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五章 一线曙光
    四方的盒子里,盛放着一颗乳白色的丹药,其上有着一丝丝血痕,散发着奇异的香味。

    这种奇特的香味,单是吸上一口,便让人通体畅泰,体内淤积之处,都隐隐有散结的迹象。

    由此可以想见,如果将这颗丹药服用下去,会有怎样神奇的效果。

    “灵级中阶丹药!?”太上长老见多识广,一眼认出这颗丹药的品级。

    “这是【易脉肉骨丹】!”丁执事不禁惊呼。

    刚结束不久的拍卖会,压轴宝物的替换事件,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诚然【释丹化气盘】是神奇的宝物,但是,也有很多人猜测,之前的压轴宝物【易脉肉骨丹】,到底去了哪里?是否还存放在聚宝斋分店。

    现在,这颗【易脉肉骨丹】竟出现在秦墨手中,丁执事如何不吃惊。

    以这颗灵级中阶宝丹的功效,太上长老不仅能伤势尽复,说不定修为也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秦墨眼帘低垂,看着这颗灵级中阶的丹药,眼中掠过复杂之色,他倒不是舍不得这颗丹药。乃是因为,前世的这颗【易脉肉骨丹】,是被他服用下去的。

    前世,他成为一个“庸人”后,爷爷秦正兴想尽各种办法,帮助他治疗身体。聚宝斋举办的拍卖会上,爷爷耗尽了所有的资产,拍下了这颗【易脉肉骨丹】,但是结果,他服下这颗宝丹后,也只是让他伤势迅速恢复,武功依然尽废。

    “墨少爷,墨少爷……”

    丁执事哀求的声音传来,秦墨回过神来,看到两个老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确切的说,是看着他手中的【易脉肉骨丹】。

    “墨少爷,我知道【易脉肉骨丹】无比珍贵,但太上长老如果能实力尽复,才能阻止秦锦锋那畜牲的阴谋。”丁执事低声下气,生恐秦墨将这颗宝丹又收了回去。

    “丁执事,你好歹也是武师高手,我就算不给,你不会强抢么?”秦墨没好气的说道,将盛放宝丹的盒子递过去。

    “墨少爷,您真是说笑。”

    小心翼翼的接过盒子,听到秦墨这般调侃自己,丁执事想要像以前一样,笑骂这少年两句,却是话到嘴边,愣是不敢说出来。

    这个时候,丁执事才意识到,绝不能像以前一样,来对待这个少年。

    “对了,太上长老,使用【易脉肉骨丹】时,与这个一起使用。”秦墨取出一片优品的【释丹化气盘】,递了过去。

    【释丹化气盘】的设计图中提及,优品的乌木圆盘,能够溶解灵级中阶的丹药,不过使用一次之后,这片【释丹化气盘】就会失去效用。

    丁执事瞪大眼睛,他没有想到,拍卖会的两件压轴宝物,竟然都出现在秦墨手中。

    “这木盘有什么用处?”太上长老则是很疑惑。

    听完丁执事的讲述,太上长老亦是震惊不已,这种乌木圆盘竟有如此神效,若是配合【易脉肉骨丹】一起使用,说不定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令他身体尽复,实力重达巅峰。

    “事情是这样的……”

    秦墨微微一笑,将在秦家墓园发现先祖的遗物,以劣质的【释丹化气盘】换取压轴物品,又以良品的乌木圆盘和冬家达成交易,这一系列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过,在谈及进入这座“困兽牢笼”时,秦墨当然不会说,他早已猜测到,太上长老很可能囚禁于此。只是告诉两个老人,他想趁着深夜,进入这处隐秘之地,看看能否找到,与长老一系对抗的东西。

    听完这一切,丁执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秦墨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这些事情换成他来做,恐怕一件也做不成。

    因为,【释丹化气盘】这样的宝物,实在太珍贵了,堪比灵级中阶的宝物。拿这样的宝物,来换取【易脉肉骨丹】,与冬家达成交易,丁执事自问,如果换成他的话,恐怕很难舍得。

    可是,秦墨手中近一半的【释丹化气盘】,尽数拿了出来。丁执事难以想象,这个少年为何有这样的魄力,有这样的心智,来完成这一系列的事情。

    “宝物虽好,终不及家人重要。”秦墨淡淡说道。

    丁执事心中震动,恭敬道:“您说的是。”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太上长老频频点头,眼角又一次渗出泪水,这一次,却是惊喜的眼泪。这一个晚上的事情,实是给他带来太多的惊喜。

    环顾周围,这座困兽大厅依然阴森,秦墨却是舒了一口气,感到有些脱力,秦家族长一系内忧外患的绝境,终于迎来了一线曙光。

    “这一夜,终于结束了呢……”

    ……

    这一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

    秦家庭院,仆从、护卫往来不停,一片热闹的景象。

    从焚镇拍卖会后,秦家便一直如此热闹,为了即将到来的秦家族会,做着准备。

    庭院上空,不时飞起木制的玩偶,有妖兽的形状,有骨族的骨兵,还有鬼族的鬼卒,各式各样,在半空中盘旋,煞是有趣。

    这种木偶之所以能飞翔,是古幽大陆一种简单的机关术,以真元石碎片为核心,镶嵌在木偶中,便能使木偶活动起来。

    若是在平时,谁也舍不得用真元石碎片,来制作这种木偶。

    不过,此次的秦家族会,与以往截然不同,意义非凡,秦家自然要办得极为隆重。

    对于秦家的年轻人来说,今年的族会更是非比寻常,经过十年一度的“引气贯体”,秦家三代子弟的实力排名,必然会发生剧烈的变动。

    在这样的族会上,展示自己的实力,击败强敌,是得到家族重视的大好机会。

    随着族会的临近,秦家庭院中,三代子弟的踪迹反而越来越少,都在刻苦修炼,期望在族会比试中一鸣惊人。

    此时,练功房中,秦墨也在修炼,不过,他修炼的方式有些特别。

    地面上,散落着一层石珠,秦墨站在上面,他已是全身湿透,身形摇摇晃晃,却是竭力稳住平衡,将【回风剑指】一招一招的施展出来。

    这种石珠极为光滑,每一颗有拇指大小,滑不溜手。若是站在这种石珠上,别说是施展武技,便是连站立都成问题。

    “剑影疾风!”

    秦墨一指斜斜刺出,发出一道剑鸣破空声,却是双脚一滑,顿时失去重心,这道指劲射在了天花板上。

    “还是不行!这门【卷地步】还真是难练,不愧是凡级上阶的身法。”

    挪开一些石珠,坐在地上,秦墨擦拭汗水,感受地面的平稳,不由觉得能坐在平地上,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想到这门【卷地步】,秦墨暗笑不已,那晚在拍卖会上,他以一枚劣质真元石拍下的木牌,本来只是觉得这块木牌被人巧妙伪装过,里面或许有什么玄机。

    谁知道,以【迅影切】剥去木牌的伪装,秦墨竟然发现了一门武技【卷地步】,并且,还是凡级上阶的身法武技。

    要知道,在浩如烟海的武学中,身法武技一向稀少,比同级的攻击型武技要珍贵的多。秦家的身法武技,最好的也只是凡级中阶而已。

    一门凡级上阶的身法武技,其珍贵程度,堪比灵级下阶的攻击型武技。

    这些天来,秦墨便一直在修炼【卷地步】,期望能在族会开始前,将这门身法武技融入到实战中去。

    “凡级上阶的身法武技,其修炼的难度,比【回风剑指】第二层,还要困难一些呀。”

    正思忖着,身后传来“啪啪”的脆响,转头望去,秦墨脸色不由一黑,只见小丫头踩在石珠上,也在修炼【卷地步】。

    可是,在小丫头的暴力踩踏之下,每一脚下去,就有几颗石珠被踩裂。

    为了制作这些大小相等的石珠,秦墨可是耗费了好一番功夫,被小丫头随便就踩碎了十数颗,他不禁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