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山海无限镜花缘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法眼天目贝拉克
    勇者贝拉克的洞府只是个简陋的石室,勉强算是洞府吧!

    室内摆放着很多炼丹制器的器具和材料,显得杂乱不堪。

    唐敖见到贝拉克的时候心神一震,对方是个头发卷曲又炸散开的发型,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炼丹制器时发生意外,头发的颜色非常丰富,就跟开了屏的孔雀一样。

    而这个贝拉克毫不掩饰自己的神识威压,是只差一步就能进阶元婴的金丹后期大圆满修炼者。

    贝拉克对阿依达不屑一顾,如果不是看在阿依达给他送了十几根灵石原矿,他都懒得见一个小部落的首领。

    不过当他看到唐敖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变的精彩之极,随后又揉揉眼睛。

    确定自己没有感知错误,慌忙的站起来跑到唐敖近前,语气恭敬道:“前辈在上,晚辈这厢有礼了。”

    唐敖有些纳闷,这个勇者贝拉克难道能看出自己原本的境界?否则不会前倨后恭如此明显。

    而且让他不解的是,浩源大部也好,阿依达所在的小部落也罢,人们好像心肠都不坏,没有杀人夺宝的传统。

    如果他在镜花世界别处落难,下场如何还真不敢去想。

    阿依达呆怔当场,在她眼里勇者贝拉克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在浩源大部足以排进前十。

    这样的人物却对受伤的唐敖如此客气,甚至是卑躬屈膝,让她不禁再次打量唐敖,却还是没看出唐敖哪里有特别的地方。

    唐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故意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

    贝拉克见唐敖如此态度脸上愈发兴奋,摆摆手把阿依达打发出去。

    “前辈可是法力神识损耗一空?前辈不必相瞒,晚辈拥有一种天赋可以看透别人的识海丹田,对前辈绝没有半分恶意。”

    贝拉克说着额头正在突然裂开一道缝隙,显露出一颗金色的眼珠,这颗眼珠散射出点点毫光,显得极其不凡。

    唐敖失声道:“天眼法目,怪不得呢!没想到世间真有这种天赋。”

    天眼法目类似于佛国的天眼通,但唐敖只是在典籍中看到过。

    亲眼得见不禁啧啧称奇,随即颔首道:“我的确损耗了很多神识法力,但非普通丹药可以疗伤。”

    贝拉克沉默半晌,转身在石屋内的墙壁上一阵摸索,打开了一个暗格。

    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白玉雕成的盒子,恭敬的放到唐敖面前。

    “前辈,这是晚辈偶然得到的一枚奇果,虽然不知道具体功效,但也算天材地宝行列,相信对前辈恢复伤势大有帮助。”

    不等唐敖说话,贝拉克将玉盒打开,一股冰寒之气瞬间充斥石屋。

    唐敖激灵灵打个冷颤之时,石屋的墙壁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原本燃烧着火焰的炼丹炉也随之熄灭。

    唐敖看着玉盒内寒气氤氲,以他的目力勉强能看出那是一枚蓝色的果实,比桂圆还要小上一圈。

    目光不禁一凝心中暗喜,他认得此物是霜灵果,生于极寒之地,三千年才能开花结果,这一枚霜灵果不亚于半颗仙丹。

    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贝拉克的态度,以及献出霜灵果的举动,如果说贝拉克没有所求,打死唐敖都不信。

    他沉吟一声道:“这枚果子堪称天材地宝,你为何不自行服用?”

    贝拉克苦笑道:“前辈当真不知?这果子非我可以消受,实不相瞒,当年浩源大部发现了一棵结满这种果子的神树,部落内皆知此物非同凡响,是提升境界修为的捷径,可惜当年服下此物的勇者无一存活,皆被冻裂而死,就连元婴也难以遁逃,非是晚辈不想,而是没有能力消化此果蕴含的冰属性灵力,对我来说无异于毒药啊!”

    唐敖伸手将霜灵果夹出来,他的法力神识空空如也,但肉身之力也非旁人可以想象,不惧这冰寒之力。

    贝拉克见唐敖徒手拿起霜灵果毫发无损,愈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俗话说的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若是拿了你的这颗灵果,自然是拿人的手短过意不去,且把你的条件说来听听。”

    唐敖不认为贝拉克是纯粹的好人一个,无论是前倨后恭还是献上灵果,必然有着切实的目的。

    “晚辈岂敢和前辈谈条件,如果这颗灵果对前辈有用处,晚辈恳请前辈能帮忙挽救浩源大部的命运,浩源大部虽然处在寿麻之国境内,但却不想被寿麻之国吞并,寿麻之国对浩源大部这样的部落,吞并之后向来不会放过高过车轮的成年男女,修炼者更是会被赶尽杀绝,晚辈不想浩源大部的祭祀断绝,望前辈垂怜。”

    唐敖没想到贝拉克是出于公心。

    他把霜灵果攥在手里沉吟半晌,就在贝拉克感到绝望的时候,开口问道:“你且把寿麻之国的情况详细说来,寿麻之国的修炼者实力高低,有何术法神通等等皆不要遗漏,最好再弄一份寿麻之国的地图来。”

    贝拉克闻听大喜,竹筒倒豆子般把他所知道的一切讲述出来。

    末了献上一块玉简,里面就是寿麻之国的地图。

    唐敖得知寿麻之国有化神期修炼者,倒是没放在心上,他感兴趣的是寿麻之国的其他情况。

    卢紫萱的目的地肯定亦是这里,百花仙子的踪迹也有可能在此发现,容不得他不上心。

    “如果这颗果子真的能恢复我的伤势,也算和浩源大部沾染了因果,自然会帮尔等抵御寿麻之国的吞并。”

    唐敖帮助浩源大部了却因果是一方面,寻找百花仙子的下落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若是有浩源大部的修炼者帮忙,或许会抢在卢紫萱前面找到百花仙子,这才是他看重且想帮助贝拉克的原因。

    贝拉克很有眼力劲,从怀里掏出一块不知名兽骨雕刻的禁制令牌。

    “前辈,这是晚辈洞府的禁制令牌,虽然禁制威力低微,但能保证前辈疗伤时不被打扰。”

    唐敖接过禁制令牌,贝拉克识趣的退出洞府,顺手开启了阵法禁制。

    看到阿依达在外面并未远去,他点点头道:“阿依达,你这次的事情做的不错,今后三十年内你那个小部落就不必朝贡了。”

    阿依达听贝拉克这么说,不由得欣喜若狂,没想到帮助唐敖带来的回报如此丰厚。

    三十年不必朝贡,足以让她的那个小部落发展起来。

    “勇者,那位前辈……”

    贝拉克打断阿依达的话:“有关那位前辈的事情你现在最好忘掉,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浩源大部,管好你的人,切记不要走漏的风声,我会让人再给你送去十头巨象,快快去吧!”

    阿依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十头巨象的价值远在三十年朝贡的价值之上,这次真的赚到了。

    黝黑脸上的皱纹因为笑容几乎堆垒起来,兴高采烈的离开了浩源大部。

    唐敖看到石屋内的禁制,在他眼中可谓“四面漏风”但也聊胜于无。

    指尖夹着霜灵果,感受着纯粹的冰寒属性灵力,他微微点头道:“此果也算奇异,效力虽然不及紫玉仙桃百分之一,但能在镜花世界出现已然十分难得,也算是我的机缘吧!”

    唐敖迫切的想要恢复法力神识,哪怕不能痊愈也要拥有自保之力,因此没有犹豫就将霜灵果吞入口中。

    霜灵果入口即化,随即一股寒流直透心肺,伴随着咔嚓声他整个人都被冰封在一块直径半丈的冰晶中。

    “霜灵果的冰寒之力竟然如此精粹,完全吸收此果蕴含的冰属性灵力,我的伤势即便不会痊愈,也能恢复六七分的实力,足以横行寿麻之国,就是得小心卢紫萱等人,我现在还不是卢紫萱的对手。”

    就在唐敖缓慢汲取霜灵果的效力恢复伤势的时候,贝拉克等十个声威卓著的勇者正聚在一起商议如何应对寿麻之国的吞并。

    寿麻之国已经传来最后通牒,要么举部归顺寿麻之国,要么被覆灭。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迈勇者长吁短叹道:“浩源大部虽然是附近万里内最大的部落,可仍然难以抵御寿麻之国的吞并,我等境界最高者不过元婴中期,而寿麻之国拥有的化神期修炼者足有二十余个,以卵击石,以卵击石啊!”

    其他勇者对未来也不乐观,有人甚至提议举族迁徙,打不过寿麻之国,总会躲得起吧!

    但是立即就被贝拉克等人否决了,离开这片休养生息无数年的家园,没人会舍得。

    而且寿麻之国的势力已经对浩源大部形成三面包围之势,难道要迁徙进入大沙漠?那和自杀没有丝毫区别。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量,贝拉克没有提起唐敖之事,众人商议一番后得出的结论是加强戒备,动用全部资源殊死抵抗。

    哪怕浩源大部败亡,也要崩掉寿麻之国几颗牙齿。

    一声令下举部震动,正如贝拉克所想的那样,浩源大部绝大部分人都选择抵抗,十余万人可谓全民皆兵。

    就连几岁的孩子也拿着木削的长矛站岗放哨,表露出了不屈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