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七章 藏书阁
    “回气丹、金精丸、活血膏、炼体膏……”

    盘点着桌上的礼物,秦墨扫了一遍,不屑摇头,都是凡级下阶的丹药,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

    古幽大陆的丹药、材料,包括武学在内,由低至高,统一划分为凡、灵、玄、地、天,这是人们所熟知的五个品级。每一个品级,又细分为下、中、上三阶。

    凡级下阶的丹药,对于寻常的武士境武者来说,或许还有些珍贵,但对家族的嫡系子弟来说,则是逢年过节就能收到的礼物,哪里有什么稀罕。

    对于秦家的嫡系子弟来说,凡级中阶的丹药才显得珍贵,凡级上阶的丹药则是连长老们也眼红的东西。

    “呵呵,大长老他们还真是吝啬,我被他们如此‘照顾’,竟连一点表面的慰问都没有。”秦墨嘴角泛起冷峭的笑意,秦家的长辈们都象征性的送来礼物,唯独没有大长老、副族长秦义德的礼物。

    忽然,秦墨心中一动,从怀中取出那个灰色百宝囊,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灰色百宝囊里,除去一瓶【回气丹】,数十块劣质真元石,一些细碎金银之外,只有【霹雳拳】、【锁骨爪】的秘籍最为珍贵,让秦墨很失望。

    【霹雳拳】、【锁骨爪】是凡级中阶的武技,秦家的嫡系子弟只要达到武士境界,便能到藏书阁挑选相同级别的武学,对于秦墨来说,着实有些鸡肋。

    “咦!这是什么?”

    在灰色百宝囊的角落,摆放着一颗木珠,色泽灰暗,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直觉告诉秦墨,这个木珠有问题。

    【迅影切】!

    秦墨手掌切出,划过木珠的表面,脸上随即浮现一丝笑容,“赵永,你绝对想不到。母亲玉坠的下落,还有这颗木珠的秘密,都是被一门不入品级的武技所破解吧。”

    前世,秦墨成为一个“庸人”后,无法修炼任何武学,后来在爷爷的遗物中,无意发现【迅影切】的秘籍。这门武技连凡级都算不上,其威力亦是极弱,但施展起来无声无息,并且,修炼也不需要真气,是秦墨当时唯一能修炼的武技。

    后来,秦墨在大陆流浪时,才发现【迅影切】的真正用途,能切开很多物品表面的伪装,而不损及内部的物品。正是凭借【迅影切】,他时常与鉴定师、丹药师合作,赚取不菲的报酬。

    咝咝咝……

    秦墨手掌连切,挥出八道无声无息的掌风,没入那颗木珠中。几个呼吸之后,只听啪的一声,木珠表面裂开,分成八瓣,露出里面物品的真面目。

    一颗琥珀般的丹药,晶莹剔透,出现在秦墨眼前,一股檀木般的香味,随即在房间里弥漫。

    “【琥珀固气丹】!”秦墨眉毛一挑,他没想到木珠里藏着的东西,竟是一颗凡级上阶的丹药。

    难怪赵永如此小心,用能隔绝气味的木材,将【琥珀固气丹】制成一颗木珠。若是被外人知晓,一个外院护卫手里有这样的宝物,恐怕家族的高层都会起杀心,暗中下手谋夺。

    将【琥珀固气丹】重新伪装成木珠,放入灰色百宝囊中,秦墨忽然哑然失笑,如果赵永死后有知,灰色百宝囊、【琥珀固气丹】都落到他的手上,不知会是怎样的反应。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迷糊的声音:“墨哥哥,你醒来了么?我还准备早起,叫你起床呢。”

    床上,秦小小坐了起来,胖乎乎的身躯伸着懒腰,随即跳下床,一蹦一跳,坐在秦墨腿上。

    “还早起?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

    看着小丫头,秦墨不禁露出笑容,前世的小女孩,与秦墨一起,被认为是秦家最没前途的两人,亦被视为秦家族长一系衰落的标志。

    不过,秦小小与秦墨并不同,小女孩天生便无法修炼真气,却是天生神力,即使是武士修为的武者,在力气上也比不上小女孩。

    抚着秦小小的脑袋,不经意捋起她的刘海,小女孩的额头很光滑,肤若白玉,有着一层奇异的光泽,尚没有那个震惊天下的赤凰印记。

    ……

    “墨哥哥,墨哥哥……”一阵呼唤,打断了秦墨的思绪,小丫头睁着晶亮的眼睛,一脸期盼:“你平安归来,咱们出去玩,作为庆祝吧。”

    “不行。”秦墨板着脸,“爷爷吩咐,今天要到藏书阁,选择一门合适的武技修炼。你陪我过去一起选。”

    小丫头愁眉苦脸,只能一声叹息,勉为其难道:“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和墨哥哥一起修炼【破军拳】吧。”

    秦墨不由失笑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敢说,【破军拳】是灵级初阶的武技,是秦家的独门绝学,亦是秦家唯一的灵级武技,秦氏必须是核心子弟,修为达到武士三段,才能勉强修炼。

    事实上,按照以往的惯例,即使是秦家核心子弟,一般是达到武士六段的修为,才会开始修炼【破军拳】。

    以秦墨现在的修为,即使体内有罕见的紫色真气,也不敢在武士一段的境界,贸然修炼这门灵级武技。

    “等等……,灵级武技。”

    秦墨一怔神,忽然想起前世在家族藏书阁,曾发生了一件事,与一门神秘的灵级武技有关。

    “走吧,等选完武技,再带你到镇上去。”

    闻言,小丫头一阵欢呼,拽着秦墨,兴冲冲朝藏书阁的方向而去。

    ……

    藏书阁坐落在秦府的最深处,是秦家的重地。

    “那不是秦墨少年,小小姐么?他们是要到藏书阁选择武技吧。”

    “你听说了么?秦墨少爷终于突破,现在是武士一段的武者了。”

    “时隔八年才突破,现在秦墨少爷的实力,只能算是秦家三代子弟前一百吧?比秦憾少爷差太多了。”

    ……

    四周,秦家护卫、仆从们的议论声传来,听得小丫头握着小拳头,一脸的不乐意。

    秦墨则是毫不在意,前世武功废去,成为“庸人”之后,这样的蜚短流长,听过不知有多少,他早已习惯了。

    从长长的走廊中穿出,一片树林中,一座建筑若隐若现。

    “藏书阁么……”

    望着那座阁楼,秦墨心中一动,听觉如潮水般延伸,展开“耳闻如视”,树林中的情景清晰呈现。

    只见小径深处,阁楼前的大树之下,坐着一个褐袍老者,他面前摆放着一个棋盘。

    这老者是藏书阁的守阁长老-高长老,他并不属于长老一系,平素都是守在藏书阁门前,摆着一个棋盘,自己下着一局残棋。

    “高长老还是这样,喜欢自己与自己下棋。”

    前世与高长老并不熟悉,只是每次来到藏书阁,秦墨都会好奇,这位长辈总是自己下棋,数十年如一日,不觉得无聊么?

    忽然,在“耳闻如视”的注视下,秦墨好像看到,那棵大树上垂落的一根长长树枝,似是动弹了一下。

    砰!

    秦墨身躯一震,似是撞上了什么,“耳闻如视”呈现的景象顿时消失,他发觉撞在一条腿上。

    “哼!秦墨,想不到八年之后,你真的突破,达到武士境界。你小子倒是有几分****运嘛。”

    前方,一个高大青年伸出一条腿,拦住去路,刚才秦墨展开“耳闻如视”,并未注意,便撞在了一起。

    “秦达。”

    秦墨眉头微皱,这高大青年叫秦达,秦家三代子弟排名第40,是长老一系重点培养的年轻一辈武者。

    不过,秦墨与高大青年的恩怨,并不是族长一系和长老一系的争斗那么简单,八年前,在家族的一场比试中,秦墨曾将高大青年彻底击败,由此结下仇怨。

    后来,秦墨修为停滞不前,秦达则突破到武士境界,便时常明里暗里,找秦墨的麻烦。

    “听说你突破后,就与一个武士二段的外院护卫缠斗许久,不知是不是真的?就让表哥我,来测试一下传言的真实性。”

    秦达说到这里,真气灌注双腿,骤然抬腿,朝着秦墨的小腿狠狠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