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帝国之心 > 第一章 穿越者之死
    “当我发现我穿越了的时候,我觉得我肯定是主角了。”

    “尤其是当我知道我还带着皇朝之心这款战略游戏的私服版一起穿越的时候,我就更加坚定了这一点。”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一个废柴,夺舍还魂。再然后,就是不断的逆袭,打脸,走上人生巅峰。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但是现在,我发现,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因为我要死了。”

    “你见过哪个穿越者主角,会在夺舍的时候失败,然后魂飞魄散?没错,就是我。”

    ……

    戴恩从梦中醒来,那些恼人的声音终于听不见了。他已经病了一下午了。镇上的萨满说他被恶灵缠身,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驱散术,然后睡一下午,就可以解决问题。

    果然,萨满说的话一点儿也没错。当接受了驱散术的治疗后,他仅仅就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就觉得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

    “承蒙惠顾,这次的治疗费用是三百七十金币。”面容枯槁如皮包骨头、浑身带着各种乱七八糟让人搞不清楚用途和来源的骨头、牙齿和皮毛的半兽人萨满,露出了满嘴不规则的黄牙,笑着对戴恩说着。

    戴恩头皮发麻,他从肮脏的床铺上坐起身来,没穿衣服的上半身强壮无比。但尽管他的身体强壮,却仍然被这个治疗费用给吓得够呛。只听他说道:“三百七十金币?该死的老博格,你干脆去抢劫好了!”

    名为博格的老萨满说道:“抢劫我可没有你们恐鬼佣兵团那么专业。快点交钱吧,要知道驱散术可是个二环神术,施法材料是很贵的。”

    骂骂咧咧的,戴恩还是不得不从自己旁边衣服里掏出了三百七十金币给他。没办法,作为一个常年要在刀口舔血的佣兵或者说强盗来说,这老萨满可是腐狼镇里唯一的萨满,可不能得罪。

    戴恩·鬼刀是个佣兵,准确的说,是个佣兵二头目。恐鬼佣兵团在腐狼镇的名头不算小,作为恐鬼团的二把手,戴恩也闯下了一个广为人知的鬼刀手的外号。所以,他的日子一直过得也算是比较滋润,尤其是在辛德莱尔这个由半兽人聚落和人类军阀组成的混乱的国度当中,凭借敢拼敢打的作风,他混的如鱼得水。

    这个混乱的地方,总有鲜血淋漓。半兽人、兽人、人类,商人、佣兵、海盗,各种势力夹杂在这片黄土之上,作为一个佣兵团,恐鬼不愁没生意。而且,恐鬼是个两百多人的大队伍,在这片地方没几个人敢惹。哪怕是腐狼镇的镇长,那个大腹便便的人类商人巴伯,见到戴恩,也得将他贪婪的面孔收敛一点。

    只是,最近戴恩有点儿走背运。

    作为一个狂战士,他凭着敢杀敢打的作风,还有一身来源于不知道是他爷爷还是奶奶的半兽人血统的强大力量,他在加入恐鬼佣兵团之后,几年的时间里就靠着满身的伤疤,还有被他的战刀砍下的无数颗头颅,砍下了一个鬼刀的称呼,并且坐稳了佣兵团二把手的位置。

    但是,你得知道,这个世界上,对于任何团体的首领来说,都有一个非常忌惮的东西:功高盖主。

    恐鬼佣兵团的团长,鬼牙拜恩斯与戴恩是多年的好友。但岁月无情,老鬼牙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以半兽人的寿命来说,估计最多还能活十年,他想要将佣兵团交给他的亲生儿子来带领,但同样年轻的戴恩,在佣兵团里的地位有点儿太高了,根本不是他那个草包儿子能够相比拟的。

    于是乎,打压就接踵而来了。若不是戴恩声望不低,在佣兵团里有许多的拥趸,直接朝他动手会引起相当大的波澜的话,恐怕老鬼牙早就痛下杀手了。戴恩相信,自己认识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一定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

    他也不是个会束手就缚的人,既然打压来了,他自然也会反抗。

    这不,前两日,他就盯上了一个商队,带着自己的队伍,在没有通知老拜恩斯的情况下,擅自袭击了商队。

    不得不说,戴恩是有本事的。靠着一把特制的超长战刀,以及作为狂战士的实力,身先士卒之下,他带着仅仅不过三十多人的队伍,就彻底将那拥有上百护卫的商队给劫掠了下来。

    大量的财富,被他和他的手下搬回了腐狼镇。这是个非常好的契机,借此战绩,他完全可以拉起自己的心腹队伍去跟老鬼牙摊牌。届时,不管是将这老鬼给赶下台,还是自立门户,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但特么的,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病倒了!

    他还深刻的记得,那是自己带着抢来的财富刚刚回到腐狼镇的时候。刚刚一踏入镇门,忽的就感觉浑身一冷,然后就是连续两天的高烧不退,让他虚弱不堪。同时,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他还感觉到有大量的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之中,冲击着他的灵魂。

    什么高楼大厦,什么全息游戏,什么皇朝之心,乱七八糟的,完全弄不懂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种情况,他自己没有半点办法,只能求助镇上的萨满巫医。而老博格说他是被恶灵缠身,需要用神术进行治疗,所以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老博格很黑心,这全腐狼镇的人都知道。一个二环神术,就算是买个卷轴,撑死也就一百五十个金币而已,通常还用不了这么多钱。可在这黑心的老萨满手下,释放一个驱散术,就要三百七!两倍还要多的价格,简直黑到令人发指。

    而且,这老东西的收费不仅贵,手艺还不怎么样。虽然恶灵已经被驱散,彻底没有办法再影响到戴恩了,但是恶灵带来的那些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记忆,还仍然在他的脑子里面驱之不散。这让戴恩有些郁闷。

    平常,若是有人敢这样拿戴恩当肥羊宰,他少不了要拿起自己的战刀,教教那人做生意的道理。但是老博格……算了吧,被这老东西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永远没人能够把他怎么样。谁叫,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就只有老博格有能耐释放二环、三环的神术呢?戴恩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付完了钱,戴恩骂骂咧咧的说道:“你这个老东西,早晚被受不了剥削的人给砍死!”

    老博格压根儿不理他。他也只能臭着一张脸,从萨满那位于小镇边缘的破茅房里走了出来。

    站在萨满小屋外,戴恩举目四望。

    辛德莱尔处在东方荒原之上,漫天的黄沙是常景,贫瘠的土地同样不是什么养活人的地方。在视野不远处的腐狼镇,甚至要比辛德莱尔的其他地方还更加糟糕。这个镇子,如同沙漠中苟延残喘的一头沙狼般,肮脏、破败,随着大风吹来的、还有股酸臭的味道。

    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却是辛德莱尔东南部地区的贸易重镇。

    从西方人类世界的腹地,通过南十字海运来的各种产品,会在不远的沙海湾港卸货,然后由骆驼队带着向辛德莱尔的内陆运送,这其中,在荒野里靠近沙海湾港的腐狼镇,就是一个重要的中转地。

    腐狼镇的常住人口不多,估计也就两三千上下,但是从辛德莱尔乃至于世界各地来的商人,以及商队护卫、佣兵甚至还有海盗、土匪,这些加起来甚至要比原住民还要多得多。现在是秋季,是商道最繁华的时候。就戴恩自己的估计,现在的腐狼镇,估计人口能达到上万人。

    戴恩皱着眉头,站在风尘之中,考虑着接下来要去哪里的问题。

    他高烧迷糊了两天,今日还昏睡了一整个下午,这两天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无所知。他现在心中是相当忧虑的,要知道,这段时间本来是他想要靠着自己的功绩,跟鬼牙摊牌的!可谁曾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现了恶灵缠身的情况,让他的计划在还没开始之前就破产了。他现在很是担心,佣兵团里会有他无法掌控的事情发生。

    于是,他打算去找自己在佣兵团的几个心腹,赶紧控制住局势。

    心中才刚刚升起这么一个想法的时候,远处就有一个弓着背的人朝着他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老大、老大,不好了!”

    戴恩认出了他,恐鬼佣兵团的机灵鬼汤米·杰罗姆。

    汤米是他的心腹之一,人很值得信任,而且挺聪明挺机灵的,这从外号也能看得出来。但那副胆小、不沉稳的样子,总是让戴恩恨铁不成钢。

    戴恩骂道:“你这白痴,告诉过你多少遍,要稳重一点,别遇事就慌慌张张的,你就从来没听进去过!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汤米跑到他的面前,弯下腰双手拄着膝盖,喘了两口,才道:“戈洛博他们被纳沙给关起来了,我们两天前抢来的战利品也全部都被查封了!”

    听到这个消息,戴恩心中怒火中烧!

    戈洛博同样也是他的心腹之一,一个勇武的半兽人战士,前两天的那场劫掠商队的战斗中,也是与他并肩作战的好伙伴。而纳沙,则是佣兵团的三头目,是老拜恩斯团长铁杆的支持者。

    纳沙朝着戈洛博动手,那意思相当明显了老拜恩斯已经趁着他昏迷不醒的这两天,开始在发力了!

    “那还等什么?我去救戈洛博,汤米你去找咱们的兄弟。吗的,拜恩斯那老东西都已经动手了,咱们也不能束手待毙!”戴恩提起自己的战刀,气势汹汹就准备杀回腐狼镇里的恐鬼佣兵团驻地。

    然而,当他刚刚将自己的脚向前迈出了一步之后,骤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瞬间,他就有了一股相当不好的感觉,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这种事情!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便就眼前一黑,整个人就仰天倒下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被自己面前的场景给惊呆了这蓝天绿地的,是个什么鬼地方?

    戴恩不仅是个孤儿,还是个‘野种’。根据他母亲所说,他的父亲是个半兽人强盗,母亲是被他父亲强奸生下他的,然后他的父亲就不知所踪,估计早就已经死了;他的母亲,也在他五岁那年病死。之所以戴恩能够活到现在这么大,还是多亏了来自他父亲的半兽人血统,让年幼的他就有不俗的力气,至少可以养活自己。

    他当过码头工人,当过小偷,混迹过街头帮派,总而言之在他成长的过程当中,什么丑恶的事情没有见到过?可唯独没有见过蓝天白云和大片草原和森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沁人心脾的青草味道,让他那闻惯了尘沙的鼻子很不适应。

    他此刻的心情很焦急,上次昏倒,是被恶灵缠身,害得他本来摊牌夺权的行动都不得不被终止掉。这回,自己的心腹手下都被人整了,他正要去救人,又来这么一出!

    但是急也没有用,他现在很明显不在腐狼镇附近。他在腐狼镇呆了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腐狼镇附近或者说是整个辛德莱尔地区,有这么土壤富饶的地方。

    辛德莱尔是个新生的国家,半兽人部落、人类大商人、军阀的联合体。而这个国家,就处于东方荒原的西边,有的是漫天沙尘,有的是永远昏黄的天空,有的是贫瘠的荒土,但就是没有蓝天白云和青青草原。

    他抬眼向前望去,在视野的远处看见了一个高耸的石塔。

    戴恩保证,他这一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石塔。但心中怎么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电光火石般,他的脑海里浮起了一股记忆:“这是帝国高塔?!”

    这股记忆,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之前戴恩受到恶灵缠身的时候获得的。这些记忆相当的零碎,很多地方都不完整,但是唯独对于一款名为皇朝之心的游戏的记忆,相当的完整。

    那是一款所谓的全息游戏。戴恩不知道全息游戏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在他看来那更像是一种魔法,将人从原本的世界弄到另一个世界去,但好像又不太一样。

    在那另一个世界当中,记忆的原主人变成了一个领主,以各种戴恩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控制着一大片领土,并且与他的敌人不断的交战。在那里,似乎,战争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而更像是他们所谓的‘玩家’之间的娱乐。

    而眼前的这座高塔,正就是那款皇朝之心的游戏开场场景。

    新书上线,新马甲,老作者,质量请放心,更新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