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六十三章 两大宗门收徒
    “有趣,有趣!想不到在一个小小的山镇,会遇到你魏老六。”干瘪老头嘿嘿笑着,豆大的眼珠闪动狡黠,看着贵宾席上的魏使者。

    “一个小镇的三族比试,由你魏老六来主持,倒是有些纡尊降贵啊!”黑铁柱大汉咧嘴一笑,声音瓮瓮作响,震得人们耳朵发胀。

    贵宾席上,魏使者脸色一变,显是认得这两人,挤出一丝笑容,道:“葛先生,吴先生,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两位,不知到我们‘烈阳宗’管辖的地域,有何贵干?”

    周围,在场人群很安静,从魏使者的态度中,人们便能猜到,突然出现的干瘪老头和黑铁柱大汉,来头必定非同小可,很可能是来自别的宗门里的大人物。

    冬东咚、秦云江露出喜色,两人知道干瘪老头、黑铁柱大汉很厉害,说不定能为秦墨主持公道。

    旁边,秦墨则向胖少年、秦云江暗中示意,让两人带在一旁,什么也别说。

    站在擂台中间,干瘪老头目光一转,看了看秦墨三人,嘿嘿笑道:“刚才魏使者的精彩论断,我听得一清二楚,深感佩服。不愧是‘烈阳宗’五大分支之一的魏氏,魏老六你目光如炬,我是自叹不如。”

    闻言,魏使者神情一变,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刚才宣布剥夺秦墨资格的用心,肯定瞒不过明眼人。不过,小小一个焚镇,根本不放在他眼里,即使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魏使者也自信,没人敢有任何微词。

    可是,这个干瘪黑衣老头的身份,则是非同一般,如果因此纠缠不休,魏使者也是头疼不已。

    “葛先生,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插手我们‘烈阳宗’管辖区域的事务?”魏使者沉下脸,“或者说,你想将这个心性不纯的少年,收归你们‘贯鹤阁’的门墙?”

    此言一出,在场三大家族的首脑皆是一惊,焚镇周围方圆五千里的境内,强大的八品宗门势力有三个。首推便是“烈阳宗”,其次是“贯鹤阁”,还有“风雷宗”。

    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干瘪老头,竟是“贯鹤阁”的大人物,看魏使者的反应,对这干瘪老头是忌惮不已。

    秦正兴、太上长老神情激动,不禁萌生一丝希望,如果秦墨能成为“贯鹤阁”的弟子,那也是一个极好的结果。

    “不会,不会,既然你魏老六都说,这小子心性不纯,我又怎么会将他引入‘贯鹤阁’呢?”葛先生连连摇头,说出的话让秦正兴、太上长老心中一凉。

    “哦。”魏使者转头,看向黑铁柱大汉,“难道是吴先生,想将这少年引入你们‘风雷宗’?”

    在场三大家族首脑又是一惊,这个魁梧大汉竟是“风雷宗”的高手,岂不是说,三大八品宗门的高手,皆出现在这次的三族大比上。

    “你魏老六都那样说了,我当然对这小子没兴趣。”

    黑铁柱大汉的话语,彻底浇灭了秦家首脑们的希望,秦正兴神情黯淡,时隔八年,他的孙子好不容易恢复修为,绽放天才光辉,却无法进入强大的宗门修炼,命运未免太捉弄人了。

    闻言,魏使者神情缓和,既然葛、吴两人明确表态,并不是为秦墨而来,那么彼此之间,就不会有什么冲突。

    “既是如此,不知两位是为何而来?”魏使者露出笑容,问道。

    葛先生与黑铁柱大汉交换眼神,随即,葛先生笑眯眯道:“魏老六,既然你已经选好了‘烈阳宗’的弟子。不知对其他选手,还有没有兴趣?如果没有的话,我挑选一个弟子,不过分吧?”

    “我也看中了一个小子,如果你魏老六没有意见,我想将他带走。”黑铁柱大汉瓮声说道。

    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人群一阵骚动,他们想不到“贯鹤阁”、“风雷宗”的高手,竟然看中了此次大比的选手,想要收为弟子。

    到底是那两个幸运的家伙,能得到这两个强者的青睐。

    “哦,这样呀。”

    魏使者心中惊讶,原来两人是看中了某个少年,想要收徒。同时,他暗骂葛老头是一只老狐狸,掐准这个时机,当众逼迫他表态。

    若是按照惯例,“贯鹤阁”、“风雷宗”想在焚镇寻找人才,收为弟子,“烈阳宗”自然不会干涉。

    可是焚镇三大家族,则属于依附“烈阳宗”的势力,别的宗门想要收徒,必须经过“烈阳宗”的同意。一般情况,“烈阳宗”都不会允许这样的要求,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怎么也不会让依附家族中的人才,流入其他宗门之中。

    可是,这一次的情况,葛、吴两人肯定看出来,魏使者剥夺秦墨的入宗资格,乃是有着猫腻。如果两人将事情闹大,传入“烈阳宗”高层的耳中,免不了会牵涉出很多麻烦。

    思绪转动,魏使者露出笑容,点头道:“能得到葛先生、吴先生的青睐,是这些少年们的运气,两位看中了谁,尽管与他们家族长辈交涉,我绝不干预。”

    说着,魏使者脸色一沉,冷冷道:“不过,秦墨这个少年心性不纯,还是待在焚镇修身养性,再过几年,‘烈阳宗’会重新考察他。两位不要有别的心思。”

    葛先生、黑大汉打着哈哈,皆是肯定保证,“贯鹤阁”、“风雷宗”绝不会收秦墨为弟子,让魏使者尽管放心。

    此时,贵宾席上的三族首脑们,皆是心情忐忑,猜测这两位强者到底看中了谁。

    火家的首脑们则是在想,虽然火逸元获得“烈阳宗”弟子的资格,火迷炎也会跟着魏少进入宗门,但火英英,火烈峰还没着落,这两人天资不凡,若能因此进入其他两个八品宗门,也是极好的事情。如此一来,十年之后,焚镇第一家族只能是火家,谁与争锋。

    一旁,冬源波、冬泽平父子同样忐忑不安,本来以为冬家子弟进入“烈阳宗”无望,现在突然冒出来“贯鹤阁”、“风雷宗”的两位强者要收徒,如果冬旭豪能进入其中一个八品宗门,也是冬家的幸运。

    另一边,秦正兴、太上长老则是心灰意懒,原本以为此次三族大比,秦墨必定绽放异彩,夺取三族大比第一,并顺利进入“烈阳宗”,秦家之兴盛,由此开始。却是想不到,竟是落得这样的局面,三大宗门皆将秦墨拒之门外,秦家哪里还有出色的天才。

    擂台上,葛老头目光转动,在一群大比选手们身上扫过,落在冬东咚身上,嘿嘿笑道:“这个胖小子很面善,我老人家很喜欢,想要将他收为关门弟子。魏老六,你没意见吧?”

    什么?

    冬东咚,这个胖小子?!

    顿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很多人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冬东咚有任何出色之处,这小子走了什么运,竟能得到“贯鹤阁”强者的青睐。

    冬源波、冬泽平面面相觑,两人也是一脸茫然,他们对这个胖小子固然爱护,但是,从不知道这小子又何出众的才能。

    “葛老,墨哥儿他”冬东咚看向秦墨,正想提出,让葛老头帮好友理论。

    陡得,冬源波一声怒喝传来:“东咚,在三大宗门的前辈高手面前,你小子给我安分一点,半点规矩都不懂。”

    贵宾席上,冬源波怒容满面,打断了胖少年的话,冬家这位大长老心跳加速,暗骂这胖小子不懂事,秦墨被剥夺资格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这种场合下再提,只会节外生枝。况且,牵涉到“贯鹤阁”弟子的资格,与冬家的兴盛息息相关,这小子就不能为家族着想一下么。

    “东咚,你别说话。”秦墨也是沉着脸,示意好友安静待着。

    这时,只见黑铁柱大汉指着秦云江,说道:“这小子浓眉大眼,我看着很顺眼,想要收为弟子,魏老六,你没有意见吧?”

    闻言,在场所有人再次呆滞,诚然秦云江展现的天赋极佳,跻身焚镇年轻一辈的八强,但是,火家、冬家的几个天才也是毫不逊色,为何“风雷宗”的强者要选择一个秦家旁系子弟。

    “我”秦云江不禁茫然,虽然猜到黑铁柱大汉是奔他而来,但是,当众提出收他为弟子,还是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转头,秦云江看向秦墨,后者微微颔首,示意他答应。

    “云江,‘风雷宗’前辈对你青睐,是你的幸运。成为‘风雷宗’弟子后,你们那一支旁系,可归入秦氏宗家。”

    贵宾席上,太上长老开口表态,他心中一阵叹息,这样的结果也能接受。秦云江成为“风雷宗”的弟子,将来秦家至少拥有与火家对抗的资本。

    只是,墨儿这孩子太委屈了,竟作为一个交换的筹码,成就冬东咚、秦云江的八品宗门弟子资格。

    魏使者了解了冬东咚、秦云江的身份底细,欣然同意,笑道:“我当然没有意见,这两个少年从此以后,就是‘贯鹤阁’、‘风雷宗’的弟子,‘烈阳宗’绝不会过问此事。”

    目光一转,魏使者看向秦墨,冷冷道:“至于你,好好在焚镇修炼心性,再过几年,我会来亲自考察,希望你以今日之事为鉴,好好反省,不要误入歧途。”

    说着,魏使者宣布三族大比结束,在火家众人的簇拥之下,浩浩荡荡离去。

    广场上的人群逐渐散去,很多人议论纷纷,回味着三大宗门收徒的惊人消息,至于秦墨的三族大比第一名,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人群中,火迷炎看着秦墨略显瘦削的身影,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不久之后,她将跟随魏少,进入“烈阳宗”,成为八品宗门的一名正式弟子。而秦墨,只得到焚镇第一天才的一个虚名,再过数年,彼此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直至犹如云泥之别。

    “秦墨,数年之后,你我再相见,我要你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在我面前,仰望我高贵美丽的身影。”火迷炎想到那一幕,不禁轻笑出声。

    喜欢本书的童鞋们,就投一下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