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四十五章 族会落幕
    夜晚,秦家前院广场,灯火通明,血腥之气弥漫,秦家的下人们拎着水桶,正在清洗地上的血渍,打扫前院。

    在场的秦家子弟聚在一起,整齐站立,静默无声,很多人神情忐忑,秦家两系的这场内斗风波,对他们造成的冲击,实在太过巨大。

    “火博阳,火凯阁,我们焚镇三族之间早有协定,互不干涉彼此族内的事务,你们这次带着火家高手过来,擅自插手我们秦家事务,总该给一个说法吧。”太上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闻言,火博阳、火凯阁脸色青白交加,他们没想到事态急转直下,先是秦家太上长老突然出现,并且,还达到大武师境界,举手投足之间,便掌控了全局,将秦锦锋三人一起击毙。

    面对太上长老这样的威势,火博阳两人叫苦不已,即使太上长老借此机会,将他们两人当场格杀,事后火家也不敢说什么。

    “太上长老,您请见谅,我们也是受了秦锦锋的蒙骗。绝不是想要干涉秦家的事务。”火凯阁连声道歉,态度诚恳。

    “呵呵,火凯阁,你小子还是这么会说话。”

    太上长老一阵冷笑,挥手道:“既是如此,我也不追究。夜色深沉,我还要处理家族的事情,恕不远送。”

    听到这番话,火家众人那里还敢逗留,飞一般的离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秦老,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还是改日登门拜访。”冬源波微笑着,拱手告辞。

    “好,改日我们聚一聚。”

    太上长老露出微笑,对于冬家父子的态度,极为亲近。

    片刻,前院广场上,只有秦家子弟站立,气氛如同冰点般凝滞,在场的人群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们知道太上长老接下来的话,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环顾一圈,太上长老转头,目光越过秦正兴,落在秦墨身上,顿时笑了起来,神情极是柔和。

    “墨儿,你是秦家三代子弟第一,也是秦家将来的掌舵人,你来说一说,怎么处理闹事的这群家伙?”

    太上长老突然发话,让在场所有人不禁怔神,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诚然秦墨之前展现的实力,无愧于秦家三代子弟的第一人。

    并且,经过今夜的事情,秦墨必定比八年前,还要受到家族的重视。

    可是,归根到底,秦墨还是一个14岁的少年,处理秦家两系争斗的事情,怎么也不该由他来提意见吧。

    旁边,秦正兴、乐执事也是脸色古怪,只觉太上长老也太看重秦墨了,处理家族的这等大事,如何能让这小子来说话。

    “太上长老,您……”

    秦墨暗中摇头,苦笑道:“这等事情,应该由您和爷爷来商定才对。”

    “呃……”

    太上长老一怔,旋即会意,笑容更盛,“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忙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秦墨干笑一声,向爷爷等长辈行礼,牵着小丫头,迅速离开了前院广场。

    望着黑发少年离去的背影,在场站立的秦家子弟一阵羡慕嫉妒恨,这个时候能够去休息,真是无比尊贵的待遇。

    ……

    秦家后院。

    大树上,高长老换了一个树枝坐着,之前的那一根树枝,在秦墨击败秦憾的那一刻,就被他坐断了。

    “想不到,真想不到啊!太上长老失踪十年,竟然这样回来,修为还突破到大武师境界。”高长老连声叹息。

    “老高,你叹气个鬼?太上长老是死是活,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个苍老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响起,“秦墨这个混小子,一直藏着掖着,到最后才展现真正的实力。害得我输了1000枚下阶真元石,真是一个狡猾的小子,老子一点都不喜欢他。”

    “呵呵,你呀,就是太想赢我,才会一直输的。”

    高长老失笑摇头,目光幽深,喃喃道:“其实我就算赢了,还不是猜错了?秦墨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战胜秦憾的?”

    “哼,想这些干什么?一场武士级别的战斗,值得我们动脑子去想么?真是憋气,又输给你这家伙,回去睡觉了。”

    随即,那个苍老的声音消失,高长老摇了摇头,身形飘起,几个起落,湮没在漆黑的夜色中。

    ……

    同一时间。

    一辆马车在街道上飞驰,朝着冬家的府邸奔去,马车上,冬源波父子正在低声交谈。

    “想不到啊!真想不到。”

    冬源波也在叹气,“秦家太上长老回归,修为突破到大武师境界,一举平定秦家内乱,今天秦家族会,真是不虚此行啊!”

    “确实,今夜之后,焚镇三大家族中,秦家比我们冬家,还要强上几分。”冬泽平皱眉,“不过,父亲,我有一点想不通,这一切的计划,是由秦老安排的么?可是,为何秦正兴似不知情,反而是秦墨似乎早知道这些计划。”

    “秦家这场两系内乱,事关族长一系的存亡,按理来说,怎么也不该由秦墨一个少年参与,反而是秦正兴毫不知情。”

    “呵呵……”冬源波笑了笑,“如果这一切的计划,并不是由秦老安排的,或者说,并不是全由秦老安排的呢?还是说,你觉得这一切的计划,很可能是由秦墨一人谋划出来的?”

    顿时,冬泽平额头渗出冷汗,摇头苦笑道:“我宁愿相信,这一切的计划,是由秦老一人安排的。秦墨那小子的天赋,已是秦家三代子弟第一人,如果再这般的智慧若海,未免,未免……”

    说到这里,冬泽平说不出一句话来。

    低声叹息,冬源波喃喃道:“我也和你一样,宁愿相信这一切的计划,都是由秦老一人安排的。算了,不说这些,秦家内乱平定,与我们冬家有益无害,再想这些做什么。况且,秦家这一场斗争,我们冬家也是获益匪浅,不是么?”

    “父亲说的是。”冬泽平浮现笑容,随即又是笑容一敛,“秦墨今夜展现的实力,着实是惊人。半个月后的三族大比,我担心旭豪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你错了,半月后的三族大比,秦墨确实是旭豪的一个劲敌,不过,他战胜旭豪的把握,微乎其微。”

    冬源波眼中有着睿智之光,传音道:“据我对秦家‘引气贯体’的了解,秦家后辈得到‘力量种子’后,获得的提升分为好几个方面。有些人是真气修为突飞猛进,有些人则是肉身大幅增强,也有些人是六识大大提升……”

    “毫无疑问,秦奇朔的‘力量种子’,是秦家先辈中最强的,带给秦墨的提升是多方面的,除了修为急窜至武士三段,肉身之强更是堪比武士四段的武者。我推测,他的六识也胜过同级武者。”

    “综合起来,这样的提升极为惊人,对秦墨将来的成就裨益极大。但是,在短时间内,反而限制了他的真气修为提升。”

    冬源波笑起来,道:“因为秦家的‘引气贯体’仪式,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越强的‘力量种子’,完全炼化吸收的时间也越长。在这段时间内,并不能过多的服用丹药,否则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即使秦墨手中还有【释丹化气盘】,想在半月之内,将真气修为迅速提升,根本不可能。”

    “半月之后,旭豪的修为,倾尽我们冬家所有的资源,很可能提升到武士八段,秦墨至多是武士四段。相差四段的修为,太过悬殊,他哪里有一丝获胜的机会?”

    “原来如此,父亲目光如炬。”冬泽平松了口气,露出笑容:“只要三族大比上,旭豪能够获得第一,即使秦墨的天资和智慧,皆胜过旭豪一筹,将来两人的成就,也不会相差太多,旭豪还很可能更强一些。”

    “不说这些。”

    冬源波摆手,“秦家那小子深得很,不是池中之物,回去之后,吩咐东咚,让他多往秦家走动,增进一下两人的交情。可惜了,如果早知秦墨是这样的人物,就不该限制东咚,近朱者赤,这小子现在说不定就出息了。”

    闻言,冬泽平连声应是。

    前方,冬家府邸遥遥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