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帝国之心 > 第七章 围攻
    不得不说,纳沙的身手确实不赖,一点也没有半兽人应有的那种笨拙,反而是借助着昏暗的光影和仓库内复杂的环境,成功的躲过了戴恩的冲锋重斩。

    当刀锋从他的耳边划过之时,纳沙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仅仅从耳边传来的劲风,他也能够感觉到,戴恩这一刀到底有多么的凶狠!若是被砍中,那必将是被一刀两断的结局,绝无活路。

    但以为躲过了戴恩的第一刀就没事了,那可就大错特错!

    他才不过刚刚避过戴恩的第一刀而已,立刻就想要抓住机会进行反击。他知道,反击能够得手的几率不大,但是不反击是绝对没有活路的。

    以前的时候,纳沙曾经有很多次跟戴恩的切磋经历。他唯有借助偷袭,抢得先手,方才有那么一点的胜算。但凡在潜行之中被戴恩提前给抓了出来,那几乎都是必输无疑。

    而这一次,他连潜行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跟比以前更强的戴恩正面撞上了。而这次,不是切磋,谁都不会留手,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命在旦夕。他此刻的反击,更像是某种徒劳的反抗。

    事实也正是如此。他刚刚一翻身,准备用双匕首刺向戴恩的身体,迎面却来了一只大鞋子,直接就踹在了他的小腹。

    猛然受力,纳沙的肚子就是一阵翻云覆雨,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被踹出了几米远,那刚刚准备好的攻击,自然而然也不可能继续了。他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稳定的控制。

    但戴恩的攻势太急了,在纳沙绝望的目光之下,还没有站起身来的他,就见眼前反射着昏黄灯光而变得明亮无比的长刀,从他的面前闪过。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颈部一痛,随后眼前一片黑暗,彻底没了声息。

    又是斩首,戴恩向来很喜欢在战斗中运用这样的击杀方式。除却斩首能够造成致命的伤害之外,人首分离的血腥场面,相当能够震慑其他的敌人,让敌人迫于他的威吓,从而士气下降,不敢继续抵抗。

    就比如说纳沙的这十来个手下。

    先受了戴恩的恐吓术影响,又亲眼目睹了自家老大在三个回合之内就被轻松斩首,他们此刻可谓是毫无战意了。他们一个个面带恐惧的看向戴恩,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却着。

    而戴恩,也相当熟练的运用着自己的威势。他以缓慢而又坚定的步伐,向前压迫着。一个意志最为薄弱的家伙首先承受不了戴恩身上的血腥味,惊恐的转身逃跑。而这就像是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连锁效应,很快,这十来个全部都开始了逃跑。

    戴恩在后面猛然加速,追上去就砍死了一个家伙。

    同伴的惨死,没能激起这些人的反抗意识,反而让他们更加恐惧的逃跑着,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从仓库大门逃了出去,而在这中间,已经至少有四个人倒在了戴恩的刀下了。

    不得不说,戴恩所选择的策略是相当之正确的。硬来,他可能要拼尽全力才有可能以一敌多,但选择了合适的战斗策略,并且通过恰当的法术运用,他成功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最大的战果。

    如此之大好局面,戴恩当然不会就此收手。他直接追出了仓库,准备将纳沙的这些手下们赶尽杀绝!

    但刚刚从仓库里杀出去,下一刻,他就伴随着箭矢破空的声音,又重新的退了回来。‘通通通……’,几声箭矢插在门板上的声音,传到戴恩的耳朵里,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拜恩斯这老东西,来的******够快的!下手也够狠,一个小队的弓箭手和弩手,要不是老子反应快,估计都被射成筛子了!”戴恩在心里庆幸着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

    他刚才冲出去看了一眼,拜恩斯出乎意料的反应非常的迅速。他带着四五十个人,这会儿就堵在门口,并且其中还有远程攻击手。

    但凡只是一些战士的话,戴恩是不怕的。不管怎么样,他对自己的身手是很有自信的,三五十个战士,他一心想要突围的话,是很有机会能够杀出重围的。但若是再加上十几个弓箭手和弩手,那情况就要另说了。

    十几把短弓和劲弩,此刻就对着门口。但凡只要他一露头,恐怕扑面而来的远程打击就将会给他造成重创。

    “戴恩!你给我滚出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其中充满了兴奋。

    这声音戴恩耳熟得很,这是老拜恩斯的儿子,一个只会仗着他父亲的权势,为非作歹的年轻半兽人,小拜恩斯的声音。

    对于这个没能耐的家伙,戴恩心中充满了蔑视。他知道,小拜恩斯一定是觉得胜券在握了,收拾掉戴恩之后,佣兵团毫无疑问以后就是他的了,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但戴恩不想让他这么高兴。只听他说道:“小拜恩斯,你个只会躲在你父亲裆下的孬种,赶紧滚回家吃你妈妈的奶去吧,你不配跟我说话!让你父亲来,我倒要听听,我们的团长大人,到底是怎么对待佣兵团的有功之臣的!”

    受到戴恩的侮辱,带着十几个射手堵在外面的小拜恩斯,明显气急败坏了起来。他张嘴就要骂回去,但却被一只苍老的手给拦住了。

    “闭嘴,这里确实没你说话的份儿。”

    面对这个人,小拜恩斯是不敢还嘴的,因为这人是他的父亲,是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嚣张的最大靠山。

    老拜恩斯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你们都把箭矢收起来。戴恩兄弟,你可以放心的出来了,我保证不会趁人之危。咱们相识数年了,你也知道我的为人,不管有多大的矛盾,我相信咱么开诚布公的聊一聊,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你说呢?”

    戴恩在门后冷笑的说道:“我信你才有鬼了!认识几年了,你是什么人,我不清楚?少来那些虚的,你就说,今天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冲进来砍死我?嗯?”

    被戴恩指着鼻子骂的老拜恩斯,可要比他儿子有城府多了。

    老拜恩斯一点儿也不气,他说道:“戴恩兄弟为何要这么说?咱们两个人多少年生死与共的交情了,我绝不会这么做的。不过,你今天跑来,直接把纳沙兄弟杀死,这一点却是伤透了团里其他兄弟的心,你多少要给个交代吧。”

    在说话的同时,老拜恩斯的语气一点儿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好像一副真的很遗憾的样子,但他的手,却无声的指向了仓库的二层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