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帝国之心 > 第六十九章 踏碎胸膛
    这是个麻烦,是个大麻烦,是个戴恩一点儿也不想碰上的大大的麻烦。但是没办法,自家的兄弟在街上跟人打架,他这个做老大的,难道能够装作不知情,躲在一边等着事态变化,然后灰溜溜的跑回海上?那更不是戴恩的风格。

    于是,他只能一边在心里不爽,一边带着人往美人与鱼酒馆赶去。

    到了地方,就见在酒馆门口的大街上,两伙儿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多号人在群殴。其中表现的最勇猛的是三个人,其中两个戴恩认识,一个是自己的手下,游侠德林。另一个则是个人类壮汉,是摩尔诺的心腹之一,埃姆雷。另一个,也是最强的一个,则穿着一身蓝色的衣服,相当的勇猛,戴恩就亲眼看见有两个剑舞者和几个摩尔诺的手下一起围攻他,却被他一个人给揍趴下了。

    埃姆雷和德林两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棘手的家伙,这两个私交不错的家伙,互相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的一起盯上了那穿着蓝衣服的家伙。但他们二人显然有些低估了人家的实力,明明他们两个是联起手来从两个方向夹击偷袭的,结果非但没有将那人拿下,反而被人家给缠住了。

    “有点儿意思。”戴恩点了点头,看这人的身手,戴恩就知道那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职业能力,但是能够一个人对付埃姆雷和德林,还占住上风,那至少是个五级、甚至六级以上的高手。

    上百人之间的斗殴,打得很激烈。不过,沙海湾港毕竟是一个繁华的港口城市,再怎么混乱,也很少有人会当街抽刀子火并。

    但别以为赤手空拳就不会出人命,戴恩到场的第一眼,就看见一个身上纹着魔纹的剑舞者,已经倒在地上,头骨都已经被打得变形,显然是活不成了。

    看到这一幕,戴恩就有些忍受不住了。他在到场之前,想的是希望能够终止这场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斗殴的,但现在,他已经不再这么想了:自家兄弟都被打死了一个,他这个做老大的能忍住才有鬼!

    更何况,他手里的剑舞者部队,每一个都是他的心头肉。在科米尔亚岛上跟那些无面者打仗的时候,三个小队的剑舞者才不过死了两三个而已,就已经够让他心疼的了。这会儿,在这场街头斗殴之中,竟然被人活生生打死了一个,怎叫他能够忍下这口气?

    “都特么给老子让开!”戴恩大吼了一声,脚下加快速度,猛地向着打成一团的人们冲了过去。

    科米尔亚来的人们,看到自家老大的到来,一个个精神大振。而那些埃姆雷的手下,虽然不认识戴恩,但看见戴恩随手就干趴下了两个马龙的战士之后,也都能够分得清来的是敌是友,也都纷纷给戴恩让开了一条路。再无人阻挡,戴恩直接就冲向了对方之中最能打的那个蓝衣战士。

    “老大!小心点儿!博赫不好对付!”德林看到戴恩冲了过来,不由得开口提醒了一声。

    对于德林的提醒,戴恩压根儿就是充耳不闻。冲上来之后,他盛怒的一拳,就直接砸向了那个被叫做赫尔的蓝衣战士的脑袋。

    博赫对于冲上来的戴恩,那也是相当的重视的。虽然他未曾见过戴恩,也未曾跟戴恩交手过,但是当他听到了恐鬼佣兵们喊戴恩为老大,当然就认得出,戴恩就是传说中的鬼刀。

    不得不说,鬼刀这个外号,在辛德莱尔东南方这片地方,可一点儿不小,他在马龙的手底下做了很多年的事,多少也有所耳闻。

    如此一来,博赫哪儿敢有半分的大意?他连忙鼓足了十二分的力气,将缠在身旁的德林和埃姆雷都先给逼开,好可以能够更好的应对戴恩接下来的攻击。

    但是他太天真了。

    戴恩的速度比他想象之中要快得多,也生猛得多。重拳狠狠的砸向他的脑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除了能够来得及用双手将自己的脑袋护住之外,甚至连躲闪的空间都没有。他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将自己的脑袋保护在小臂之后。下一个瞬间,他就感觉到一股根本无法抵挡的沛然巨力,狠狠的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于是,他整个人就都被轰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激起了满地尘土。

    躺倒在地上的博赫,意外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点儿痛苦的感觉都没有。他想要爬起来,却又发现,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了。然后,他低下头,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小臂,以不正常的态势扭曲着,显然已经被废掉了。

    但是戴恩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在场的人里面,能够有本事赤手空拳打得死他手下的剑舞者的,除了这个博赫之外,戴恩还真没有见到第二个人。

    那还用想什么?杀死自己手下的,一定就是这个家伙了!

    快步踏上前,戴恩来到了博赫的面前。那博赫也当真是硬骨气,哪怕双手折断,也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还未等到他有什么动作,戴恩的大脚就已经冲着他的胸口跺了下来。‘哇’的一口鲜血就从博赫的口中吐出,他感觉自己的胸骨在戴恩这一跺之下,肯定已经断裂了。

    看着口中吐血的博赫,戴恩心中没有半分的怜悯。相反,在鲜血的刺激之下,他的面孔变得更加的狰狞!第二脚再度踩了下去,眼见着博赫的胸口塌下去了一大块,整个人都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然后就是第三脚,直接踏碎了这位人类战士的胸膛。

    将沾满鲜血的脚,从博赫那破碎的胸腔中拔了出来,戴恩朝着他那偶尔还抽动一下的尸体上呸了一口,道:“敢动我的人?弄不死你!”

    再抬起头,望向四周。原本激烈的斗殴,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下来,没有人再互相争斗了,每个人都在以震惊的目光看着戴恩。在场参与斗殴的人们,哪个没有见过血?但却真的没有见过,像是戴恩这般,一拳打断双臂,三脚踩碎胸膛这么凶残的、极端暴力的杀人方式。哪怕是见过血的老鸟,都不由得为之震惊甚至恐惧!

    真是一口老血……这一周全是颓势,好久没求支持了,现在必须要求一波了,不然的话……这是一副要扑到姥姥家的架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