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十二章 聚宝斋
    深夜。

    练功房中,秦墨盘膝而坐,缓缓平复体内真气,睁开双眸,缕缕紫气在眼底掠过。

    “【琥珀固气丹】只剩不到一半了。”

    看着只剩五分之二的凡级上阶丹药,秦墨有些肉疼,短短一天时间,就耗去一半,若是被爷爷秦正兴知晓,一定会破口大骂,喝斥他败家。

    一颗【琥珀固气丹】,即使是武师境界的高手,也要5~7天,才能完全炼化吸收。秦墨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如此变态,一天之内,连续两次服用,便全部炼化吸收了。

    “如果能再弄到一些凡级上阶丹药,那就好了。”

    脑海中浮现这个念头,秦墨随即摇头失笑,就算是爷爷身为一族之长,一年也难得能分到几颗凡级上阶丹药,他又上哪里去弄。

    忽然,秦墨想起一事,取出从火英辉身上得到的那张真元石票据,取出来瞧了瞧,这张票据的下方,写着三个字——聚宝斋。

    “大陆三大商行之一的聚宝斋。”秦墨露出微笑,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成形。

    随即,取来笔墨纸张,秦墨写下一张配方,端详了两遍,贴身收好,出门而去。

    ……

    焚镇后街,人迹罕至,也鲜少有店铺开设在这里。

    街道上,一块块直径三米的黑岩石铺就,地面四处可见青苔,显得有些荒凉。

    唯独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成为后街最靓丽的风景,这也是焚镇人尽皆知,又鲜少有人踏足的地方。

    聚宝斋,不仅在焚镇无人不知,在整个古幽大陆,同样是无人不晓,是大陆三大商行之一,镇天国几乎每一个城镇,都有聚宝斋的分店。

    在聚宝斋,只要价码合适,能够买到一切商品,包括传说中的王道武学。

    同样,在聚宝斋中,也收购一切珍贵物品,任何凡级以上的物品,在这里都能得到合适的估价。

    站在这栋楼门口,望着金色牌匾上的三个字——聚宝斋,秦墨感到十分亲切。事实上,前世20岁后的数十年,他光临聚宝斋的次数之多,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打量着这栋楼周围,秦墨随意瞅了一圈,凭他敏锐的感知,能察觉到这栋建筑表面,交织着一道道可怕的气息。

    那是一种高级阵法!

    “聚宝斋的防御阵法,还是如此可怕!”

    推开门,秦墨走了进去,大厅的柜台后,站着一位华袍老者。

    “墨少爷,欢迎光临聚宝斋分店,我是本店的龚掌柜。请问,有何效劳之处?”华袍老者微笑说道。

    “龚掌柜,你好。”

    对于龚掌柜为何知晓他的名字,秦墨丝毫不觉奇怪。聚宝斋既是三大商行之一,在情报搜集方面,亦是首屈一指。

    秦墨还相信,龚掌柜甚至都能猜到,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兑换那张真元石票据。

    果然,当秦墨取出那张真元石票据,龚掌柜早已取出4000枚劣质真元石,放在了柜台上。

    “龚掌柜,我这么晚过来,还有一件事情。”

    将4000枚真元石放进灰色百宝囊,秦墨压低声音,道:“我需要一件密室,鉴定一张灵级丹药配方。”

    闻言,龚掌柜不由露出惊讶之色,每一间聚宝斋分店都有密室,是鉴定灵级品质以上的物品,才能开启。

    想到秦墨的身份,龚掌柜没有迟疑,带着秦墨来到后堂一间密室。

    片刻,一个穿着华美长袍的中年人,在龚掌柜陪同下,一起走了进来。

    “老龚,你说这少年要鉴定一张灵级配方?”打量着秦墨,华袍中年人充满怀疑,“焚镇三大家族中,恐怕没有一个家族拥有灵级丹药配方吧?”

    “这是秦家族长的孙子,秦墨。相信墨少不会到聚宝斋来胡闹的。”龚掌柜笑着解释。

    华袍中年人皱眉,依然不太相信,道:“小兄弟,将配方拿来看看吧。”

    秦墨没有言语,取出不久前刚写的那张配方,递给了华袍中年人。

    关于聚宝斋鉴定的规矩,秦墨很清楚,如果鉴定出是灵级配方,聚宝斋绝不会胡乱压价。

    拿着这张配方,华袍中年人扫了一眼:“失心粉、落落草……”

    渐渐的,中年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尚未看完,便是怒哼一声,随手将这张配方丢在地上。

    “失心粉,落落草,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小兄弟,到我们聚宝斋来行骗,至少要懂一点丹药知识。随便想一些材料名字,编造一张配方出来,当聚宝斋的鉴定师是瞎子么?”

    华袍中年人冷着脸,喝斥道。

    胡编乱造?

    秦墨不禁一愣,打量着华袍中年人,道:“你是不是没睡醒,眼睛看花了吧?”

    这张丹药配方,是前世得到的一张玄级下阶配方,秦墨将之简化而成,以丹药效用来说,是灵级下阶的品质,这华袍中年人竟说是胡乱编造的一张配方?

    目光一扫,秦墨看到中年人袍子上的一个灰色徽记,才发觉中年人是一个见习鉴定师。

    “失算,失算!我怎么忘了,焚镇的聚宝斋分店,只有见习鉴定师坐镇,不认识这张配方也正常。”秦墨不由暗中苦笑。

    这小子是什么眼神?!

    注意到秦墨的目光,华袍中年人顿时腾起一股怒火,这少年的表情分明在说,他只是一个见习鉴定师,学识不够,根本鉴定不出这样的配方。

    “哼!行骗被识破,竟还敢在这里理直气壮的质问?就算是秦家族长来了,也没有资格质问我。”

    华袍中年人冷着脸,看向龚掌柜,道:“龚掌柜,你担任掌柜也超过二十年了,焚镇这样的地方,又能拿出什么好配方来?你真是老糊涂了,被一个小家伙耍得团团转。”

    闻言,龚掌柜脸色尴尬,看着秦墨的目光也冷下来,道:“墨少爷,请回吧。这件事我们聚宝斋不会追究,但是,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

    话音落——,密室外便传来一股股凌厉的气息,锁定在秦墨身上,这些气息竟然都是武士九段以上的高手。

    显然,如果秦墨再不走,就要被撵出去了。

    皱了皱眉头,秦墨站起身来。

    “把这张废纸也带走。”龚掌柜指着地上那张配方,好像是指着一袋垃圾。

    咯吱!

    正在这时,密室的门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顿时,整个密室亮了起来,秦墨看着来人,不禁涌出一种惊艳的感觉。

    前世今生,他尚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美丽的——男人!

    “好漂亮的男人……”秦墨心中古怪。

    来人大约二十岁,身形修长,眸如繁星,穿着水蓝袍子,腰挂一把折扇,双眉似剑如柳,步履飘逸如风,散发着一种难言的气度,堪称是风华绝代。

    这样的人物,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一名女子,因为他太漂亮了,但是仔细辨认,却是一个男子。

    “冷少。”

    “冷先生,您怎么来了。”

    龚掌柜、华袍中年人连忙行礼,态度极其恭敬。秦墨甚至注意到,两人神情中隐隐透着一丝惶恐。

    冷先生并未言语,折扇轻摇,一道轻风将地上的配方吹起,落在手中,扫视一遍,星眸一动,若有所思。

    “墨兄弟,请坐。”冷先生转头,吩咐龚掌柜,“将我的‘一叶花开’,沏上两杯过来。”

    闻言,龚掌柜、华袍中年人浑身一颤,两人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不明白冷先生为何对秦墨如此礼遇。

    “还不快去?站在这里丢人现眼么?”冷先生责备道。

    龚掌柜连忙退出密室,而那个华袍中年人已是满头冷汗,他心里明白,十有八九是看走眼了。

    此时,冷先生微笑着自我介绍,他的名字是冷羽易,是聚宝斋总店的一名普通管事,到这里来检查核对账目。

    “聚宝斋总店的一名普通管事?”

    瞅了冷先生一眼,秦墨暗中嘀咕:“冰蓝玲珑绸制成的袍子,暗火金蚕丝做的鞋子,幽海沉玄木制成的折扇,穿戴着这些东西,还敢说自己是一个普通管事?”

    冰蓝玲珑绸、暗火金蚕丝、幽海沉玄木,这三种材料并没有什么奇特的用途,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稀有,极其的稀有。

    由这三种材料制成的物品,突出一个字——贵。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奢华而低调,贵的离谱。

    这时,龚掌柜将两杯茶端了上来,茶杯中仅有一片茶叶,没有一丝茶香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