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神魂至尊 > 第64章 旷世之争
    咣当!

    王家深处的一幢豪华阁楼的大厅之内,一位身穿淡紫色华服的中年男子面色铁青的将手边的茶几拍了个粉碎。 .

    “今日你们对付卓文的时候,不仅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连自身的乾坤袋都是落在了对方的手里,甚至还不得不当众对其道歉,我们王家的脸面都是给你们两个丢光了。”

    淡紫色华服的中年男子棱角颇为分明,五官端正,想来年轻也算是个俊逸的美男子,而这位大发雷霆的中年男子正是现任王家家主王元兴。

    此时站在王元兴面前正是刚刚从交易会所灰溜溜回来的王猛和王铮两兄弟,两人脸上也是有着一丝愧色,都是低着头诺诺不敢言语。

    “父亲,原来计划进行的好好地,卓文出现之后,我也是从暗处出来想要将其教训一顿。但却是没想到仓木大师竟然半路插手此事。”

    王猛略微苦涩的凝实了王元兴一眼,发觉自己老爹并没有再次发怒的迹象,才吁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而且仓木大师竟然看出了卓文与众不同之处,于是让其测验精神力,而结果却是那杂种精神力强度居然达到了高等,仓木大师也就顺理成章的将其收为徒弟……”

    “对啊!若不是因为仓木大师在卓文那杂种背后撑腰的话,大哥早就可以将其打废掉了。”王铮在后面也是连连点头的插嘴道。

    “那小子的精神力居然达到了高等,真是没想到啊。此子天赋奇高,甚至比猛儿你都要更高一筹,而现在更是有了成为奥术师的潜质,那么若是任其发展下去的话,恐怕卓家的崛起就势不可挡了。”

    王元兴眉头一皱,他也是没想到卓文竟然入了仓木大师的法眼,这不由得让王元兴有些讶异。.

    “父亲,此子对我们王家确实是一个威胁,不如我们暗中将其……”

    说到这里,王猛手掌在其脖颈上轻轻一划,目光之中有着一丝不加掩饰的森寒杀意,显然卓文的多次挑衅已经让得王猛将卓文恨之入骨了。

    “暗杀有着一定的风险,现在我们还不必走上这一步,你不是说此子现在修为尚浅吗?还有再过半年可就是藤甲城五年一度的坊市之争了,到时候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擂台上正大光明的将其废掉。”王元兴沉吟一会儿,随即阴寒的一笑道。

    王猛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然的神色,一抱拳傲然说道:“父亲放心,半年后的坊市之争,我们王家不仅要将卓家仅剩的坊市产业都给赢过来,而他们卓家天才也要付出血的代价。”

    “猛儿,虽说你现在的实力放眼整个藤甲城的年轻一辈也是顶尖的存在,但你可不要就此松懈了修炼。三大家族中你可以成为第一人,但是城主府里面可是有几位年纪与你相仿,但修为不弱于你的小辈。”

    望着王猛脸上的傲然之色,王元兴及时警醒道。

    “城主府?”

    王猛一听,瞳孔顿时一缩,对于这藤甲城之中凌驾于三大家族的当之无愧的第一势力,王猛也是经常在其父亲口中听说,而且其父亲每次提到城主府语气都是十分的忌惮,虽说城主府十分低调,但它越是低调就越是让人捉摸不透。

    “既然城主府势力如此庞大,为何平时都是如此低调,甚至城主府的小辈都是未曾露面?”对于城主府,王猛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

    “城主府有着比我们王家更加深厚的底蕴,他们的小辈个个心高气傲,怎么可能会看得起藤甲城内的其他年轻一辈呢?而且听说城主府小辈的目标乃是藤甲城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

    “据说三年后青玄皇朝的皇室就要举行百年一度的元气塔之争,而这种争夺可是汇聚了整个青玄皇朝无数的大小城市的天才,而能够在元气塔之争中脱颖而出的话,听说可以直接封侯,成为一方的封疆大吏,我想城主府那群小辈应该是准备三年后的那场旷世之争吧。”

    王元兴说到这里,声音也是不由得有些颤抖,显然其口中的元气塔之争绝对是一场光怪陆离的饕餮盛宴。

    “元气塔之争?脱颖而出的人居然能够直接封侯,这实在……”

    王猛捏了捏拳头,显示着心中难掩的激动,侯爵在青玄皇朝的地位十分超然,权力也是十分的巨大,现在他们藤甲城所在的幕秦郡据说就是被幕秦侯所管理,其郡内的大小城主皆是以幕秦侯为尊。

    能够统领庞大的一个郡,可见侯爵的权力有多么的大,而这也正是许多天才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想要参加元气塔之争的最主要原因了。

    “猛儿,你也不必太过羡慕,只要你好好修炼,为父到时候可以到城主大人那里为你谋取一个名额,那时候你也能够参加那元气塔之争了。不过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先将卓家拖垮再说。”

    王元兴轻轻一拍王猛的肩膀,面色略微缓和的说道。

    “嗯!父亲我会努力的,还有半年后的坊市之争我绝对会将卓文那兔崽子给废掉。”

    ……

    卓家某处的阁楼之中,卓向鼎正盘膝坐在阁楼内打坐修炼,忽然一道略微有些急促的敲门声蓦然响起。

    眉头微蹙,卓向鼎有些不悦的说道:“进来!”

    “老爷,出大事了!”一位灰衣老奴气喘吁吁的进入阁楼,随即脸色有些慌张的说道。

    “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个卓文少爷回来了?”灰衣老奴说话有些吞吐。

    “卓文那小子回来为何要禀报老夫?”

    卓向鼎目光严厉的望着老奴,其脸上严肃的神情让得老奴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唾沫。

    “不是,卓文少爷还带了个人,而此人竟然是交易会所的仓木大师。”

    “不就是带了个人吗?什么,你说卓文所带的人是仓木大师,就是我们藤甲城唯一的一位奥术师的仓木大师吗?”

    原本卓向鼎脸上还有些不在意,不过在听到仓木大师四个字眼的时候,顿时目光瞪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老奴说道。

    “确实是那个仓木大师。”

    老奴也是被卓向鼎盯得有些恶寒,连忙应道。

    “快带我去,没想到仓木大师竟然会来我们卓家,难道卓文这臭小子惹祸了?仓木大师此次前来是要讨个说法?哎,仓木大师地位十分尊贵,若是卓文真的惹其不高兴的话,我们卓家可就真的没有好果子吃了。”

    对于大名鼎鼎的仓木大师卓向鼎自然也是有所耳闻,而且听说仓木大师性格十分乖张,情绪瞬息万变让人捉摸不透,若是卓文真的惹怒了仓木大师的话,到时候他们卓家或许要遭殃了。

    “快点把悲天和其他长老都叫过来,让他们都要家族大厅集合,这次事情可就真的难办了。”

    卓向鼎对着身后的老奴吩咐一句,随即火急火燎的往家族大厅赶去。

    家族大厅之中,卓文和仓木大师相对而坐,两人沉默不语的埋头喝茶,终于仓木大师最先开口了。

    “小子,你们家主效率真慢,老夫我是暴脾气啊,再等下去的话,说不定要拍桌了。”

    卓文淡淡的望了仓木大师一眼,说道:“你想拍就拍吧,只要最后你报销就行了。”

    仓木大师一听,暴脾气顿时上来,轰的一声就将手边的桌子给拍了个粉碎,嘴中喋喋不休的碎碎念着:“老夫好不容易碰上个有资质的徒弟,怎么性格这么不对老夫胃口,哎,这都是命啊。”

    一边唉声叹气,仓木大师手脚倒是十分利索,几下就将大厅内所有的桌椅都是拍了个粉碎。

    而就在此时,卓向鼎也是急匆匆的赶到了家族大厅,当他看见大厅内一片狼藉的景象,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完了!”卓向鼎心中咯噔一声,心中暗道。

    卓文和仓木大师显然也是看见了刚刚感到的卓向鼎,仓木大师脸上顿时露出微喜,不过看见大厅内的一片狼藉,老脸不由得红了一下。

    而仓木大师脸红的表现在卓向鼎的眼中以为是极度愤怒的意思,原本悬着的心顿时一颤。

    “仓木大师,卓文这小家伙闯了什么祸,竟然惹得您老亲自拜访。若是这小子做了什么错事的话,还请仓木大师大人有大量能够放过他一马,您要什么赔偿我们卓家都愿意尽可能满足你,只要您放过卓文这小家伙。”

    卓向鼎狠狠瞪了卓文一眼,随即对着仓木一拱手,毕恭毕敬的说道。

    而此话一出,顿时让得大厅安静了下来,仓木大师和卓文皆是目光怪异的望着满脸歉意的卓向鼎。

    不过卓文何等聪明,联想到仓木尊贵的身份以及大厅现在狼藉的样子,显然让得卓向鼎误以为仓木大师是来讨说法来的。

    望着卓向鼎脸上诚恳的表情,卓文心中也是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触动,眼前这老人显然是真的关心自己。

    “爷爷,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其实,仓木老头此次过来是想跟你商量收徒的事情。”望着面前诚惶诚恐的卓向鼎,卓文摇头失笑的说道。

    “收徒?卓文,你犯错了可不要抵赖,仓木大师何等身份,况且现在拥有着奥术师潜质的人万中无一,他怎么可能会收徒?”卓向鼎摇摇头,满脸不信的说道。

    “你是卓家主吧,卓文所说的并没有错,老夫此次前来确实是与你商量收徒的事情的。卓文这小子资质不错,老夫欲要培养他为接班人,你应该没有意见吧?”仓木大师面带微笑的说道。

    咯噔!

    卓向鼎心脏猛地一跳,随后目光惊诧的望着仓木大师,有些吞吐的说道:“卓文真的有成为奥术师的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