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十九章 最强力量种子
    指出如疾风,破空如圆月!

    【回风剑指】第三层的真谛,便是缠指!

    指出如风,破空如月,实则就是指剑的高阶运用,缠劲!

    站在石门前,感受这门武技大成的变化,秦墨不得不承认,【回风剑指】大成的威力,确实是灵级中阶武技的层次。

    指剑的变化,到了指出如风,破空如月的程度,则在战斗时,将拥有千般变化,能够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来攻击目标,令人防不胜防。

    看着石门中央的圆形凹槽,秦墨深吸口气,一指点出,一道气劲射出,在半空中化成一个圆圈,射入圆形凹槽中,分毫不差。

    咔嚓!

    石门内部传来响声,仿佛是一块巨大门栓脱落,百米高的石门轰隆隆下沉,一个宏伟的圆形大厅,出现在秦墨的视野中。

    抱起小丫头,走进圆形大厅,即使以秦墨前世的阅历,也不禁为这座大厅而震撼。

    大厅顶部,由幽黑石头构成,柔和光芒洒落,秦墨认出那是幽光石,产自镇天国遥远北部的北海,在那片海域很常见,但是在焚镇上,想要见到一块幽光石都难,甚至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

    地面、墙壁都是由青色岩石构成,浑然一体,秦墨知道这是青玛石,是布置灵级阵法必需的材料。

    青玛石相当珍贵,与劣质真元石的兑换比10:1,等于说这座大厅是由数量庞大的劣质真元石构成,亦不为过。

    “这样的地方,难道是先祖开凿,布置成一座灵级大阵的?”

    单是这座大厅的价值,就已经远非火家、冬家的底蕴可比,集合两大家族所有的财力,也未必能建成这样一座大厅。

    秦墨相当震惊,无论这座大厅是否由先祖秦奇朔所建,秦家的过往远非家族典籍记载的那么简单。

    大厅的尽头,是一个石椅,端坐着一具骸骨,石椅旁靠着一把四尺青锋。

    这具骸骨很奇特,一只手骨握着一个黑盒子,另一只手骨则紧攥着一把钥匙。

    “墨哥哥,石门打开了么?”小丫头睡醒过来,睁着迷糊的眼睛,“好漂亮的地方,呀,那是什么?好丑。”

    顺着小丫头所指的方向,秦墨的视线不情愿的落在大厅中央,那里放置着一块黑不溜秋的岩石。准确的说,是放置着一大一小两块石头。

    大的那块石头,长两尺,宽一尺,很是方正,像是一本石质的书。

    小的那块石头,仅有半个拳头大小,压在大石头上面,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这样一座大厅,中央放置这么两块石头,就如同一幅绝美的画卷,在中间被墨汁弄污了一块。

    “别管这些。”

    抱着小丫头,来到那具骸骨面前,秦墨注意到,这具骸骨的胸骨散发光芒,透着一种金属的光泽,其他部位的骨骼也很坚硬,让人感到一种可怕的力量。

    石椅面前的地上,刻着数行字,大意是说,如果来到这座大厅的人,是秦氏子孙,则运转秦家独门功法,与骸骨中的“力量种子”共鸣,完成“引气贯体”之后,就能获得黑盒子,以及打开盒子的钥匙。

    若是强行取走盒子、钥匙,就会牵动骸骨中的“力量种子”,产生爆炸,届时盒子、钥匙都会毁去。

    “落款是秦奇朔,果然是先祖。”

    其实不需要看这些字的落款,单是石椅旁的那把四尺长剑,秦墨就猜出这具骸骨是秦奇朔。因为这把四尺青锋,与秦家广场上先祖雕像的佩剑,是一模一样。

    站在先祖的骸骨前,秦墨、秦小小以晚辈礼节祭奠,随后,秦墨便吩咐小丫头一起,开始进行“引气贯体”的仪式,却遭到小丫头的拒绝。

    “墨哥哥,我不要。我又不能修炼真气,吸收‘力量种子’干什么。”

    “先祖骸骨的‘力量种子’,肯定是最强的,自然要给墨哥哥吸收。”

    小丫头连连摇头,罕有的慎重拒绝,那双灵动的眸子里,透着一种难言的聪慧。

    秦墨不禁一呆,面前胖乎乎的小女孩,与记忆中手持玉戟的少女,莫名的重叠在一起。原来,这丫头一直都如此聪颖,并非是前世开启赤凰之体后,才灵智大开。

    “不许顶嘴!乖乖坐下来,运转功法,否则,我要生气了。”秦墨沉下脸,语气不容置疑。

    小丫头撅着嘴,她心中百般不情愿,却不敢违背秦墨的话,盘坐在地,运转秦家的独门功法。

    见状,秦墨微微点头,盘膝坐地,缓缓运转功法,体内真气汩汩而动,顷刻之间,真气蔓延至四肢百骸。

    片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具尸骸的胸骨亮了起来,缓缓渗出一层如玉的液体,刚一接触空气,这种液体便化为缕缕雾气,仿佛受到无形力量的牵引,雾气朝着秦墨飘荡过去,轻易融入他的体内。逐渐的,雾气越来越浓密,将秦墨整个身躯笼罩进去,一阵阵胀痛,从全身传来。

    “先祖骸骨的‘力量种子’,引动了!”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掠过,随即秦墨就感到一种缓慢而清晰的剧痛传来。这种疼痛,如同本来真气满溢的经脉,生生被注入一股洪流,身体仿佛要爆裂一样。

    这种过程的疼痛,实非常人所能承受。幸亏,秦墨并非普通的14岁少年,有着前生各种痛苦的磨砺,又有不久前,开启斗战圣体的濒死经历,这样的疼痛,他可以承受。

    不过,在保持清醒的情况下,一边运转家族的独门功法,一边还要承受如此剧痛的煎熬,秦墨也不禁疼得全身渗满冷汗。

    终于,当痛苦达到一个极致,体内的真气产生了变化。

    几乎要爆裂的经脉中,真气开始发生转化,将无法容纳的力量,直接转化为紫色真气,迅速缓解了秦墨的痛苦。

    砰!

    脑海中一片空白,剧痛逐渐减轻后,秦墨陷入一种深层次的入定状态。

    旁边,小丫头注意到动静,睁眼看到秦墨的情况,顿时露出欢喜的笑容,蹑手蹑脚的站起来,绕着这座大厅,悄悄玩耍起来。

    这座大厅空荡荡的,除了石椅上的先祖骸骨,根本是空无一物,小丫头想要找到一件好玩的事物,还真不容易。

    转悠了两圈,看到秦墨一时没有苏醒的迹象,小丫头穷极无聊,将注意力放到大厅中间,一大一小两块石头上。

    “好奇怪的石头!”

    小丫头试图将两块石头搬起来,发觉任凭她如何使力,这两块石头竟是纹丝不动,“这石头是长在地上的么?”

    趴在地上,小丫头仔细瞅了瞅,赫然发现石书模样的大石头,并不是长在地上的,与地面尚有一丝缝隙。

    顿时,小丫头脾气就上来了,想她秦小小从小到大,凭借天生怪力,秦家任何重物,都是信手拈来。这块大石头才两尺长,一尺宽,厚不过半尺,她怎么可能搬不动呢?

    于是,小丫头双手抱着大石头,使足全身力气,一鼓作气往上搬,发觉依然是——纹丝不动。

    “这……”

    秦小小双眸圆睁,开始气不过了,与这块石头较上劲了,从各个角度,各个方位,想要将它搬起来,大厅中响起小女孩哼哼的赌气声。

    良久,小丫头气喘吁吁坐在地上,看着地上石书般的黑石头,一脸的懊恼,她的自信心受到了打击。

    “唉,算了。我一个女孩子家,何必与一块死物计较。”

    瞪着这块石头,秦小小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目光一转,看着压在大石头上的那块小石头,“哼!那我就把这块小石头拿走。”

    握着那块小石头,秦小小想要拿起来,却是一抓上去,手掌就和小石头沾在一起,再也脱不开,急得她不断甩手,却是无济于事。

    紧跟着,那块小石头开始发热,一股热流从中涌出,传入秦小小体内,令她身体越来越烫。这样的变故,终于吓到了小丫头,一声尖叫在大厅中响起。

    此时,秦墨恰好恢复了意识,展开内视,修为暴涨了一段,晋升至武士二段。并且,更为重要的是,体内的紫色真气,生生涨到两成。

    “先祖遗骸的‘力量种子’,果然是秦家先辈中的最强精华!”

    不过,这样惊人的提升,秦墨还来不及欣喜,就听到小丫头惊惶的叫声。睁开眼,他看到一幕惊人的景象,大厅中央,小丫头正握着的那块小石头,其表面正在剥脱,露出一抹炙热的焰色。

    温度惊人的热浪,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