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帝国之心 > 第十一章 老鬼,你败了
    如果是七年前的老拜恩斯,这一招旋转飞斧丢出来,戴恩绝对要屏精聚神的应对,否则的话,那一斧头下来真的能把他的脑袋给直接开瓢。

    但现在老拜恩斯的飞斧可没有当年那么凶残了。虽然,他的战斗经验和技巧摆在这里,斧头的旋转轨迹仍旧是让人捉摸不透,但就是少了那么一股精气神,对力量的把控上也没有那么稳定。

    至少,在戴恩的眼里,对于这把旋转着飞向他脑袋的斧头,是一点都没有威胁的。

    他挥起长刀,对准旋转着的飞斧,相当之精准的判断出了其的轨迹。随后,一刀斩下,那柄飞斧直接就被戴恩给砍飞了。

    视线的余光看到了老拜恩斯已经冲了过来,戴恩转过身,长刀凶猛的就斩向了老鬼的腰间。但拜恩斯不像是先前戴恩砍瓜切菜般杀死的那些佣兵,他的战斗经验让他知道,面对力大无穷的戴恩的重斩,他能够做出的选择,唯有闪躲。

    紧急停住了冲锋的步伐,老拜恩斯一扭腰,躲过了戴恩的长刀袭击,同时战斧也向着戴恩斩了过来。

    两人直接展开了近距离的生死搏斗。

    战斗当中,戴恩毫无疑问占据了上风。老迈的拜恩斯,在这种绝命的战斗之中,几乎不是戴恩的对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戴恩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体质也太好,完全不是现在的拜恩斯能够抗衡的。

    犹记得年轻的时候,拜恩斯也有与戴恩相仿的力量。但是,已经到了生命末年的他,不是身体衰老的实在是太过厉害了。他只能勉强依靠着自身丰富的战斗经验,来与戴恩不断的周旋,但却丝毫看不到胜利的曙光。

    本来,戴恩手里还捏着法术的力量,甚至他狂战士本身所拥有的‘狂暴’这个职业能力都还没有使用,这是他战斗的底牌,但是,就现在的局势看来,是没有动用的必要了。依靠本身的力量,戴恩就有信心,能够在半分之中之内,将这个老头子给干掉。

    纳沙已经死了,老拜恩斯再一死,那么整个恐鬼佣兵团内部,就不会再有人会是戴恩的对手。届时,不管是将佣兵团整个接管过来,还是带出一部分人独立,都是随他所愿了。

    只是,这个时候,戴恩的心中一点高兴的心情都生不起来。他看着自己原本所崇拜的人,此刻在自己的手里如此之狼狈的样子,一种怜悯、心酸和愤怒夹杂的情绪,纷扰不清。他渐渐的心中有一股无名的闷火升起,已经厌倦了这场糟糕透顶的战斗。

    他怒吼一声,道:“老拜恩斯,你现在怎么可以这么软弱?”

    老拜恩斯什么话都不说,咬着牙抵挡着戴恩一刀更比一刀重的攻击。

    呲着牙,戴恩狂吼一声,他决心要结束这场已经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了。他本身就非常壮硕的身体,忽然之间更加强壮了几分,这是狂战士的职业能力,狂暴!

    在狂暴状态之下,戴恩的力量、体质双属性都会得到相当大程度的增强。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维持两三分钟的狂暴状态。虽然,在狂暴状态结束之后,他将会陷入一定的虚弱之中,但不通过这种方式来释放自己心中的怒火的话,他根本找不到发泄的途径。

    看着狂暴起来的戴恩,老拜恩斯的内心已经充满了绝望。在戴恩正常的状态之下,他都远远不是戴恩的对手,只能靠着自己的战斗经验来周旋,很难找到很好的机会。更别说现在,戴恩已经激发了狂暴之后,原本就远远强过他的力量,更上了一层楼,甚至都有可能超过了超凡水准!

    确实也是这样的。

    在激发了狂暴状态后,戴恩的力量属性绝对直线越过了二十点。他忽然感觉自己仿佛突破了肉体上的某种枷锁,有一股难以明说的力量涌上了他的心头。

    接着这股感觉,戴恩直接斩下了自己的战刀。这一刀,他完全没有使用任何的技巧,仅仅只是大巧似拙般一刀竖劈,却让老拜恩斯完全没有任何的机会进行闪躲。

    拜恩斯只能讲手中的战斧顶起来,希望能够挡住戴恩这一刀。

    他最终还是挡住了,但是,他也完蛋了。

    从戴恩的刀上,有一股完全不是衰老的他能够抵抗的沛然巨力传来。他听见了‘咔嚓’一声,那似乎是自己的小臂骨头因为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压力,而直接折断的声音。除却巨力之外,他还感觉到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传入了他的身体。

    那力量自他的手臂,传到他的全身各处,他就感觉仿佛有一辆超重型的马车从他的身上碾过一般,全身的内脏、血肉和骨头都好像被碾压过了一次。

    在戴恩的巨力之下,他被压得跪在了地上,原本拿着武器的手,此刻也耸拉在身体的旁边。喉头有一股猩甜的味道涌了上来,他没能忍住,‘哇’的一口,就呕出了大片的鲜血。

    “老鬼,你败了。”仍在狂暴状态之中,但情绪却无比冷静的戴恩,居高临下的朝着老拜恩斯说道。

    澄黄的阳光从被火炮轰开的大门撒进来,照耀在戴恩的后背上,让老拜恩斯抬起头来都看不清楚他的脸。

    但在如此落魄之时,老拜恩斯似乎找回了一丝当年的豪气:“是的,我败了,你赢了。你赢的光明磊落,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戴恩抽动了一下嘴角,高高举起战刀:“我送你走吧。”

    “好啊。”老鬼笑了,“也该走了。只是,不要忘了你的承诺,放了小拜恩斯,他是个混球、软蛋,但他是我的儿子。”

    “我记得呢。”刀随话音落下,闭目微笑的拜恩斯那颗苍老的头颅,就滚落在了地上。

    全场鸦雀无声,纵横辛德莱尔东南数十年的鬼牙的威名,如今已经随着老拜恩斯失去生命的身体一起烟消云散了。而在他的尸体上,另一个名字,才不过刚刚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