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28节 心灵鸡汤
    单飞听到乌青在抢答,一张老脸倒有些热,没想到这个乌青竟然比他还要明白这个雕像的来历。

    马未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乌青,“你知道?”

    乌青一下子信心尽失,有分懦弱道:“单大哥都不知道了,我……我……就是听我娘说的……”

    你娘告诉过你勾魂使者的事情,现在不会说这是阎王吧?

    单飞心中嘀咕,但还是笑道:“说来听听吧。”

    乌青得单飞鼓励,终于鼓足勇气道:“这个雕像不是神农吗?我娘说……以前的神仙中,神农长的牛人身,最奇怪的是全身除了脑袋和四肢外都是透明的,这个雕像不是和传说中一样嘛……”

    单飞心中微震,立即回头望去,楞了一下。

    乌青说的很有道理!

    单飞初见这雕像的时候,只觉得这是座未完成的雕像,听乌青提及才想到,这未完成的中空实际上也可以理解成透明了。

    难道这真的是神农?

    单飞向马未来望去,见他微微一笑,似是默认,单飞不由苦笑。

    这也不能怪单飞眼力不佳,实际上,在两汉期间,佛教才兴,民间供奉的神像并没有现代看起来那么庞杂。到了现代,不要说别的派别,只论佛道儒三家供奉的人物就可说数不胜数——真实的、虚构的、传说的甚至幽冥神鬼界的。

    能认出所有雕像的人不是考古专家,那绝对可以说是神仙了,反倒了乌青心性淳朴,学问都是从老娘那听来,所知了了,反倒一眼就确认了神农。

    “前辈。”单飞很快将一点挫败丢到脑后,暗想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会有所得,咱这么个聪明人又不是百科大全,有不认识的东西再正常不过,“你带我到这里,就是来看神农?”

    “单飞,你是个聪明人。”马未来喃喃道。

    “这个嘛……别人都这么说。”单飞并不妄自菲薄,实际上在马未来面前,他倒是少有的放松。

    人生四大喜有一喜就是他乡遇故知,在古代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他乡遇到老乡都是让人喜出望外的事情,你想想,两个穿越者能撞在一起那是多有缘分的事情?

    “那你觉得这墓室和神农有什么关系?”马未来突然问道。

    单飞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迟疑道:“这不是个墓室,更像是个活死人墓。”

    “哦?”马未来眉头一扬。

    “墓室一定会有尸体的是不是?这么大个墓室没有棺椁也说不过去,就算棺椁被人偷了,可总会留下点摆放的迹象,可我看不到。”

    单飞沉默片刻终道:“因此我觉得,这可能是某些人在这里建立的隐居之所,只是用墓室的形式掩盖下来。”

    马未来眼中有分赞赏之意。

    单飞见状,心中又多了几分肯定,“世人多有祭拜的习惯,这里供奉着神农的雕像,隐居在墓室的人说不定和神农……”

    本想说和神农有关,可单飞一推算年代,却感觉太过遥远,暗想神农时代又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不太会有什么狗屁关系。

    就像他穿越到三国,中间已经隔了近两千年的历史,东汉离传说中神农也有两千年左近的差距,若还有关系,那就是都是人的关系。

    现代还有人突然冒出来说是某某圣人的后代,单飞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很是怀疑,不过隔壁老王肯定不信。

    否定了自己的结论,单飞转瞬道:“神农是医药始祖,这里的人说不定对医术很有分研究。”

    马未来眼中微有诧异,不过还是没说什么。

    “墓室为什么一个人都没了呢?”单飞接着又道:“可能是都死了,也可能静极思动,又离开了这里。”

    他最后剩下的困惑就是,为什么这里还留下一箱金子呢?

    要说金子这玩意,历代都是值钱的东西,有人隐居又有盗墓贼经过,没有道理还留下来。他在洞口的捡到的金条没有任何烙印,他倒是无法推断出年代,金子不会是24k,做个成分鉴定倒可能更准确一些,但这个鉴定在这个时代当然做不出来。

    见马未来转头又看向了神农的雕像,单飞谦虚道:“前辈,我也是瞎猜的,你要是看完了这里,咱们不妨讨论点别的事情。”

    单飞对曹三爷、曹洪甚至对曹操其实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他在当代时也算个地位不低的人物,其实没少见过大人物,为了考古,也没少到过世界各国,甚至一些国家元都见过。

    曹操、刘备和孙权都牛逼吧,在他眼中其实眼下也就是各路诸侯,还称不上元的等级,单飞对和他们结交抱大腿的愿望并不算太迫切。但对于结识了马未来,单飞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咱才穿越过来,没什么穿越的经验,看人家连电器都做出来,那可是三国时期的爱迪生啊,如果和他切磋一下,说不定还能见见女修之棺呢。

    “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马未来突道。

    “什么?”单飞先是讶然,后是欣然,“前辈说吧。”

    马未来将箱子放在了地上,缓缓坐在了上面,单飞很是羡慕,暗想这东西自己以后也一定要搞一个,暗的时候当电灯,累的时候当板凳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妙用呢?

    “从前有四个兄妹。”马未来悠悠道。

    四个?

    单飞脑袋中立即闪现出主墓室里四张几案,暗想这老头子说的难道是这个墓室的故事?

    “他们都有非凡的本事,而且都想改变这个世界。”马未来自顾自的说着,“不过他们的想法并不一致,因此选择了四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其中的一人选择是武力。”

    单飞心中一震,失声道:“我明白了。”

    马未来反倒奇怪的看了单飞一眼,“你明白了什么?”

    “我进来那个耳室之中藏的一定是兵器,而且是铁制的兵器,不然怎么会有浓浓的铁锈味道?”单飞醒悟道。

    他从盗洞进来后,嗅到那里的铁锈味道就很奇怪,因为这时期的墓葬很少有铁器陪葬的,但一想到这是乱世的活死人墓,里面存放兵器是自然而然,备战用的嘛。

    马未来只是笑笑,“另外一个人选择的是权利。”

    单飞皱了下眉头,想不出另外一间耳室中的香气会和权利有什么关系。

    乌青肯定不知道那耳室中的香气是什么味道,可他的鼻子好使,虽然隔着坛子的蜡封,但仍旧嗅到那香气绝对是胡椒的味道。

    墓室中存储着胡椒,听起来很是好笑,单飞却觉得再正常不过。眼下胡椒是西域传过来的,很是贵重,那一耳室存储的胡椒的价值,在如今的年代,以单飞的见识估算,那可比那箱子金子还要值钱得多。

    要知道当初西汉未央宫皇后所居的宫殿叫做椒房殿,那是胡椒的椒,也的确是和胡椒有关,准确来说,就是用胡椒和泥然后涂抹在墙壁上,让宫殿有种温暖和独特的芳香。

    西汉经济相当强盛,皇帝正室的宫殿修建自然不会马虎,既然用胡椒做材料,胡椒的贵重和少见可见一斑。

    实际上就算到了明朝时期,中原胡椒产量也不高,正德年间一个大贪官钱宁被查,就从家中搜出了黄金十几万两还有几千石的胡椒。

    东西在那个时代值不值钱,只要看贪官家里放了没有就知道了。

    明朝时期的本地胡椒产量还不足,很大部分是从东南亚进口,如今中原都没统一,海运肯定不行,进胡椒的渠道只有西域,胡椒的价值显然更高。

    单飞素来是闷声财的主儿,见到那一屋子和金子仿佛的胡椒时,早就考虑怎么使用的问题,听故事也不由往这方面联想,就听马未来继续道:“第三个人选择的是理想。”

    这老头子讲的是心灵鸡汤吗,怎么理想都冒出来了?

    理想和胡椒也没关啊。

    单飞在那个时代听的最多的就是鸡汤。

    他那个年代鸡汤是用来听的,因为喝多了多少会造成轻微的呕吐不适甚至过激反应。

    武力、权利和理想,这是人生中很多人会选择的道路,可悲的是,大多数人连这三样的毛儿都没有沾到。

    心灵鸡汤当然推崇理想,毒鸡汤就说不准了,这老头子也是喝鸡汤长大的,如今还没改变给别人灌注的毛病?

    单飞心中推测,见马未来沉默下来,不由问道:“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他选择了什么道路?”

    老人家都是喜欢唠叨,听老头子早点讲完,咱哄他开心,然后谈谈女修之棺的事情,单飞心中盘算。

    “这三条路让你来选,你会怎么选?”马未来缓缓望向了单飞。

    “不能三条路一起选吗?”单飞笑着反问。

    马未来眼中亦有分笑意,喃喃道:“看来你选择了做梦。”

    空旷的溶洞中已经能望见远方的天际,单飞见太阳已要落山,但感觉离做梦还远,听出来马未来语气的嘲弄,单飞皱眉道:“那马先生怎么选?”

    马未来沉默许久才道:“第四人选择了流年。”

    流年?这是什么道路?单飞诧异不已,不解道:“什么流年?”

    马未来缓缓抚摸着坐着的那个箱子。

    日光下,箱子反倒趋于平淡,不像金属构建,反倒似是木头做的,上面似乎还镂着奇怪的线条,可单飞知道那箱子绝对不是木头做的,定睛观察箱子的线条,一直看不明白那线条的意义,只感觉日光下,箱子幽幽的泛着七彩的光芒,似水流年般……

    陡然心中一震,单飞似想到什么,这时马未来终于再次开口道:“我坐着的这个箱子,就叫做流年!”

    -----

    书评区总算有点活跃了,看到不少猜测,感觉很多人都有写作的天赋啊。可惜全部没中!你们要不要打我啊!哈哈!没收藏的还请收藏,推荐票还请继续多投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