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好媳妇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大结局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大结局

    两年之后。。。。。。

    张翠莲也没想到原来当初付鑫的一句戏言,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

    顾致城给这个“撸串店”取名叫做“大金山”,说是他自幼有一个美好的梦想。那个梦想取自于《北京的金山上》,说他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去金山成为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

    虽然长大之后发现自己即便当了兵也不可能去北京,这个美好的理想就掩藏在心底。谁知道后来跟张翠莲说起这件事儿,张翠莲毫无留情的将他多年的美梦给毁了。

    “她说这首歌是一首藏语歌曲,金山就是一个将北京比喻成为神山的一个描写手法。”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顾致城也不能将当年他老婆说的话都复述下来。

    张翠莲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话,更没想到给幼年的顾致城同学造成了伤害。

    所以大家非常不理性的将这个饭店的名字叫了“大金山”。用张翠莲那带着文艺范的话说,这是顾致城的一种情怀。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个情怀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不过大金山有今天这个成绩,一则是付鑫确实是喜欢撸串。为了有更好的口感,他吃遍了省城的大街小巷。稍微有点名气的 或者是地理位置比较好的,经营超过一年以上的都会在他的《武林秘籍》中登记造册。

    上面罗列着大大小小烧烤店的特色、口感、价位以及经营上的优缺点。这对饭店经营人张翠莲来说,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竞争宝典。

    正因为有了这个吃货,大金山将撸串发挥到了极致。有烧烤式、麻辣串串香、涮锅毛肚式三种,每一种都有自己独特的酱料。就算是烧烤式也有两种风味,一种是传统的烧烤另一种是腌制之后的烧烤。

    另外就是蔬菜,但凡能进嘴巴里的蔬菜这里都搬到了烤盘上。

    还有一点就是点心小吃流水式服务,海量的瓜子、虾片、时鲜水果免费供应。还有南瓜粥、酸梅汤两种饮品无限畅饮。

    这种方式是张翠莲取自于自助餐经营模式,这里的消费看着便宜可实际上要比自助餐更贵一些。人们会更喜欢这种免费的人性化的小吃,成本不高但是能够取悦顾客。

    如今开业不过两年的光景,已经是省城烧烤界的扛把子了。提起“大金山”还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逢周末都需要叫号排队才能吃上饭。更因为这种火爆场景,更加吸引人过来品尝。

    “哎呦我的天啊,干餐饮简直是要累死个人了。”张翠莲每天回家都要说上一句,一边捶着肩膀一边甜蜜的抱怨。

    董丽华看着花花在钢琴前弹琴,这边用钩针给她弄一个毛袜子穿在脚上。花花比她哥哥还淘气,平时喜欢光着脚在地上跑来跑去,董丽华担心她脚凉。

    看见张翠莲累的瘫软在沙发上,不由得笑道:“天天都累抱怨一句,你说你也不嫌累。真要是想休息了,就留在家里面好好的歇两天。你看看你爸每天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卯足了劲上班去。”

    自从张翠莲请来的那个采购员被人发现他做假账、受回扣、购买不健康的肉的时候。张翠莲就意识到,这个岗位上必须有一个信得过的人把持才行。

    当时谢军自告奋勇,说自己一定会帮张翠莲暂时度过这个难关。没想到这一过就是两年,看见谢军特别有工作热情她也是不意思让老爷子歇一歇。

    不过好在他不做账,只是每天来货的时候检查检查。最主要的是他亲自挑拣每一头羊,牛肉 也是他去挑选然后带到后厨,员工们才进行加工的。

    跟他一样闲不住非要过来帮忙的还有安荣,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平时根本不插手张翠莲的工作。现在成为后勤部主任了,还必须要张翠莲隐瞒她们是婆媳关系的身份。

    张翠莲也不明白这两个人,家里头根本就不缺钱干嘛放着自在的往年生活不去享受非要在饭店里折腾。

    两年,顾致城这边发展的也相当的不错。虽然不敢跟那些个大的物流公司相比,但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车队。

    张翠莲冲着窗外发呆,被董丽华推了推。缓过神来问道:“啊?怎么?”

    董丽华怜爱的看着孩子:“你这个孩子怎么还发呆了?你要是困就去睡觉!”

    张翠莲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呦,走神了。”

    董丽华轻声道:“我是问你,小秋要结婚了。除了礼金,你说我送点什么好!”

    “小秋婆家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说咱们这样的小门小户别给小秋丢人!”董丽华露出小心翼翼的表情,好像十分担心会给顾致秋带来不好的影响似的。

    “没事儿,小秋自有定夺!”这个要去小秋的人叫做丁懿楠,年纪比小秋还要小三岁长的英俊潇洒。家庭条件也非常的好,且没有婚史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小伙子。

    谁都没想到顾致秋的第二段婚姻会找到一个门槛这么高的人家,就算是张翠莲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倒是顾致秋自己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许是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的心就硬了起来。

    从那日在穆晋南的婚礼上二人一见钟情之后,两个人很快就发展成为了情侣。可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进展,顾致秋甚至说:“恋爱可以,结婚不行”的想法。

    可把一心想要娶她回家的丁懿楠给愁怀了。顾家人一度以为是丁懿楠的家里人不同意顾致秋,所以有意刁难不让二人结婚。

    没想到丁懿楠也是个奇葩,这些年相亲无数次成为了老油条但是就没有一个看上去“有点感觉得”。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有感觉得,偏偏又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一段不愉快的过往,封闭内心拒绝开始。这些把丁家人也愁怀了,生怕丁懿楠也学她只恋爱不结婚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丁家人简直要愁白了头发,也亏得丁懿楠是个好脾气的。最终求婚成功,不日将要迎娶进门。

    “我想给她买一个手镯,就买一个66g的龙凤呈祥你觉得咋样?你说是买一对啊还是买一只呢?”董丽华拿不定主意,问着张翠莲。

    张翠莲咋舌:“一只66g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怎么看都有点暴发户的嫌疑。不如就是一对66g吧,克数也好龙凤呈祥的寓意也好。”

    看着顾致秋穿着带着两米长拖尾的洁白婚纱,挽着新郎款款走入殿堂。张翠莲真是百感交集,她用眼角余光都能看见安荣脸上那掩也掩不住的激动。

    再看着老态龙钟颇有疲惫之色的顾德海,也是频频擦拭眼角。看来顾致秋结婚,这对做父母的算是真正的放下心来。

    “小姑真漂亮!”康康也忍不住赞叹,看着前面的两个花童妹妹“顾翘”、弟弟“付华年”又忍不住担心这两个小家伙“砸场子”。

    张翠莲看着儿子小大人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笑。硬是将眼角的泪水逼了回去:“放心吧,她们俩昨天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呢。不会惹祸的!”

    康康见二人将流程完美的走完,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张翠莲道:“干爹也快结婚了吧,结婚的时候不会还要翘翘去当花童吧。她这个性子太脱跳了一些,真不让人省心。”

    张翠莲好笑道:“结婚?还早着呢!”

    康康伏在张翠莲耳边耳语几声,张翠莲侧过头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呼:“啊?在幼儿园里当着一群小孩跟她求婚?我的妈呀,付鑫还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呢?”

    康康得意洋洋:“那你看看,这可是你儿子亲手策划的。要是等他自己,猴年马月才能把蒋老师娶回家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张翠莲一时无语,真想问一句:付鑫脑子进水了才会让你一个小屁孩策划什么求婚吧。

    不过她聪明的没有跟儿子说这话,怎么好打小一个孩子的性质呢。再说付鑫求婚成功,大喜之日也就不远了。那康康还真是一个功臣,能娶到付华年的幼儿园老师蒋老师也是不容易啊。

    2006年11月23日凌晨,顾致秋接到叶红的电话。说顾德海半夜突发心梗被送到医院,全家人触动从省城赶往Q市。

    幸好发现及时,顾德海被救了一条命。但是人已经非常虚弱,大部分器官都有衰弱的现象。医生说即便是出院了,后面的这些年也是难以离开床榻。

    张翠莲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叶红母子二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安荣一直坐在顾德海的床边,不断地用毛巾擦拭顾德海的身体。

    “翠莲!”顾致城兄妹二人脸色难看,对着张翠莲招了一个手。

    “出了什么事?”张翠莲心底隐隐担忧起来。

    顾致城露出一个难以启齿的表情:“红姨走了,把聪聪丢在护士站就跑了。”

    张翠莲并没有惊讶,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样子。反问道:“她舍得丢下聪聪么?”

    顾致秋气恼道:“我刚才给她打电话,她竟然说这也是无奈之举。她一个人养活不起聪聪,既然聪聪是老顾家的种,就还给老顾家吧。她跟他儿子过日子去了,让我们别去找她了。”

    是看着顾德海没有指望了,所以跑了吧。张翠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也是难免的,就算是找到她又能怎么样。”

    张翠莲看向病房里,安荣还在为顾德海忙碌着就忍不住心酸。顾致城挽着她肩膀说道:“现在也只能是我们跟小秋来抚养这个孩子了,总不可能把他丢了吧。”

    “暂时还是别跟妈说了,等爸爸好一点看看怎么解决吧。”家里没有多少钱只有一套房子。到底叶红有没有贪那套房子,现在也不得而知。

    张翠莲想起自己电脑里,那份小说改变影视作品协议不由得感慨:“现实生活总是要比小说复杂的多得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