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三章 太上长老
    漆黑宽阔的走廊中,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从一间间牢房门口走过,偶尔听到其中的吼叫声,丁执事只觉全身汗毛竖立,心惊胆战。

    “墨少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终于,丁执事忍不住问道。

    “家族中另一处隐秘之处呀,我也是第一次来。”秦墨很有兴趣的转头四顾,同时安慰道:“丁执事,你放心。这些牢房的门很牢固,里面的东西冲不出来的,我们在外面很安全。”

    话音刚落——

    吼!

    突然,一个牢房中爆起一道咆哮,其声如同乱石穿空,震人心魄,厚重的金属牢门一阵颤抖,寸许厚度的锈斑纷纷洒落。

    “四级妖兽!?”

    这一声咆哮,震得丁执事气血翻腾,他不禁骇然失色,判断出里面关押着一头四级妖兽的恐怖怪物。

    四级妖兽,那可是比一般大武师还要可怕的怪物,如果从牢笼中冲出来,凭丁执事武师级别的修为,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

    顿时,丁执事转头,对秦墨怒目而视,这小子不是说很安全么?安全个鬼啊!

    旁边,秦墨也被这一声咆哮,震得头晕眼花,只能无奈笑了笑。按照先祖秦奇朔留下的阵法图,这些牢笼的门是由百裂千锻钢所铸,厚度超过两尺,即使是堪比先天武师的五级妖兽,也是决计无法毁坏的。

    不过,这些牢房中竟关有四级妖兽,秦墨也是相当吃惊。要知道先祖秦奇朔临终时,修为应该连大武师四段都没有,想要生擒一头四级妖兽,可是极为困难的。

    只是关于先祖遗物的事情,秦墨自然不方便说出来,只能和丁执事一起,快速穿过这条可怕的走廊。

    片刻,两人从走廊中穿出,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摆放着一些奇怪的刑具,墙壁上还挂着各式各样的工具。

    地面、墙壁、刑具、工具上,都有着干涸的血迹,血腥的气息充斥四周,令人有些发晕。

    显然,这是一个刑房,但从那些刑具的规格来推断,并不是给人族用的。

    “这些血迹干涸的时间,至少超过30年,但是,还残留着些许妖气、鬼气。被行刑的是妖族、鬼族,而且,至少是三级以上的实力。”丁执事神情极是凝重,“这里真是我们秦家另一个隐秘之处?”

    随后,一张桌子上的字迹,回答了丁执事的疑问。那张桌子上刻着一些陈旧的刻字,看似随手刻上,却是铁画银钩,其中就提到字迹的主人,正是秦家第一代先祖秦奇朔。

    “奇朔族长!?这里真是我们秦家之地。”丁执事不禁失声惊呼。

    “丁执事,你和我一向亲近,难道认为我会骗你么?”秦墨摇头说道。

    丁执事撇了撇嘴,他是看着秦墨长大,对这少年的心性,自是很清楚。否则,秦墨深夜相邀,他也不会来赴约。

    只是,今夜之事,秦墨所作所为,着实是古怪的很,令他不禁暗中提防。

    现在,确认此处确实秦家之地,丁执事虽然还有所疑惑,但也卸去了那份戒心。同时,他也生出浓厚的兴趣,想要将这里探索一遍。

    这个刑房的另一端,有着一个出口,一条螺旋阶梯盘旋向下,通往地下深处。

    “墨少爷,你跟在我后面。”

    丁执事走在前面,全身真气涌动,衣裳表面流转透明的气劲,如同披着一层薄薄的甲革,率先踏上螺旋阶梯。

    两人沿着旋转阶梯,一步步朝着地下深处走去。

    一股凉风从下方传来,伴随着隐约的嚎叫声,回荡在两人耳边。

    “小心,地底可能有危险。”丁执事神情凝重,全神戒备。

    黑暗中,秦墨的表情很奇怪,或悲、或喜、或怒、或忧……,种种神情交替,待到螺旋阶梯尽头,他又恢复了平静。

    地下的尽头,漆黑一片,似乎是一座大厅。

    呼……

    黑暗中,一阵劲风响起,伴随着阵阵刺耳的锁链声,一个黑影急速袭向秦墨两人。

    “果然有活物!”丁执事沉着脸,运足全力,一掌拍出,掌风激荡如箭。

    砰!

    一道沉闷的碰撞声响起,丁执事连退数步,手掌一阵酸疼,却是面露喜色,因为他这一掌将那黑影震飞出去。

    显然,这黑影实力很强,大约是武师一段的修为,并不是丁执事的对手。

    哗啦啦……,阵阵锁链碰撞声传来,那个黑影随即砰得落地。

    “秦锦锋,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还有脸来见老夫!”

    一个凄厉的嘶吼响起,仿佛是垂死的困兽在哀鸣,声嘶力竭,令人心中发怵。

    这个声音,却如同一道轰雷,震得丁执事身躯颤抖,不敢相信他自己的耳朵。

    “难道,难道是……”丁执事心中颤动。

    啪得一声,秦墨燃起火把,照亮了四周的环境,看到大厅中央的那个身影,他心中一抖,原本只是猜测,想不到事实真是如此。

    只见大厅中间,趴着一位衣衫褛褴的老者,披头散发,浑身布满陈旧的血污。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老者的手腕、脚踝都被洞穿,残忍的穿着一条条粗大的锁链,鲜血从伤口处汩汩流出,那模样凄惨至极。

    “秦锦锋,你还敢来见我,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畜牲!”老者躺在地上,依然在嘶吼着,他紧闭双目,还未适应突然亮起的火光。

    “太上长老,您怎么会在这里,谁把你囚禁于此的!”

    丁执事悲呼着狂奔过去,他简直不敢相信,一直音讯全无的太上长老,竟然会在这里,被囚禁在无人知晓的秦家隐秘之处,而且,还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

    “你,你是……,丁执事……”

    老者睁开眼睛,视野逐渐适应光亮,看清丁执事之后,同样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太上长老,到底是谁,敢下此毒手!?”丁执事目光怨毒,声音颤抖的问道。

    “谁下的毒手?呵呵,秦家上下,除了那个狼心狗肺的秦锦锋,谁会有此恶毒的心肠。”老者虚弱的说道。

    秦锦锋!?大长老!

    丁执事身躯连颤,见太上长老气息微弱,不敢再追问其他,连忙取出几粒疗伤固气的丹药,给太上长老服下。

    片刻,服用丹药后,太上长老脸色泛起一丝红润,坐了起来,急切道:“先不说别的,我问你。现在我们秦家形势如何?秦锦锋那个畜牲,是不是将族长一系赶尽杀绝,把秦家弄得乌烟瘴气?”

    丁执事不敢怠慢,将秦家现在的形势,族长一系如何的岌岌可危,迅速的说了一遍。

    听完这一切,太上长老闭上眼睛,眼角渗出泪水,悔恨道:“幸亏有正兴独力支撑,才让秦锦锋那畜牲的阴谋难以得逞。这都怪我瞎了眼,都怪我啊,我是秦家的罪人啊……”

    一时间,太上长老声音梗咽,似是受到极大的刺激,陷入一种癫狂的情绪中,口中喃喃自语,断断续续的将一段段往事说出来。

    原来十年前,太上长老外出游历,并没有打算在外面逗留太久。其目的是想到外面游历,通过与更强的妖兽、鬼兽战斗,借此突破停滞已久的壁障,冲击大武师的境界。

    在外游历四年后,太上长老便感到即将突破的契机,匆匆赶回焚镇,准备寻找一个隐秘所在,冲击梦寐以求的大武师境界。

    当时,焚镇三大家族中,尚无一位大武师的高手,如果太上长老顺利突破,势必打破三大家族的实力平衡。秦家若有一名大武师级别的高手坐镇,在某些方面,则足以媲美底蕴最深的火家。

    因此,太上长老很清楚,如果自己闭关突破的消息传出,很可能遭到火家的暗算,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太上长老决定选择这里,一举突破到大武师境界。

    这座巨大的监狱,名为“困兽牢笼”,实是秦家最隐秘的所在。除去秦家第一代族长秦奇朔之外,历代秦家高层中,唯有每一任的大长老知晓这个隐秘之地的存在,可谓是闭关的最理想之地。

    不过,在闭关之前,太上长老又考虑到,有可能会冲关失败,身有不测。就悄悄的唤来秦锦锋,将一些秦家的秘密托付给他,尤其是关于这个“困兽牢笼”的所在。

    说到这里,太上长老的身体颤抖不停,脸上露出无比愤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