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章 冬家夜谈
    夜色深沉,冬家主宅的后门,秦墨见到了冬旭豪、冬东咚。

    “旭豪兄。”秦墨脸上带着微笑,“好久不见,恭喜你的修为晋升武士五段,焚镇年轻一辈中,足以跻身三甲之列。”

    对于冬东咚的这个大哥,无论是前世今生,秦墨此前都没有什么交集。唯一能算有所交集的,则是八年前,秦墨六岁的时候,彼此算是竞争对手。

    因为那时的秦墨、冬旭豪,两人皆是各自家族三代子弟的天才,锋芒毕露,自然会被人拿来比对。

    不过,秦墨对冬旭豪最深刻的印象,却是冬旭豪极为爱护自己的弟弟冬东咚。

    “哼!”冬旭豪面无表情,转身领路,“走吧。”

    从后门进入冬家主宅,沿着黑色山岩铺就的小路,三个少年在林荫中行走,一路上三人都很沉默。冬东咚则向秦墨使眼色,暗示不要惹冬旭豪,他大哥现在心情很不好。

    秦墨暗笑不已,其实何止冬旭豪心情不好,整个冬家恐怕没有多少人心情会好。六片【释丹化气盘】被火家拍走,现在冬家的族长、大长老应该是寝食难安才对。

    走到一个院落门口,冬旭豪忽然停驻,转身瞪视秦墨,冷然道:“秦墨,听说你在‘引气贯体’仪式中,实力大有突破。正好趁此机会,咱们过两招吧。”

    什么?

    秦墨不由一怔,道:“旭豪兄有兴趣,我愿意奉陪。不过,还是等我与源波大长老见过之后,再过招不迟!”

    “不行!就是现在,否则,你别想见到爷爷。”冬旭豪蛮横说道。

    旁边,冬东咚也急了,道:“大哥,你怎么这样?你可是武士五段的修为,墨哥儿才武士二段,况且,他才刚突破不久……”

    “闭嘴!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大哥!”

    冬旭豪浮现怒意,盯着秦墨,傲然道:“秦墨,我清楚你现在的修为。我也不占你便宜,只以六成功力与你一战,打完之后,你就可以见爷爷。否则,立刻离开我们冬家。”

    闻言,秦墨愣了愣,忽然想起一事,暗中哑然失笑。前世就因为冬东咚与自己很要好,没有把他的大哥放在心上,致使冬旭豪一直对自己抱有敌意。

    秦墨也不多说,点了点头:“好。“

    站在院落门口,冬旭豪魁梧的身躯仿佛一尊门神,沉声道:“你先出手,免得我弟弟又说我以大欺小。”

    “好。”秦墨又是点头。

    话音刚落。

    嗡!

    一指已然点出,如同一道剑光在黑夜中掠起,其速如电。

    这一指,是【回风剑指】的起手势,秦墨仅展现了这门武技的第一层威力。但是,秦墨这一指中,却有着别样的意味,仿佛融入了风的轻灵,这一指之快,如同风驰电掣。

    冬旭豪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这一指如此迅快,超出二段武士的极限,想要进行封挡,已是不及。只能身形微侧,躲过这一指。

    而此时,秦墨瞅准这个空隙,急掠而出,窜进了院内。

    “这个滑头的小子!”

    冬旭豪暗骂一声,如果任由秦墨闯入内宅,见到爷爷冬源波,那他的脸都会丢光了。

    浑身衣服无风自动,冬旭豪脚步一动,已经追了上去,速度极快,转眼就赶上秦墨。右臂一振,三道拳影如同光芒闪动,呈品字形,朝着秦墨后背袭去。

    【千芒拳】!

    这是一门凡级上阶的武技,亦是冬家凡级武技中,威力最强的一种。施展起来,犹如毫芒绽放,拳速疾快,令人防不胜防。

    “【千芒拳】!?冬旭豪此人,倒是说话算话。”

    展开“耳闻如视”,秦墨将冬旭豪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冬旭豪果然就用了六成实力,就连武技,也没有施展冬家的灵级武学。

    秦墨暗自点头,前冲的身形猛地顿住,手臂一振,同样是三道剑指射出,迎了上去。

    啪啪啪!

    一连串的轻响传出,院落里光芒乍起,犹如剑挑毫芒一样炫目。

    只见一道道剑指横空掠起,一道道拳芒闪烁不定,不断的碰撞着,如同飞火流星一样,令人望之炫目。

    院落门口,冬东咚看得惊呆了,他没想到秦墨能和大哥战得如此激烈,竟然是相持不下的局面。

    虽然冬旭豪之前表示,只用六成的力量战斗,但是,武士五段的武者依然有着明显的优势。无论是身体强度,反应力,还是耳目之聪,都不是武士二段的武者能够比拟的。

    相对于胖少年的吃惊,冬旭豪则是感到震惊,原本以为六成的力量,足以全面碾压秦墨,谁知战斗竟然演变成如此局面。

    并且,每一次与剑指碰撞,冬旭豪的拳头都感到隐隐生疼,秦墨施展的剑指中,有一种极强的穿透力,仿佛是宝剑的锋芒一般犀利。

    片刻,随着一阵阵清脆的碰撞声,两人交手数十招。

    忽然,秦墨身形一顿,猛地朝后方滑去,迅退十数米之外。

    好机会!冬旭豪见状大喜,以为秦墨后力不继,正准备追上去,将这可恶的小子击败。

    “旭豪兄,多谢指点。”秦墨拱手笑道。

    这时,冬旭豪才反应过来,已经站在内宅门口,他竟是一路从院门口打到这里来。

    房间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旭豪,不要胡闹。请客人进来吧。”

    顿时,冬旭豪脸色青白交加,他本想给秦墨一个教训。却是想不到,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

    虽然两人之战是不胜不败的局面,但是,他身为武士五段的武者,却没有占得一点优势,对于冬旭豪来说,等于已经是败了。

    “你小子自己进去吧。”

    冬旭豪冷着脸,转身就走,来到院门口时,顺便将冬东咚也拽走了。

    秦墨失笑摇头,与冬旭豪一番交手,发觉此人倒是不错,与冬东咚果然是两兄弟。

    推开房门,秦墨走了进去,看到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以及一个国字脸的威严中年人,正是冬家的大长老、族长。

    望着冬源波红润的脸庞,秦墨一阵恍惚,仿佛看到焚镇大火中,为了掩护焚镇居民逃离大火,葬身于黑炎中那位可敬长者的背影……

    略一怔神,秦墨抱拳行礼:“源波长老,泽平族长。”

    冬泽平冷哼一声,心说秦家这小子真是不懂礼数,他身为一族之长,又是冬东咚的父亲,怎么也是秦墨的长辈,这小子竟是执平辈之礼,简直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旁边,冬源波则是不以为意,点头道:“坐吧。”

    秦墨也不客气,坐了下来,看向冬源波,道:“源波长老,我这么晚来拜访,是因为……”

    话未说完,便被冬源波抬手打断,冬家的这位大长老缓缓说道:“秦家小子,你不用多言,你的来意,我很清楚。”

    “呃?”秦墨一怔,嘴唇微动,终是没有言语。

    只听冬源波继续说道:“现在你们秦家的形势,我很清楚,长老一系势大,你们族长一系日渐式微。按照我的推测,如今秦家长老一系,应该得到秦家六成以上高层的支持,我没说错吧?”

    秦墨点了点头,冬源波说得是事实,“现在应该有七成以上的主事者已经倒向长老一系”,秦墨补充道。

    “很好,想不到你对自己家族的形势,知晓的很清楚。”

    冬源波点了点,脸上露出一丝赞许,“你爷爷秦正兴的为人,我很清楚,秦正兴为人豪烈,不擅阴诡之谋,你们族长一系会落到这一步,我在十年前就预见到了。”

    “不过,即使秦家族长一系式微,凭秦正兴一人之力,还是能支撑一段时间。可惜,你们秦家的大长老秦锦锋的为人,我也很清楚,他不会给秦正兴这样的机会。”

    “秦家长老一系,应该暗中取得火家的全力支持。现在你们族长一系,应该是内忧外患,生死存亡之时,秦家小子,我说的没错吧?”

    听到这里,秦墨点了点头,冬源波不愧是冬家的掌舵人,极是睿智,早就看穿了秦家的局势。

    望着面前的黑发少年,冬源波缓缓说道:“秦家小子,本来我不想见你。我知道你此来,是向我们冬家求救。可是,我们冬家并不想牵扯进火家、秦家的纷争中,不过,我与你们秦家的太上长老,当初终是有些交情,所以,我只能给你这样一个保证,如果……”

    话未说完,却是被秦墨打断,少年目光清澈,淡淡说道:“源波长老,你想错了。我这次来,并不是向你求救,而是和你谈一笔交易。”

    闻言,冬泽平冷笑道:“哼!交易?你小子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冬家谈交易?”

    秦墨叹了口气,取出一块乌木圆盘,放在桌上。

    霍然间,冬源波、冬泽平神情凝滞,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死死盯着这块圆盘,再难挪开一丝一毫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