般萎靡不振,很多人都是大失所望。

    “区区十年时光,即便是拥有移动洞府,又能恢复多少?”

    “恨无相居然没有直接认输,委实有些不自量力。”

    “胡帝天稳居第一,已经毫无悬念!”

    不仅是亿万修士,就连东侧法坛上的道圣巨头,也都是同样的想法。

    “胡帝天,上来吧!”

    苏方看向西侧法坛上的胡帝天,漠然出声。

    这一战,苏方别无选择,唯一的对手就是胡帝天。

    “恨无相,希望你不会直接认输!”

    胡帝天一声长笑,从西侧法坛上徐徐飞落到斗法空间之中。

    “胡帝天!”

    “胡帝天,此战必胜!”

    “九玄第一天才,非胡帝天莫属!”

    无数的修士在欢声雷动,看向胡帝天的眼神无不敬畏、震撼,与苏方出现时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胡帝天如同一尊帝王,在距离苏方千里之地负手而立,遥看苏方,发出峥嵘之音:“恨无相,本座只需十次呼吸时间,就可以将你踩在脚下!”

    霸气的声音传出斗法空间,让外面又是一阵叫好。

    “十次呼吸?胡帝天道子未免太看得起恨无相了,碾压他,又何须十次呼吸?”龙天赐看向苏方,眼神之中充满了快意。

    叶飞虚也是满心的快意:“本座倒是希望莫要太早结束,让胡帝天狠狠教训他一番,也让恨无相知道,我五大神族的绝世天才,岂容他挑衅?”

    东玄辉煌漠然出声:“你们两个废物,也只是敢在背后议论,被恨无相踩着脑袋的时候,你们当时为何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再啰嗦,本座直接把你们这两个跳梁小丑丢出法坛!”

    叶飞虚和龙天赐顿时哑口无言,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东玄道衍不再理睬二人,看向苏方,眼神之中透着疑惑,还有一丝希望。

    听到胡帝天的话,苏方露出不屑冷笑:“等我踩着你的脑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此时的嚣张与狂妄,会显得是多么的无知与可笑!”

    “能够踩着本座脑袋的天才,人族世界已经难找出一个,本座就是那无上巅峰的绝顶人物,你恨无相又算什么东西,也敢口吐狂言?帝王心牢…镇压!”

    胡帝天发出霸气冷喝,施展出主宰之道意志观想之法。

    刹那间!

    一道以意志之力凝结的黑幽幽牢笼,出现在苏方的头顶上,向苏方迎头落下。

    那牢笼无比诡异,没有任何能量、神威,透着一股阴谋、权术的气息,要让苏方的内心陷入到无尽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之中,让苏方一阵阵心惊胆战。

    凡界的帝王,能够驾驭群臣,成为万民至尊,最为重要的一个手段就是帝王心术,将群臣、万民玩弄于鼓掌之间,确保王位稳如磐石。

    而胡帝天施展的意志观想之法形成的牢笼,与凡界的帝王心术有着极为相似的能力,一旦陷入牢笼之中,就会让敌人的内心陷入到由不计其数的阴谋诡计、权术权谋构成的幻象之中,道心被桎梏。

    以权谋、心术杀人,比强大的实力更为厉害,这就是胡帝天意志观想之法帝王心牢的恐怖之处。

    “任何权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也要化为飞灰…血狱斩魂刀!”

    苏方也不敢大意,在意志牢笼降临之际,意念一动,强大的杀戮意志轰然爆发。

    一道以元神才能看到的血光席卷而出,当中一尊血袍人冉冉而起,手中的血刀向上一斩。

    叱!

    透着恐怖杀戮气息的血芒,如同一道长河一般横卷而出,斩碎了帝王地牢的桎梏,落在牢笼之上,将之斩的粉碎。

    管你是什么权术权谋,我一刀斩之!

    苏方的血煞法身,此刻融合了异族强者戮的心脏,虽然此时还是五星血杀神主的高度,也未能将戮的心脏彻底融合,却让苏方的杀戮意志随之暴涨十倍,一刀斩破胡帝天的意志攻击,威力强大如斯!

    血色刀芒余威不衰,向胡帝天凌厉斩落。

    “好生强大的意志观想之法!”

    胡帝天眉毛一卷,神光微变,爆发出一股无上主宰意志,将血色刀芒震碎。

    “恨无相施展的意志观想之法,为何会如此熟悉?”

    司马萧萧、东玄辉煌等来自东玄神域的修士,无不震撼,眼瞳之中竟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们不是震撼苏方的血狱斩魂刀有多么厉害,而是从这一击中联想到了苏方。

    庹千机以及另外三尊主持血谷决赛的道圣强者,都是惊诧不已:“血狱斩魂刀?”

    “恨无相,莫非真的就是苏方?”庹千机心中越发疑惑,越发怀疑苏方的真实身份。

    苏方看向胡帝天,发出嘲讽之音:“十次呼吸就将我镇压?现在似乎已经过了十次呼吸的时间,胡帝天,你这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胡帝天轻描淡写地一笑:“看来你恢复的程度,比本座想象的要好,不过你若是以为这样就有资格在本座面前叫嚣,委实可笑之极,让你多停留在这斗法空间之中,不过是要让你承受更为沉重的打击罢了!”

    声音一落下。

    一千念头释放出去,迅速幻化为一方百丈大小的玉玺,不过不是帝王西,而是以念头施展的神通。

    神威自然不如天命帝玺,不过却委实惊人,浩瀚的意志、法力,霎时笼罩八方,主宰苏方以及周围空间中的一切,要迫使苏方跪拜、臣服。

    苏方释放出三道无象诸天轮,与胡帝天的神威碰撞,引发一次次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无象诸天轮与玉玺全部破碎,荡然无存。

    “恨无相,你…你竟然没有受伤?”胡帝天终于开始吃惊,眼瞳之中闪出不可置信之色。

    哗

    亿万修士都在惊呼。

    “恨无相与厉战之间一战,恨无相明显是身受重伤,怎么可能现在就恢复了?”

    “他是之前根本没有受伤,还是用二十多年的时间,迅速恢复到巅峰状态?”

    “无论是哪一种,可见恨无相是何等的不凡!”

    “难怪东玄道衍直接认输,原来是要让恨无相保存实力,与胡帝天争夺第一!”

    “第一名花落谁家,现在还说不准,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众多修士本来断定第一名非胡帝天莫属。

    没想到此时事情竟然没有按照他们的想象那样发展,让众人在意外、震撼之余,无不精神抖擞,矍铄眼神关注着斗法空间。

    那些道圣强者、其他十强天才,也都是颇为意外,一些人甚至有种预感,胡帝天想要夺得第一,似乎不会是一帆风顺。

    玄铮凝视着苏方,深邃的眼瞳之中迸射凌厉精光,想要把苏方看透。

    然而苏方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迷雾,难以将之看透。

    这不仅是面具恨无相改变了苏方的气息,西玄道祖也在暗中为苏方遮蔽一切,玄铮自然是难以看出什么名堂。

    “恨无相,你真是让本座感到意外,不过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属于本座的第一你夺不去,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验证本座的崛起!”

    胡帝天很快恢复正常,依然是霸绝无双。

    “镇压!”

    胡帝天再次释放念头,凝结成为一尊身披黄袍、头戴王冠的高大虚影,以君临天下、睥睨万世之姿,向苏方杀来。

    “九阳天轮!”

    “自然天轮!”

    “杀戮天轮!”

    苏方施展无象诸天轮,凝结出一道道光轮,向那帝王虚影滚滚而去。

    轰轰轰!

    那帝王虚影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强势而又霸道地向前突进,打出一记记霸道、威猛的拳法。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大碰撞,如同天崩地裂。

    三道光轮被帝王虚影生生击碎,在混乱气流之中,帝王虚影一步跨出,伸手向苏方凌空一抓。

    苏方感到连同整个空间都要被抓碎。

    “我主十方印!”

    苏方此时也不再隐藏什么,释放出九道念头,直接施展出我主十方印。

    主宰八方、以及过去和未来的无上神威,霎时将那尊虚影连同胡帝天笼罩其中,化为了一方受到苏方绝对掌控的世界。

    那尊帝王虚影在我主十方印的神威之下,浑身颤颤巍巍,竟是难以自控。

    “这是什么神通?”

    胡帝天剑眉一挑,意念连连催动,燃烧念头,那尊帝王虚影开始燃烧,爆发出更为惊人的气势,试图将周围的桎梏震碎。

    “破!”

    苏方霸气一喝,我主十方印的威能彻底爆发,将那尊帝王虚影压迫得崩溃,胡帝天的念头也跟着破碎。

    “那是苏方在虚若谷中得到的绝世大神通,我主十方印!”

    “苏方!恨无相就是苏方?”

    “不可能,苏方怎么可能会是恨无相?”

    那些曾经目睹苏方施展我主十方印的修士,纷纷失声惊呼。

    玄铮神光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