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七十章 坑人的先祖
    略一沉吟,秦墨微微摇头,道:“没什么,先祖印刻的阵纹,稍微有一些错误,我需要修正一下。”

    虽然秦墨说得轻描淡写,但高长老、凌护法都是久经世故的老者,立刻就听出弦外之音,分明是秦家先祖印刻制作的阵基石柱,有着很大的问题。只是,身为秦家后辈,秦墨不好说什么。

    轰然

    此时,夜空一道闪电划过,雷声滚滚而来,咔嚓一声,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轰在藏书阁大门上,噼里啪啦的电光蔓延,一股毁灭的气息侵袭过来。

    啪得一声,距离大门最近的一个书架被电光击中,焦黑一片,眼看就要燃烧起来。

    “高长老,你先拖延一下,我将阵基石柱的阵纹修正。快!”秦墨急声催促。

    高长老怒骂一声,只得赶到大门旁,挥动长袖,劲风连连鼓动,将书架上的火焰扑灭。他心中已经骂开了,如果凌护法出现任何意外,等会他一定要秦墨好看。

    这一边,秦墨心中其实也骂开了,先祖秦奇朔实在是坑,太坑了。将一座【四门霸岩阵】布置成这样,先祖在阵道上的天赋,未免也太一般了点。

    幸好,这根阵基石柱上的阵纹,只错误了三分之一,如果再错多一点,以秦墨刚晋升武师的修为,也是无能为力了。

    施展【迅影切】,秦墨运掌如飞,如同抽丝破茧一般,将石柱上刻错的阵纹剥去。运掌之间,一缕缕银光不断闪烁,整根石柱仿佛包裹在银光之中,煞是奇异。

    片刻,秦墨已将石柱子上错误的阵纹,剥脱得干干净净。随即运指如飞,以【回风剑指】的指劲,重新刻上正确的阵纹。

    这时候,秦墨还是要感谢先祖,将【迅影切】和【回风剑指】流传下来,否则,今晚的事情,他就只能袖手旁观了。

    旁边,凌护法不由睁大眼睛,这少年真气中蕴含的那种银光,令他惊疑不已,让他想起一个传说。

    砰!

    另一边,高长老双掌拍出,硬生生拍灭一道拇指粗细的电光。那可怕的雷霆之力,疼得他连连甩手,身躯连连颤抖。

    “秦墨,你小子还没好么?我快支撑不住了。”高长老低吼道。

    此时,藏书阁大门上的电光,已是越来越密集,整座大门电光蔓延,一道道电光如同细蛇窜动,令人头皮发麻。

    漆黑的夜空,浓密云层压得很低,似有一道粗大的雷霆在酝酿,其目标正是地上的秦家藏书阁。

    与此同时。

    藏书阁大厅中,凌护法身上的那件绿蓑衣,也是流传出一层翠绿光芒,似与外面的雷霆建立一种玄妙的联系,遥遥呼应。

    “该死!半废的玄宝竟还有这样的灵性,能这样吸引雷霆过来。”

    见此情景,秦墨咒骂一声,连忙取出那瓶【聚气琉璃液】,只要将之涂抹在石柱上,这一处的阵门便能提升到灵级下阶的等阶。

    恰在这时,秦墨看到大厅顶部,一道细细的电弧劈落下来,目标正是前方的凌护法。

    “哼!”

    秦墨冷哼一声,一掌拍出,掌心一颗银色气丸凝聚,激射向那道电弧。

    前方,凌护法双眼圆睁,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瞳孔中倒映着那颗银色气丸,再难挪开目光。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家的这个少男竟修炼出银色气丸,那岂不是说,这少年在武士境界时,转化出十成的紫色真气。

    咝咝,银丸与电弧碰撞,竟是电光一闪,那道电弧便没入银色气丸中,消失无踪。

    而秦墨则是一声闷哼,只觉半个身躯战栗麻痹,经脉一阵灼痛,却是勉强能支撑的住。同时,他毫不犹豫,另一只手弹开瓶盖,将【聚气琉璃液】迅速涂抹在石柱上。

    随即,便看到琉璃般的液体,迅速融入到石柱之中,整根石柱上的阵纹开始发光,一道道阵纹仿佛游动起来。

    下一刻,石柱绽放光芒,整座大厅抖动起来,以石柱为中心,地面开始浮现一道道阵纹,继而朝着墙壁、屋顶蔓延。

    轰隆!

    一道沉闷的响声回荡,大厅中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形成一个透明的护罩,在墙壁周围一闪而没,紧跟着,四周的电光消失,藏书阁中恢复了平静。

    通过窗棂,可以看到压在秦家上空的乌云,正在逐渐消散。

    雷声渐歇,大雨渐止。

    藏书阁中,只有秦墨三人筋疲力尽的喘息,刚才的情景实是凶险至极,若是稍慢片刻,云层中的巨大雷霆轰下,整个藏书阁将不复存在,他们三人也难以幸免。

    “唉。好好的一座【四门霸岩阵】,被先祖布置成这样的不伦不类。真是”

    盘膝坐地调息,秦墨全身被冷汗浸透,心中很无语,本来若是【四门霸岩阵】布置完好,只需挖出阵基石柱,将【聚气琉璃液】涂抹上去,就没事了。

    却是想不到,先祖秦奇朔竟布置了这样一座阵法,差点害他遭到雷霆轰顶。

    旁边,高长老将凌护法扶起,两人又惊又喜,隔绝了雷霆之后,凌护法身上那件绿蓑衣,已经停止了异动。

    “想不到,我竟能逃过此劫,从今以后,只要不是在雷雨天气,就能够自由走动了。”凌护法声音颤抖,眼角有一丝湿润。

    数十年前,他被“烈阳宗”派到秦家,担任一名驻外护法。不久之后,与身体融合的这件半废玄宝,便隐隐有通灵的迹象,使他不受控制,变幻成一棵大树,停驻在秦家后院,再难像一个正常人走动。

    今晚的事情,凌护法本以为在劫难逃,却是想不到,不但逃脱了雷霆临身的厄运,以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由走动,这已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两人唏嘘一阵,转头看向秦墨,两人眼神充满异样,这个秦家老族长的孙子,此刻充满了捉摸不透的神秘。

    无论是修正一门凡级上阶阵法的阵基石柱,还是神奇的将这一处的阵门,提升到灵级下阶的等阶,秦墨的种种表现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位精擅阵法的阵道高人。

    “秦墨,你”高长老干咳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

    旁边,凌护法则是先一步开口:“秦墨,多谢你今晚的救命之恩。我有一个疑问,不知你能否如实告之,你跻身武师境界,凝聚的是否是银色气丸?”

    “什么?银色气丸,这不可能!?”

    未等秦墨开口,高长老已是失声惊呼,传说中,唯有在武士境界,将真气完全转化为紫气,出现紫气东来的异象,冲击武师境界,压缩凝聚气丸时,才有一线希望,凝聚出银色气丸。

    在武师境界,凝聚银色气丸的武者,皆是百万人中,也未必会出现一个的天才。如今的“烈阳宗”,据说只有一名核心弟子,在武师境界凝聚银色气丸,乃是宗内年轻弟子中,排名前五的天才武者。

    难道说秦家的这个少年,也是那样的天才?

    高长老实在不相信,一个小家族的三代子弟,竟是这般出类拔萃的天才。

    秦墨皱眉,淡淡道:“凌护法,身为‘烈阳宗’的驻外护法,曾经立下誓言,绝不干涉其守护家族的内务,希望你能谨记。另外,今夜之事,算是我们秦家偿还你数十年的守护之情,至于其他的事情,你我之间,还是当作没发生的好。否则”

    话语一顿,秦墨冰冷开口:“我既能救下你,自然也能在下一刻,让半废的玄宝立刻通灵。”

    闻言,高长老、凌护法同时倒吸口凉气,两人心中震撼莫名,秦墨言下之意,无疑是承认他凝聚了银色气丸。

    “秦墨,我不是这个意思。”凌护法满面堆笑,“之前宗门的使者有眼无珠,错失了你这样的天才。你看这样可行,由我上报给宗门高层,不久之后,宗门必定会派来特使,将你接回‘烈阳宗’。你们秦家也能”

    话未说完,已被秦墨冷冷打断:“凌护法,今夜之事,只有我们三人知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如果有第四人知晓今夜之事,你身上融合一件半废玄宝即将通灵的秘密,难保不会泄露出去。到时候,你要承受的后果,可比今夜一死了之,要痛苦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