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10节 放长线
    曹宁儿心中暗自叹气,她是个有自己主见的女子,无论三叔如何评价,她还是习惯悄然观察某个人的能力特点。

    单飞不是个一般的家奴,在她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下了这个判断,今日一路行来,她更确定这点。

    这人有头脑、很聪明,就算面对夏侯衡、曹馥的时候,都没有常见家奴的特点——或谄媚大公子、或为了维护大小姐而装出一种忠心耿耿的模样。

    家奴嘛,总得维护个主子才像样。

    可单飞的表现实在没有家奴的半分特点,他看着你的时候,没有傲慢,可也没什么自卑,或许更像朋友一样。

    涌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她自己都有点诧异,不然她也不会问单飞那个问题,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单飞是个有本事的人。

    可再有本事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不要说刘掌柜、6丰看出来了,就算曹宁儿都知道这铜钱不值钱,如今正逢乱世,货币铸造使用极为混乱,许都城终于平安了几年,可许多百姓还是不用官府制造的铜钱,多采用以货易货或者选用金银这种硬通货。

    单飞开口就用一两银子收购根本没什么作用的铲币,当然是有问题的举动。

    乌青却没有任何问题,银子这种硬通货在许都还怕没换的地儿?听到单飞的报价几乎要跳了起来,“单公子,我没问题,这东西给你。”

    他几乎将那布袋硬塞到单飞的手上,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单飞。

    单飞转望刘掌柜和刘丰,刘掌柜见大小姐不置可否,亦是沉默,他身为典当行的掌柜,那就是这个公司的ceo,要为股东利益考虑,肯定不会做这赔钱的买卖。

    6丰更是淡淡道:“单飞是吧?曹氏典当行可不会收这些破铜烂铁的。”

    他早看着小子有点不顺眼,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真以为站在大小姐身边,这典当行就是你说了算?

    “啊?”乌青傻了眼,只是哀求的看着单飞。

    单飞沉吟半晌,突然望向曹宁儿笑了下,“大小姐,我没钱,你能不能借我一两银子,给我七天的时间,我一定还你。”

    曹宁儿微有意外,翠儿早忍不住道:“你算什么……你一年能赚到一两银子不……”她不等说完,就被曹宁儿摆手止住。

    “好,钱我借给你。翠儿,给他一两银子。”

    刘掌柜、6丰眼珠子立马瞪圆,翠儿也很是意外,只是见大小姐不容置疑的模样,翠儿嘟囔了几句,终究还是从绣花荷包里拿出一小块银子递给了单飞。

    单飞转手就交给了乌青,乌青喜出望外,突然跪倒在地,用力磕了头道:“单公子,多谢你的大恩。”

    乌青千恩万谢的离去,单飞笑笑,不等转过身来,就听刘掌柜道:“大小姐,借一步说话。”

    曹宁儿点点头,跟刘掌柜走开几步,刘掌柜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大小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

    “这个单飞嘛,还是有几分眼光,但依我看来,不是个做生意的人。”刘掌柜轻声道,他这绝对是公允之论,暗想无论三爷选不选这人当徒弟,这句话还是要说的。

    曹宁儿笑笑,“我知道了,多谢刘伯提醒了。”

    刘掌柜连忙谦逊了几声,曹宁儿又道:“对了,三叔吩咐的那件事还要麻烦刘伯继续留意下了。”

    她吩咐完后,上了马车看了单飞一眼道:“单飞,回府了。”

    马车缓缓的沿着长街走下去,近曹府的时候,曹宁儿突然掀开车窗帘儿道:“单飞,问你个话儿行不行?”

    翠儿又撅起了嘴,暗想大小姐今天是怎么了,和个家奴这么客气做什么?

    单飞笑道:“大小姐客气了,我若是知道的,会尽量回答。”他心道女人都是好奇的,这个大小姐能忍到现在才问,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昨天三叔让你在七件东西中选个最有价值的,你为什么不选?”曹宁儿轻声道。

    单飞一怔,倒没想到大小姐还记得这事儿。

    “你说过要尽力回答的。”曹宁儿淡淡笑道。

    单飞亦笑道:“我其实选不出来。”

    “我不信。”曹宁儿缓缓道:“一眼能看出七件东西的年代,而且顺序摆放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七件东西的价值?”

    单飞心中一颤,他当初拿起东西再次放下,按照朝代顺序摆放的时候,早看出曹宁儿的困惑,知道明白这个答案的人绝不是曹宁儿。

    那说出这个答案的就是曹三爷。

    这个曹三爷又神秘,又有眼光,究竟是什么来头,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历史的长河根本没有他的记录?

    很快平复了情绪,单飞解释道:“正确的来说,我看不出那七件东西在三爷心目中的价值。”

    “这有区别吗?”曹宁儿一怔,脑海突然有灵光一闪,立即道:“你是说……东西的价值本是看人决定,而不是看物?你不知道三叔的心意,因此无法判断那七件东西在三叔心目中真正的价值?”

    单飞很有些意外,没想到曹宁儿很快想到这点,不由赞道:“大小姐果然聪明。”

    曹宁儿嫣然一笑,很是高兴,翠儿一旁听了忍不住嘟囔道:“你算个什么,大小姐聪明不聪明的,要你来评定?”

    作为一个家奴,妄自品评大小姐本身就是个不聪明的举动,曹宁儿随即也意识到这个单飞逾越了规矩,不过感觉翠儿小题大做,转瞬道:“你执意借我一两银子买下那些铜钱,当然是觉得这些铜钱有过一两银子的价值,哪怕刘掌柜和所有人都不这么认为?”

    单飞没想到这个大小姐除了对敌强横外,还有这般细腻敏捷的心思,沉默半晌才道:“不错。”

    他从乌青手上买下的这些铜钱在常人眼中或许无用,但他却知道对自己而言,绝对是个翻身的机会!

    机会来自铜钱上那一点红迹,就是那刘掌柜都没有留意的痕迹。

    那红迹是点朱砂!

    朱砂又叫做丹砂,本是一种天然矿石。

    铜钱上为什么会有朱砂?

    旁的作用单飞也不太了然,可他却知道一句他那时候考古流传的口诀——秦时水银汉朱砂,青膏木炭卫冥家。

    这句话总结历代墓葬的防腐特点,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朱砂本是汉时墓穴极具特色的防腐材料,铜钱上有朱砂,就说明这铜钱极有可能是汉墓中取出。

    就连乌青这样的人都能找得到的铲币,经他这个专业人士来寻,一定能寻出比一两银子更有价值的东西。

    他放出长线的时候,就知道他这个家奴能不能翻身做主人,就看这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