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十章 街头暗算
    展开内视,秦墨发现之前服用的【琥珀固气丹】,已经完全被吸收。武士一段的境界已经稳固,而体内的紫色真气又增加了一些,达到全身真气的一成。

    “斗战圣体竟然有这样的神奇之处,能在修炼、战斗中,将丹药的效力迅速吸收。比同阶武者的吸收速度,要快上五倍。”

    【琥珀固气丹】是凡级上阶的丹药,是给武师级别的高手使用,用来稳固境界。一般情况,武师级别的武者服用【琥珀固气丹】,需要闭关一周,才能完全炼化。

    因此,秦墨刚才很谨慎,只切下五分之一服用,却是想不到,仅是半天的时间,随着【回风剑指】第一层的练成,五分之一的【琥珀固气丹】已经被完全吸收。

    另一方面,随着武士一段境界的稳固,真气的进一步增强,体内的紫色真气,达到全身真气的一成。

    “也即是说,如果有足量的凡级上阶丹药,或者是更珍贵的灵级丹药,我的修炼速度,能比6岁时快上数倍。”秦墨心中一跳。

    这一刻,秦墨才真正认识到,斗战圣体的可怕之处,仅是开启第一层,便是如此惊人的武学天赋。

    哗啦!

    温泉中传来水声,小丫头跳了出来,她并不知道刚才的凶险战斗。当看到地上的蛇尸时,小丫头甚至还在嘀咕,这条蛇能不能烤来吃,惹得秦墨一阵无语。

    检查小丫头身上的情况,秦墨则更是无言,丹液难溶于水,涂抹在丹田、手心、足心部位的丹液,在五个部位结成一层痂,竟是一丝一毫也没有吸收。

    “回去吧。”

    秦墨摇了摇头,带着秦小小离开山谷。

    ……

    傍晚,焚镇街道上人头涌动,车水马龙,喧嚣之声远远传开。

    “镇上的人怎么如此多?”

    从万仞山中归来,经过焚镇街道,挤在人群中,秦墨很是诧异,记忆中的焚镇,可是从未有过这么多人。

    焚镇每年最热闹的时期,便是冬去春来的集市,但是即使是集市的人潮,也比不上现在这般的汹涌。

    “墨哥哥,我要买那个,还有那个,还有……”

    指着商贩们售卖的物品,秦小小两眼放光,几乎挪不动步子。秦墨将身上的劣质真元石都拿出来,让她自己去买,小丫头立时欢呼一声,攥着真元石的袋子,钻入人群不见。

    “不要跑远,快点回来。”秦墨喊道。

    他倒不担心秦小小的安全,这小丫头怪力惊人,若是真惹恼了她,即使武士四段的武者,都奈何不了她。不过,这小丫头不能修炼真气,一旦遇到武师修为的高手,两者之间的差距就会出现。

    行走在焚镇街道,看着四周熟悉的建筑,秦墨倍感亲切,也到商贩处买一些小东西。

    此时,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二楼一个雅间窗户掀起,一双双眼睛注视着街道,扫视在秦墨身上。

    雅间中,坐着数位少年男女,一个个俊美不俗,气宇轩昂。

    “那不是秦墨么?听说时隔八年,他终于突破了,消息是真的?”

    “千真万确,这小子气息凝而不乱,隐隐外放,是武士之境的征兆。”

    “时隔八年,方才达到武士境界,未免也太晚了点。连焚镇年轻一辈前百名都进不了。”

    这些少年男女议论纷纷,讨论着秦家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他们中间摆放着茶具,品茶论武,在焚镇年轻一辈武者中相当流行。

    众人中间,坐着一个绝美少女,一袭火红劲装,宛如火焰般燃烧,听着众人的议论,她神情不变,但秀眉微皱,隐隐流露不悦之色。

    “迷炎小姐,你与秦墨素来亲密,要不要将他喊过来,大家一起聚一聚。”一个容貌稍逊的少女说道,言辞中带着嘲弄。

    “早在八年前,我与秦墨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孩童时的事情,能拿到现在来说么?”红衣少女脸色冰冷,漠然说道。

    闻言,雅间中的少年武者们面露喜色,似是就在等红衣少女这句话。

    “那是当然,秦墨现在算什么东西,14岁才武士一段的修为,又岂配得上火迷炎小姐。”一个俊美少年笑着说道。

    “咦!迷炎小姐,那不是你表哥英辉兄么?看来秦墨这小子要倒霉了。”另一个少年武者惊疑说道。

    只见拥挤的街道上,一个蓝色锦袍的青年站在路中间,拦住秦墨的去路。

    “秦墨,这才数月未见,你小子就突破到武士境界。可喜可贺,恭喜你从一条狗,披上衣服重新做人了。”蓝袍青年横在路中间,斜眼看着秦墨说道。

    这家伙是谁?

    望着突然冒出来的蓝袍青年,秦墨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人的记忆,毕竟,前世焚镇毁灭已有数十年,岁月变幻,物是人非,除去秦家内部的人和事,其他的记忆都久远到近乎模糊。

    片刻,秦墨才想起蓝袍青年是谁,火家的火英辉,按照时间推算,火英辉现在是武士二段的修为,在火家三代子弟中排名第75位。

    秦墨之所以对火英辉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原因。

    脑海中浮现一个红衣少女的身影,火家的掌上明珠火迷炎,是火家三代子弟,乃至焚镇少年武者们都爱慕的少女。火英辉则是火迷炎最忠实的追求者之一。

    而6岁之前,天才横溢的秦墨也是许多女孩们倾慕的对象,火迷炎则是其中之一。

    秦墨还清楚的记得,6岁之前,火迷炎还信誓旦旦,声称非他不嫁。不过,童言无忌,并没有什么。

    可是,6岁之后,秦墨真气修为停滞不前,火迷炎立刻就变了嘴脸,每次遇到他都是冷嘲热讽。

    而火迷炎的那些追求者,更是时常找秦墨的麻烦,火英辉就是其中最勤快的一个。

    “火英辉,你有何事?”秦墨微微皱眉。

    见状,火英辉面露怒意,这少年淡漠的神情,仿佛是才想起他是谁。想他火英辉可是火家三代中的核心子弟,未来火家的高层人物之一,竟被一个比废物稍好一点的垃圾这般鄙视。

    顿时,火英辉胸口腾起一股怒火,他有种踩在****上的恶心感。

    “呵呵,一个比垃圾稍胜点的家伙,我又何必与你一般见识。”

    火英辉摇了摇头,仿佛是抛下心中成见,以一种宽恕的语气,缓缓说道:“秦墨,我不和你废话。今天我来找你,是来讨要一件我的东西,希望你识相点,乖乖还给我。”

    “你的东西?”秦墨眉头皱得更深。

    “没错。”火英辉冷笑道,“前几天,暗算你的那个刺客,从我这里偷了一个灰色百宝囊,那可是稀罕的宝物。多谢你帮我保管,现在拿来吧。”

    “灰色百宝囊?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我们秦家的人也真够多嘴的。”

    秦墨眼中泛起冷意,淡淡道:“百宝囊就在我身上,火英辉你想要,就自己来拿吧。”

    “呵呵,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秦墨,你这垃圾以为自己,还是6岁时的那个天才么?就算你侥幸突破,修为达到武士境界,八年的空白期摆在那里,你现在也就比废物高上那么一点而已。”

    火英辉笑容中透出一丝狰狞,“你这样的废物,还不值得本少爷我亲自动手。”

    嗖嗖嗖!

    三道细微的声音传来,在喧闹的街道上,几乎难以察觉,却是瞒不过秦墨的耳目。

    脑海中,秦墨清晰“看到”,三个火家内院护卫从身后袭来,三只脚从人群缝隙中踢出,落点分别是他的双膝,腰部。

    “一个武徒九段修为,两个武士一段修为。”秦墨推测出三个偷袭者的实力。

    前方,看着袭向秦墨背后的三人,火英辉脸上冷笑更甚,他迫不及待想看着,秦墨腰、膝受袭,跪在他面前,五体投地的情景。

    同一时间,酒楼雅间中的众人也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想看着昔日焚镇第一少年天才,如何当街出丑。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霍然瞪大,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只见秦墨身体忽动,诡异的晃动了两下,从身后袭来的三只脚,竟是擦着他的腰、膝,差之毫厘的滑了过去。

    “这种偷袭的阴诡勾当,觉得很好玩么?”

    少年淡淡的声音响起,刹那间,三道指影点出,如三道剑光乍起,狠狠刺在三个偷袭者的脚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