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帝国之心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玩得太大(二合一)
    戴恩是被逼上绝路了,才会想出这样的招式来。

    他必须要承认,自己确实是小看了康里总督的毒辣,乃至于被之前的假象所蒙蔽,由得康里争取到了时间,把自己还逼进如此惨烈的境地。

    但这其实怪不了戴恩,谁又能想到,康里真的会那么狠,直接把辛德瑞拉这座最大的城市、级要塞在两天之内屠得干净?

    别说戴恩想不到,辛德莱尔的每一个人,在事前谁都想不到!

    其实,到现在为止,戴恩也不明白康里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且不说,事前来看,康里其实还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的主力,北方集团军还好好的压制着欧泽;迷乱城虽然在戴恩的威胁之下朝不保夕,但好歹辛德瑞拉这座城市还牢牢的控制在他的手里。就戴恩来想,他不觉得,康里真的有这样殊死一搏的必要。

    就算他能够凭借这一手,反败为胜,扭转战局,乃至于是把戴恩和欧泽一举消灭掉,又能得到什么?

    这次的事情玩的太大了,固然辛德莱尔是一个常年会生战乱的地方,从来也没有真正的安宁下来过,但就算是从第二凯撒帝国解体之后辛德莱尔成为混乱之地,到现在为止,任何一次的荒原上的大战,都从来没有打到过这种地步。

    三方合计的兵力,再算上那些杂碎的军阀,加起来已经过十万了,外加辛德瑞拉被屠,战乱引起的平民的死亡和颠沛流离,以及大战还未到结束、都还在后面的情况下,这片饱经战乱的土地,必将会迎来最盛大的一次浩劫。

    这一战打完之后,辛德莱尔这片土地上还能有多少活人?谁也不知道。

    就算是康里能打赢战争,他获得的,也肯定就只是一片死地。

    辛德瑞拉这个府城市没了,在戴恩的建设之下有着兴盛的面貌的南方,经过了恶魔的荼毒之后估计也剩不下什么;欧泽必然会反抗到底的情况下,兽血堡也留不下来;冰窟城已经快要被打烂了。这么算下去,辛德莱尔这片土地上,数得上的几个大城市、人口密集的地方,都会被战火给摧毁的面目全非。打赢了战争,康里也只能得到一片死地,他何苦来哉?

    戴恩想不通,甚至,他现在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恐惧的感觉。

    他从来不畏惧失败,他只是在想,康里打赢了得不到什么,自己打赢了又如何?难道不也是一样的境地?

    但这样的动摇仅仅只是在他的心里维持片刻而已,很快就在急的行军之中,被荒野的风沙给吹没了。

    不是他要走到这个地步的,康里疯狂的行为,逼得所有人都不得不走上这条路。戴恩不想引颈就戮,那不战下去也没别的选择了。

    当下,还是要把心思放在接下来的大战之中。

    他已经不去考虑南方的情况了,想得再多都没有用,他鞭长莫及。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把康里的北方集团军给打下来。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做出决战的决定,那拍个脑门就能想出来,但打赢哪儿有那么简单?按现在的形势来看,康里总督的行动是早有准备的,不用想,北方集团军的撤退和交割冰窟城,八成都是障眼法。人家主力犹存,正儿八经的四万披甲之士,外带赫赫有名的暗影术士团助阵,实力强悍得很。

    他们的对面有欧泽的两万多人将近三万人的大军没错,但看着欧泽之前被人家压着打得那么惨,就知道,纯实力上,欧泽拼了老命拉出的全部家当,不是北方集团军的对手。

    加上戴恩的五千人马,就能灭掉对方?戴恩没那么天真。

    那必然是一场苦战,而且是胜算压根儿不知道有多少的苦战,而且是非打不行的苦战。

    既然如此,也没得说了。不一往无前,拼死一战,还能有别的路子可选?

    戴恩是觉得没。

    ……

    坏消息来了一个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当戴恩率领着自己的主力部队向东逼近的时候,坐镇军中,骑着座狼不断往前奔腾的他,收到了一条又一条的情报。

    先是从南方来的。

    十二月十四日,弥河城失守,守城的五百名士兵抵抗了半个小时,就全部崩溃了,溃兵能逃出城市的,可能十不存一。

    十二月十五日,阿诺德领全线失守。戴恩留在那里的部队同样根本无力抵抗,完全被击溃。唯独有个好事儿,戴恩能拿来聊以康里的军团在阿诺德领停一段时间,根据前线传来的消息,似乎是恶魔军队有些控制不住的迹象,在阿诺德的领土上大肆屠杀,据说两天的时间里,阿诺德领死了两三万平民,本来还算不错的阿诺德领,继辛德瑞拉之后,也变成了一片死地,三分之二的人口被屠戮,都是被暴走的恶魔们弄死的。

    戴恩一度很希望,康里被那支他控制起来似乎很勉强的恶魔军队给反噬,那才是一件好事。

    可惜,这个希望略有些不切实际,在十二月十七号当天就破灭了——康里的部队抵达了铁钉岗城下。

    其实,相比之下,铁钉岗并不像是弥河城和阿诺德领。在弥河城,以及阿诺德的领土上,戴恩固然有一些部队存在,但部队本身的素质比较差,数量也很多,急告破,乃至于压根儿没有形成什么有效的抵抗,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铁钉岗不同,这座戴恩花了些手段攻下来的城市,在城防设施上还算不错,最关键的是,在这里,戴恩多少有一支成建制的部队可以指望一下。

    那是帕兰的军队。

    这个在战争最开始,被维丽娜塞到了戴恩的手里,率领着一支守备军团的部队充当先锋的家伙,在铁钉岗被攻下之后,并没有随着戴恩继续前进。一方面,他在蝙蝠骑兵的火焰投射轰炸的时候受了伤,乃至于导致彻底毁容,需要一段时间去养伤;另一方面,戴恩当时在决定北伐的时候,压根儿也没打算把守备军团这种部队带上。

    留守的守备军团,也需要一位将领去率领,于是戴恩就把帕兰给留下了。

    帕兰干得其实也不算差,他在短暂的养伤之后,很快开始了工作。一方面整备起了自己从沙海湾港带来的军队,一方面还将被俘虏的一些阿诺德的军队、以及铁钉岗的本地部队招安,充入了军团之中。

    按照最新传来的消息,帕兰手里已经聚集了一支过两千人的部队,守在铁钉岗。按照这位毁容将军——他最近刚刚被戴恩提拔成了少将——的想法,他打算要带着自己手里的两千人,在铁钉岗坚守三天以上。

    对此,戴恩好好的夸奖了他一顿,言辞很热烈,鼓舞了一番这个命运多舛的将军的士气。但实际上,戴恩对此毫不抱有任何希望。

    康里亲自率领的五千士兵,外加一万头恶魔,那一副气势汹汹、巴不得明天就能把戴恩的领土彻底夷为平地的势头,攻势肯定会非常急也非常凶猛。帕兰有心抵抗是好的,但就凭他手里的两千多名杂牌军,想要在铁钉岗城外挡住康里三天?

    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这些话,戴恩当然不可能会去对帕兰说。没准,那位毁容将军,会给戴恩带来一场奇迹呢?

    这事儿谁说得准?

    暂且放下心中对南方形势的牵挂。戴恩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接下来的大战之中。

    冰窟城已经遥遥在望了。

    实际上,在早些时候,冰窟城的形势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辛德莱尔协议之中,北方集团军要与欧泽的军队进行冰窟城的交接。这个交接仪式,实际上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北方集团军当时已经完全的撤出了这座城市,只留下了一千五百人的样子,欧泽也将军队停在了城市边缘,并派了一千五百人进入到城市之中。

    然后,然后辛德瑞拉恶魔暴动的消息就传来了。

    这一瞬间,冰窟城的形势就变得剑拔弩张。

    欧泽在知道了,之前的协议,不过只是一场骗局而已之后,他把当然就不可能再继续对此抱有什么幻想。而北方集团军更是早有预谋的在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就重新开始了对冰窟城的争夺。

    随后,一场战斗,就在预期之中爆了。

    围绕着冰窟成,欧泽跟北方集团军,已经打了好几天。

    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的欧泽总督,变得相当的凶悍和直接,这本来也就是他的本身的作战风格,之前被压着打的时候,他别提心里有多憋屈了。

    而相对来说,之前在占有优势的情况下的大幅度退让,多少让北方集团军的士兵将士们,心中的锐气有些丧失。在一开始与欧泽总督决然的攻势之下,北方集团军并没有如同预料之中的取得太好的战果。

    于是,在十二月十九日,欧泽将北方集团军的主力赶出了冰窟城。

    丢掉了冰窟城,率领军队的高尔文和安德斯,以及前来助战的哈克特这三位高阶术士也一点不觉得恼怒。冰窟城在经过了半年的惨烈争夺之中,其实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了。在经过这几天的激烈争夺,城市虽然还不至于变成一片废墟,但其实也好不了多少。而他们三个,在撤出城市的时候,下手也相当的狠辣,颇有继承他们总督大人的风格。

    他们直接在冰窟城西边的这一片城区放了一把大火,并且还把城门和城墙给拆除炸烂了一部分。

    这意思相当明显,我得不到冰窟城,不能依靠城市来防守,你们也休想拿到一个依靠。

    这下,半个冰窟城都没有了修葺的价值。那些被摧毁的建筑和城防设施,修的话估计还不如重建方便。

    而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戴恩的军团到了。

    十二月二十日,戴恩的军队抵达了距离冰窟城仅仅只有不到一天路程的位置。

    遥遥望去,如果风沙小一些、天气比较晴朗的时候,坐在战狼上的戴恩,甚至已经可以看到冰窟城的轮廓,当然,他也看得到,停在自己和冰窟城之间的那一支浩浩荡荡的康里的北方集团军。

    这一天,其实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但偏偏,停留在这里的三方军队,都没有选择先动手。

    大家好像约定好了一般,把二十号当做了休战日。

    在放火烧城、炸毁城墙城门之后的北方集团军,安安稳稳的停在距离城市十公里的位置不动了;欧泽把军队摆出了城市,三万人停在城墙废墟的边缘,也暂且停歇了下来。而戴恩,在抵达了战局之后,同样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安营扎寨准备休整一晚。

    但,任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大战来临之前的安宁而已。

    甚至,这样的安宁可能比惨烈的厮杀更加扣人心弦。

    当热血喷洒的时候,也许肾上腺激素挥作用起来,人们会忘记恐惧奋勇战斗,可在宁静之时,望着即将会变成一片埋骨之地的战场,想着自己明天很有可能在战场上丢掉自己的性命,哪怕是资深的老兵也会觉得恐惧。

    生灵对于死亡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

    而在北方的战场在一片沉重之中暂时安静下来的时候,整个辛德莱尔都正在遭受着恶魔的荼毒。

    南方,康里直接率领的人类和恶魔混编的军团就暂且不去多提了,那支从辛德瑞拉跑出来的、康里都无力控制的散乱恶魔们,终于有了踪迹。

    乔尔说的没错,这支恶魔军队确实不受控制。它们拥有着将近两万的数量,但却毫无组织,在杀光、吃光了辛德瑞拉的每一个活物之后,这些暴虐又永远不会满足的贪婪恶魔们,开始往城外跑。

    在明显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往北边跑。

    在十八号,十九号,迷乱城以南的地方就6续的出现了恶魔的踪迹。不管是村庄还是小镇,都逃不过恶魔们的毒手。而在二十号当天,迷乱城这个有着近四万人口的城市,理所当然的吸引了大量的恶魔的靠近。

    这些恶魔可不会管迷乱城是召唤他们来到主物质位面的康里的老巢,他们只闻到了城里活人的味道,然后,就在毫无组织毫无纪律的情况下,朝着迷乱城动了猛攻。

    戴恩得到消息的时候,是二十号的晚上,他正在为接下来的大战准备。看着这样的一条消息,他很想知道,康里在放出了这么多恶魔的情况下,有没有考虑过这种自相残杀的场面?

    他觉得康里是想到了的,但却一点也不在意的。

    ——

    昨天熬夜写出来的,感觉状态好像不错的样子。但今天是忙的一天,晚上估计是没空写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