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至尊剑皇 > 第七十一章 剑光碎灵龟
    “你,我”

    凌护法神情呆滞,仿佛是见了鬼一样,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少年竟能一语道破,他来到秦家担任护法的内情。

    数十年前,在探索一处秘境中,凌护法遭遇两位先天强者大战,之后这两位强者同归于尽,所持的玄宝也尽毁。其中一个强者所持的玄宝,便是这件【幻碧蓑衣】,在这件玄宝即将毁灭时,恰好落在凌护法附近,便附在了他身上,与之血肉相连。

    从那处秘境中归来,凌护法想尽办法,也无法将这件半废玄宝,从身上剥离下来。他便开始感到恐惧,因为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很可能危及性命。

    于是,凌护法便向“烈阳宗”申请,派出来作为一名驻外护法,在秦家一待就是数十年。

    正如秦墨所说,如果将今夜之事泄露出去,他身上融合半废玄宝的秘密,也有可能随之泄露。到时候被强者盯上,想要将这件【幻碧蓑衣】生生活剥下来,那种痛苦比之剥皮,恐怕也是不逊色多少的。

    想及此,凌护法打了一个冷战,苦笑道:“墨少,我也是一番好意,想要回报你的救命之恩。”

    “我知道凌护法是好意,我心领了。我要外出游历,秦家如果出现麻烦,还请凌护法多多照拂。后会有期!”

    秦墨不再多说,身形一动,已是掠出藏书阁,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与此同时,藏书阁大厅中,高长老、凌护法陷入沉默,两人默不作声,将大厅中央的阵基石柱重新埋好,掩去一切痕迹。

    良久,凌护法忍不住跺脚,懊恼不已:“之前秦正兴那两个老头求我,让我向宗门高层汇报,我当时怎么那么蠢,竟然就拒绝了呢?如此出类拔萃的天才,若是进入其他宗门,岂不是我们‘烈阳宗’的巨大损失。我真是蠢啊!当时怎么就拒绝了呢?”

    瞧着凌护法捶胸顿足,急得快要抓扯头发的模样,高长老吓了一跳,连忙劝道:“老凌,这不怪你看走眼,我们不都是看走眼了么?况且,你当时是担心撑不过开春,反而给秦家带来麻烦,这又怎能怪你呢?”

    “可是,可是”凌护法连连叹气,继而冷哼道:“都怪魏老六那个混蛋,有眼无珠,将来这件事爆出来,我看魏老六如何收场。秦墨刚才回绝的那般干脆,肯定是不满魏老六的丑恶行径,‘烈阳宗’想要招他为弟子,看来是不可能了。唉”

    高长老摇了摇头,又劝道:“事已至此,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况且,魏老六的所作所为,也不能代表‘烈阳宗’。秦墨被剥夺名额资格这件事,其实是秦家与火家争斗所致,这少年虽然年少,但是,却是能明事理,不会记恨到‘烈阳宗’的。现在的情况,是最好的结果,老凌你就不要掺合了。”

    “唉”

    凌护法又是一声叹息,“我是惋惜,宗门错失了这样一个天才。去魏老六,如果我不是无法随意走动,一定要回宗门,狠狠教训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蛋。”

    “你就算了吧。秦墨说的没错,今夜之事,千万不可泄露,否则,你有生命之危。”高长老继续劝道。

    凌护法点了点头,却是总觉得不痛快,旋即取出一个木盘,四四方方,又取出三个墨绿古朴的龟壳,放在木盘上。

    “灵龟占卜术?”高长老很诧异,眉头一挑,“老凌,你可真少有啊!竟会为一个少年,施展灵龟占卜术。你不是曾说,除非是先天武师以上的强者,你才会动用灵龟占卜术么?”

    “墨少救了我的命,为他破例一次,有什么不可以?况且,我有些心生不安,总觉得‘烈阳宗’错失了墨少,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凌护法正色说道。

    高长老不再言语,他也想看看施展灵龟占卜术的情景,据说这门占卜之术很神奇,能够预知生死福祸,而对于武者来说,更能预知其未来的武道成就。

    当初在“烈阳宗”,请求凌护法占卜的人,可谓是不计其数,让他不胜其扰。之后,就定下规矩,除非是先天武师以上的强者,其余人一概不接待。

    嗡!

    凌护法运转心法,给三个龟壳灌注真气,随即龟壳上的纹路游动起来,瑟瑟抖动,龟壳中喷吐雾气,在木盘中央汇聚一团,隐约可见一团雾气中,有奇异的景象浮现。

    此时,高长老、凌护法盯着这团雾气,全神贯注,等待占卜的结果彻底显现。

    突然,这团雾气中一道光芒闪过,炫目至极,犹如一道剑光,惊艳璀璨,令两人不敢直视。

    咔嚓!

    三个龟壳同时碎裂,那团雾气随之消散,让凌、高面面相觑,两人一片凌乱。

    “老凌,这是怎么回事?”高长老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还能是怎么回事?”凌护法捶胸顿足,哀嚎不已:“灵龟碎裂,剑气冲霄,此子未来,不可言传。该死的魏老六,你让我们‘烈阳宗’错失这样一位天才,将来你一定不得好死!”

    高长老不禁悚然,抬头望向窗外,夜色深沉,秦墨消失在夜幕中,难寻踪迹

    天色微亮,万仞山深处,秦墨在潮湿的树林中疾掠。

    片刻,他停驻身形,站在一条幽深小径外,注视着前方万仞山阴通道,略一迟疑,取出一枚解毒丹丢入嘴里,又将全身上下包裹严实。

    做完一切准备工作,秦墨不再迟疑,提着【千炼白刃剑】,飞身窜入小径中,幽深的雾气如同一头猛兽,将他身影淹没不见。

    “好奇怪的瘴气!竟有惑人心神的毒性。”

    刚一窜入小径,秦墨便感到脑袋一晕,旋即恢复正常,心中不由一惊,知晓这种瘴气中蕴含的毒性,有迷惑神智的作用,否则,以他斗战圣体的抗毒性,即使是【阴火妖蝎】的毒雾,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难怪焚镇上流传,进入万仞山阴通道的人,往往是有去无回。即使有人侥幸生还,也变得疯疯癫癫,原来单是小径里的瘴气,都能毒害人的神智。”

    脑海中,掠过关于这条小径的记忆,前世的秦墨并未进入过万仞山阴的通道。

    不过,前世他和一位见多识广的武者相识,谈及古幽大陆六大绝地时,秦墨从那位强者口中,了解到这条幽深小径的真面目。

    古幽大陆的六大绝地,乃是大陆上最危险的六大地域,即使是先天之上的强者,也不愿轻易踏足六大绝地。

    六大绝地中,有一绝地名为“阴鬼绝域”,传说那里生存着无比凶恶的古老鬼族、骨族,还有绝迹的阴邪古兽。自上一个纪元以来,凡是深入“阴鬼绝域”的强者,几乎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而前世那位强者提及,万仞山阴的那条通道,便与“阴鬼绝域”有关。

    当然,这条通道并不是通往“阴鬼绝域”里面,否则以秦墨现在的实力,即使再提升十倍,他也绝对不敢踏入这条小径。

    据说,在上一个纪元,“阴鬼绝域”中的强大存在,与大陆人族中一个强大的王朝,爆发了一场旷世之战,无数强者,万千宗门都被卷了进去。这场大战持续了千年,战况无比惨烈,而这场大战的后果,则是使“阴鬼绝域”和外界大陆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裂缝。

    这条狭长裂缝,被后世称为——阴鬼古道。

    而万仞山阴的这条幽深小径,实则就是一个入口,一条通往阴鬼古道的入口。

    上次在万仞山树林练剑,身体感受到的那股强烈召唤,让秦墨明白,开启斗战圣体的关键之物,极可能就在阴鬼古道之中。

    以他如今武师的修为,穿行这条阴鬼古道,只要小心谨慎,便是足以自保的。

    “阴鬼古道,我来了!”

    秦墨眼中跳动光芒,前世今生,他终于能够抛开“庸人”的头衔,以一名武者的身份,踏足这片大陆的荒野地域。

    喜欢本书的童鞋,就耗费几秒钟,投一投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