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六十四章 离别
    时间飞逝,距离焚镇三族大比,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清晨,秦家,后院深处,藏书阁前。

    那棵大树之下,秦正兴、太上长老垂手而立,两人从黎明一直站到清晨,肩头已被露水浸湿。

    这一个月来,两人每天都会来此,恳求“烈阳宗”派驻秦家的这位护法,能够想一个办法,让秦墨成为“烈阳宗”的弟子。

    朝阳初升,映照在大树绿油油的枝叶上,折射出一缕缕棱光,透着勃勃生机。

    此时,大树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说道:“你们不要再来求我。秦墨被剥夺资格这件事,木已成舟,就算他想成为‘烈阳宗’的一名杂役弟子,也是不可能的。”

    一个月来,这位护法终于有了回应,但是给出的答复,却是让秦正兴、太上长老心中凉了半截。

    “可是,凌护法,这件事情,分明是火家与魏使者勾结,墨儿他没有半点过错啊!”秦正兴不由急了,连忙辩驳。

    旁边,太上长老低声恳求道:“凌护法,您常驻我们秦家,墨儿的心性如何,您应该也清楚。再说,那孩子的武学天赋也很出众,还请您向‘烈阳宗’汇报一下,如果宗门高层有惜才之意”

    话未说完,便被凌护法冷冷打断:“向宗门高层汇报?你们两个是想害死我么?这件事之所以木已成舟,就是因为魏氏的介入。‘烈阳宗’除了宗主一支之外,还有五大分支,魏氏便是五大分支之一,在宗门内权势惊人,我一个小小的驻外护法,如果牵涉到这事情之中,很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话语一顿,凌护法又道:“你们应该庆幸,秦家有一个旁系子弟,能够成为‘风雷宗’弟子。这样一来,焚镇三族之间,依然与以前一样,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至于魏氏,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秦家,来专门找麻烦。如果将秦墨的事情汇报上去,不仅是我要倒霉,你们秦家也有大麻烦,你们明白了没有?”

    “以秦墨的资质,在宗门弟子当中,最多排在前1000名,连破格成为内门弟子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觉得,‘烈阳宗’高层,会因为一个这样的小子,得罪五大分支之一的魏氏么?”

    闻言,秦正兴、太上长老脸色黯淡,他们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抱着一丝希望,现在这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了。

    大树上,又传来凌护法的声音:“让秦墨在家族好好修炼,或者,到外面游历闯荡,也可能会有不错的际遇。至于拜入其他宗门,就不要抱有希望了,魏使者既然那样说了,方圆五千里之内,哪里还有宗门敢收他。或者,也可以到万里之外的东烈战城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够拜入一个强大的宗门。”

    “行了,我话已至此,你们以后不要来烦我。”

    秦正兴、太上长老叹息一声,各自行礼,转身离去。

    这时,藏书阁中,高长老端着棋盘出现,看着两个老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老凌,你这家伙,也着实是小心眼。其实真要想办法,也是能让秦墨进入‘烈阳宗’的。你断然拒绝,是不是族比那晚,因为这小子,输给我1000枚下阶真元石吧。”高长老摆好棋盘,说道。

    大树中,凌护法冷哼一声:“是又怎样,我老人家就是小心眼。谁让秦墨这小子一直隐藏实力,害我输了1000枚下阶真元石。数十年来,这是我唯一赢你的机会,被这混蛋小子生生给坑了。哼”

    “行了,行了。下棋。”高长老坐在棋盘前,说道。

    一人一树又开始对弈,这样的情景着实怪异,秦家的成员们根本想象不到,这棵大树竟是如此神奇。

    良久,大树中,凌护法的声音忽然响起,淡淡道:“其实,秦墨那小子心性不错,我并非不想帮忙。只是,我时日无多,能否撑过开春,都是一个未知数。若是将这小子的事情告之宗门,到时我又出现意外,秦家没有我的庇护,必定会遭到魏氏的报复。”

    闻言,高长老身躯一颤,面容浮现悲戚,捻起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低声道:“既是时日无多,就和我多下几盘棋。不要再说其他了”

    “呵呵,老高,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呀?”凌护法调侃道。

    “滚!下棋”

    秦府另一处,秦墨的住所。

    小小的院落周围,站着数十位高级内院护卫,防备之森严,便是秦家族长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些高级内院护卫中,既有秦家的护卫,也有冬家的武者,一个个皆是严阵以待,防备任何意外情况发生,这些武者的神情相当紧张,因为房间里的三个人身份非同一般,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房间里,放着一个烤架,秦墨、秦云江和冬东咚聚在一起,三个少年正在烤肉。

    这一顿美食,是冬东咚、秦云江临行前,三人最后的聚会。

    冬东咚面前的盘子里,堆满了金黄喷香的烤肉片,胖少年美美的吃了一块,惬意道:“真是人生至极的享受啊!在数十位高级内院护卫的保护下,咱们三一起烤肉吃,恐怕我家爷爷,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东咚,你真要减肥了。”秦墨无奈摇头,一个月的时间,好友又胖了一圈,他不禁担心,下一次见面,这胖少年会不会胖死。

    “能享受一顿,就多享受一顿嘛。墨哥儿,你也说了,等到了‘贯鹤阁’,修炼很辛苦。到时候,恐怕再难吃上一顿美美的肉食了。”冬东咚唉声叹气,仿佛是即将奔赴刑场一样。

    “你这小子。”秦墨无奈摇头,对好友的懒惰很是无奈。

    被那个神秘老头葛先生收为弟子,成为“贯鹤阁”一名正式弟子,对于焚镇的少年武者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却被冬东咚视为洪水猛兽。

    秦墨脸色微沉,正色道:“东咚,想要吃好,玩好,睡好。强大的实力是前提,否则,一旦大陆出现纷争,各族生灵卷入其中,你连自保都难,又怎能逍遥度日?一个弱者的逍遥之志,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泡沫,唯有成为一名强者,才能活得潇洒自在,不受束缚。”

    “临别之际,我没什么能送给你的,希望你能记住这番话。”

    冬东咚张了张嘴,低头认真思索这番话,随即使劲点头:“墨哥儿,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在‘贯鹤阁’的弟子中脱颖而出,同样能够天天有烤肉吃,对吧?好主意,我一定加倍修炼。”

    “”

    秦墨嘴角抽动,暗中摇了摇头,胖少年这样理解,也未尝不可,只要他能努力修炼就好。

    旁边,秦云江面前的盘子里,烤肉片是一块也没动过,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忽然抬头,鼓足勇气道:“墨少爷,我再去求一求师傅,偷偷将你一起带向‘风雷宗’。”

    闻言,秦墨脸色一沉:“云江,你的想法太欠考虑了。如果这样做,不仅给‘风雷宗’,给你师傅,还有给秦家,都会带来大麻烦。你到了‘风雷宗’后,只身一人,以后做事要深思熟虑,明白么?”

    “是。”秦云江低声回应。

    旁边,冬东咚也放下食盘,想到马上要和好友离别,便觉得再美味的食物,也是味同嚼蜡。这一个月来,胖少年和秦云江总是希望能想出一个办法,让秦墨与他们一起前往宗门,可惜,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明白,这位亦师亦友的伙伴,虽然天资出众,却是难以进入一个强大的宗门修炼。

    “今日一别,或许数年之后,才能再见。我送你们两件临别礼物。”秦墨取出两个小袋子,放在两人面前。

    冬东咚、秦云江打开一看,两人惊得差点跳起来,这两个袋子里,分别放着三块【释丹化气盘】。

    “墨哥儿,你”冬东咚吃惊的瞪大眼睛。

    “墨少爷,这东西太贵重了。”秦云江呐呐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

    秦墨要求两人收下,并再三叮嘱,这种宝物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晓,随即将两人送出门。

    在院落门口,冬东咚终于忍不住,抱着秦墨嚎啕大哭,在胖少年心里,始终还是希望,秦墨能和他一起,前往“贯鹤阁”修炼。

    “将这两个家伙拖走。”

    秦墨一声令下,周围的高级内院护卫们得到命令,立刻一拥而上,将两个少年架起,离开了秦家。

    你们两个家伙,保重!

    转身,秦墨返回房间,并不停留,径直走进练功房。他准备在开春之后,便通过万仞山阴的那条幽深小径,进入一个可怕的地域,寻找开启斗战圣体第二层的关键之物。

    在此之前,当务之急,是将修为突破,达到武师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