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黄金眼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是谁
    一切都宛如梦幻,一切都仿佛在梦境中,各种画面纷至沓来各种声音在呼唤,眼前却仿佛梦魇一样不停的像个黑洞或者漩涡一样的旋转,甚至都不知道过了久……

    “喂……醒醒,到站了,赶紧下车吧,失恋寻死啥的也别耽误我下班……老娘困的要命!要睡你回家睡去!”

    夹杂着脂粉香、汗味和唾沫四溅的大嗓门侵袭下,从懵懂中醒来的青年男子看上去一脸的茫然,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跟前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巾帼英豪,眼神和胸脯一样彪悍,如果不是早些年纹的眉毛以今天的眼光看上去有点泛绿,用风韵犹存来形容这这女人也丝毫不为过,身上的制服显示她乃是这辆公交车的司机,这会儿正没好气的轰自己下车。

    司机手里扫帚看上去颇为霸道的捅在了后排男子叉开的两腿-之间地板上,很有点占据了要害之后,随时准备宜将剩勇追余寇的架势。

    “几点了?大姐,咱这是到哪了?”青年男子不由得裆下一紧,在对方扫帚柄和眼神的同时催促下忙不迭的站了起来,刹那间男子的脸就有点红了起来,原来刚才叉开腿睡的太熟,居然来了个早到的晨勃,裤裆处凸起的情形很有点不堪。

    “11点了,101路终点站!在我这车上来回晃荡了3个小时光睡着一直不下车,把这当自己家了是吧?……别跟大姐套既近乎,长得挺斯文的一大孩子,个还挺高,这么晚了,该回家回家该干嘛干嘛,有啥想不开的把公交车当家夜不归宿?”

    一声大姐显然让眼前的这位绿眉毛大嗓门的熟女司机,语气不由自主的缓和了一下,当然,对方鼓鼓囊囊的裤子也让她有点心烦意乱,自家老公可是有日子没那心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些年玩的太疯把身子骨给熬虚了,还是这两年自己索求无度欲望太强烈的关系?

    “终点站?11点?这么晚了?哎呀,我的包呢?大姐,您瞅见我的包没有?钱包手机行李啥的都在包里!怎么没了?!”青年男子醒过神来一脸惊慌满世界找自己的包,一头汗。

    女司机嘴角一撇,心道这会儿可不是那个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时代,公交车上睡着打盹儿的乘客,叫人顺手牵羊拿走了东西这事再正常不过,没叫人顺走才是奇怪,想讹老娘可门都没有!

    一番忙乱后被撵下车的青年男子一脸的无奈和迷惘,蹲在停车场的门房外头揪着头发想了半天,发现不但随身的包不见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什么叫傻了眼,这就是傻了眼,一定是中了什么坏家伙的迷魂药啊失忆水啊啥的……这是打劫啊!这是强……劫啊!得报警!

    “小伙子,钱包丢了?这年头出门在外,可得留着点心,住的远不远?是隔壁戏剧学院的学生么?不远的话赶紧回家吧,末班车都没了……宿舍都快熄灯了!”

    好心的门房显然比凶巴巴的女司机来的可亲,这也难怪,黑灯瞎火的夜里11点钟敲过,看一穿着单薄的青年抱着头蹲门口半天,一脸纠结无处可去的倒霉样,最近艳遇不少的门房秦大爷起了点同情心也是正常。

    “哼,这年头,骗子可不少,谁让有些人见着贴上来的女人就神魂颠倒了呢,小子诶,你搂着人家姑娘亲热的时候没想着会有这档子事吧?

    我可说了,报警的话我一概不认,我是司机不是你们的保姆,反正车上的监控这两天正好坏了……指望我给你作证老娘可没那个功夫……走了,老秦头,我说你笑那么淫干什么?”

    骑着一辆助动车从停车场出来的女司机停下来瞅了瞅,丢下几句场面话,看不出任何迟疑的扬长而去,留下门房间的老秦和窗口的青年小伙子面面相觑……

    “我说呢,中了美人计?丢啥贵重东西没有?陌生女人搭讪这等事还能有好的?小伙子,还是年纪轻见识浅啊,像我老秦……

    算了不说了,要是你有地方去,那赶紧走,要不然干脆报警让警察把你接走,去派出所猫一个晚上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起码挡风遮雨有地方呆对吧?”

    老秦打量着眼前的倒霉蛋,估计这家伙在车上遇到陌生女人搭讪,一准是被人家色诱加迷魂药给劫了一回,瞧模样还不是本地人,没准还真是刚到这里举目无亲呢,当然也可能是个学生,不过老秦的善心也就到此而已,顶多能替对方打个110,,110电话不要钱不是?

    “我说大爷……您窗户上怎么好几张身份证呢?是不是从车上捡到后归置到您这儿的失物招领?今天有人交捡到的钱包来么?”青年男子虽然晕晕乎乎甚至想不起自己姓甚名谁叫什么哪里来的,但眼睛一尖却瞅见了窗户里头贴着玻璃排着的几张二代身份证……

    “是失物招领,都是粗心的人拉在车上,打扫的司机捡到了交过来,等失主来领……钱包你就甭指望了,怎么着,你的身份证也在里头?刚才大洋马可没交什么失物过来呀……得,你自己找找,没准小偷顺了钱包在厕所把身份证扔出来,叫场里的清洁工捡到了交过来,这事倒也不少见……”

    秦大爷的心思不在眼前的小伙子身上,一边瞅着隔壁围墙那头已经熄了灯的某某大学宿舍楼,一边转身去拿暖壶倒水,等回过身来,却见那青年已经扬着手里的一张身份证一边往外走,一边有点慌乱道,

    “大爷我的身份证还真找着了,谢谢您的失物招领……我得赶紧回家,要不家里人该着急了!”

    “找着了就好……下次小心着点吧,别见了女人就迈不开腿了……”秦大爷虽然有点纳闷,但是小伙子这一走,他这块儿算是清净了,一边出去关上大铁门,一边冲着那小伙子的背影嚷道。

    转过街角来到一个电话亭跟前,借着广告灯箱的亮光,青年男子打量手里顺出来的两张身份证,陌生的名字陌生的面孔在不算暗淡的日光灯下似乎冲着他眨眼,刚才他根本就没找着自己的身份证,但这不妨碍他用最短的时间在那一排插着的等待招领的身份证中顺了两张年龄长相和自己不算差距太大的出来。

    这似乎是一种本能,他可不想在自己失忆的状况下报警并被带到派出所里头去,谁知道自己几时能恢复记忆,谁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万一……如果是万一,自己是个被通缉的逃犯怎么办?这可不就是自投罗网了?这不科学,绝对不行!

    “张五金?二十三岁?某省某县某村某组……”不行,长的太猥琐,就像个小木匠,而且光着脑袋看上去跟逃犯没什么两样,还是这张好点,“江叶林,二十五岁,京都月坛南街某某号……户口在四合院里?不管了,长得倒勉强跟自己有六七分相似……这不会真是自己掉的身份证吧?!”

    奶奶的,老子这会儿只能先叫江叶林了!好在都是外地身份证,起码不会那么容易撞到真正的失主和邻居同事同学啥的。

    瞅了瞅着灯箱上的小广告,左右又打量了下街道,夜色下行人很少,显然这里是城乡结合部,若不是停车场附近是一所大学的话,这会儿只怕人都见不着几个,不远处的学校边门口倒有几家麻辣烫和串烤小店还在营业……

    “老板!来十个烤串两瓶啤酒……哎,今儿是哪一年?”江叶林打算先填饱肚子,兜里有了身份证,哪怕不是自己的,只要是真的,那咱就是个有身份的人了,警察来了也不能冤枉好人不是?没准吃饱喝足了,还真能想起什么点来!

    不知道怎么的,其实还真怕想起点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