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32节 开门放狗
    天知道是为了什么?

    单飞本对从前的事情一无所知,从曹宁儿口中得知还有这段因果,不由心中不爽,怎么想当个成功人士就这么难?以前这个家奴有什么恩怨,要不要命?

    最要命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仇家是哪个,要不要随时提防着捅过来的一刀。但以原来那个单飞就算卖身为奴都要报仇的决心来看,这个梁子恐怕有点沉。

    单飞心中嘀咕,见曹宁儿还在凝望着自己,故作淡然道:“其实人生不过如过眼云烟,以往的一些事情,我不想再理。”

    “你不想理,可人家未必会放过你。”曹宁儿亦淡淡道。

    单飞暗自叹气,知道这个大小姐看事倒很清楚,不等再说什么,就听曹宁儿道:“可你如今是曹府的人……”秀脸微红,曹宁儿咬了下红唇道:“无论谁要动你,都会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因此……我暂时不准你赎身。”

    你这是什么逻辑?

    单飞未搞清楚曹宁儿拒绝的前后因果时,曹宁儿早上了马车,马车稍动,单飞才要转身时,曹宁儿突然掀开车帘轻声道:“单飞。”

    又怎么了?

    单飞不解回头,就见曹宁儿秋波微扫,似是漫不经心道:“你不用对夏侯衡说的话耿耿于怀。”

    夏侯衡说了什么话?我一直当这小子说话是放屁的,有狗向我吠的时候,我从来不向它叫了。

    单飞困惑的时候,就听曹宁儿轻声道:“在我的眼中,你不是曹府的下人……而是家人一样。”

    她最后的几个字简直和蚊子哼哼一样,单飞要不是耳朵好使,几乎没有听清。就见车帘放下,马车终究离去,单飞看了那马车半晌,就听身后一人道:“单老大,走远了,看不到了。”

    乌青见单飞回身后,恭敬道:“单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娘让我问问你。”

    单飞知道乌大娘心里没底,又总是有着穷苦人家落袋为安的想法,点点头,回到院中,见乌大娘和莲花都在望着她,单飞沉吟道:“大小姐说了,过几天就带你们去曹氏酒楼,你们看哪天方便。”

    “哪天都方便了。”乌大娘忙道。

    “那就后天一早吧。”单飞定下时间,看了眼天色道:“乌大娘,我带乌青再出去做点事情。”

    “好的。”乌大娘一口答应,她早看出单飞是有本事的人,比乌青可强上百倍,乌青能帮单飞做事,乌大娘再放心不过。

    见单飞和乌青转身向外走去,莲花突然叫道:“单大哥,你那个……铲子还要不要了?我大哥好像打出来了。”

    单飞沉吟片刻,暗想铲子的事情倒不急,微笑道:“告诉你大哥,留在店里,我有时间就过去拿了。”

    莲花本要跟出,听到这话止住了脚步,“嗯”了声又道:“单大哥,你脚还没好,自己小心一些。”

    只见单飞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很快消失不见,莲花扁扁嘴,突然道:“乌大娘,单大哥为什么一定要选去曹家酒楼呢?我感觉夏侯公子也挺好的了。”

    “啥?”乌大娘又开始揉面,有些奇怪的看了莲花一眼,搞不懂她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

    莲花认真道:“你看夏侯公子不但给的价钱高,还说帮单大哥赎身。当然了,单大哥本来就是个高傲的人,不在乎出身,可做个副管家总比当个曹府的下人强了。”

    “这你就不懂了。”乌大娘笑道:“做生不如做熟,有些人都是翻脸不认帐的,我想单飞这孩子看起来年纪比乌青还小,但经验丰富着呢,选曹家肯定有他的理由。再说……能在曹家酒楼做馒头,我这一辈子做梦都没想到过呢。”

    “那……单大哥有什么理由?”莲花咬了下嘴唇道。

    乌大娘始终想不通单飞给的那块面头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功能,正在专注的揉面,只怕这次不灵了,头也不抬道:“那就不清楚了,不过这孩子做事稳当是没错了。”

    “单大哥选择曹家酒楼,会不会是因为喜欢曹大小姐呢?”莲花突然问道。

    乌大娘还是揉着面,闻言笑道:“我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喜欢曹家大小姐的,人家又美貌,家世又好,还是许都城司空弟弟的女儿,身份高贵着呢。要不是单飞这孩子,我们连看都看不到的。”

    莲花垂下头来,看着自己干净但有些破旧的衣裳,咬着嘴唇许久才道:“那曹大小姐……会不会喜欢单大哥呢?”

    乌大娘终于听出莲花声音有分异样,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掠过分担忧,半晌才道:“肯定不会了。”

    “真的?”莲花欣喜的抬起头来,见乌大娘正盯着她看,脸一红,移开了目光,但还是执着道:“曹大小姐怎么会不喜欢单大哥,单大哥人聪明,什么都会,天底下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呢。”

    乌大娘叹口气,又开始揉起面来,“可他是个下人啊,听说曹大小姐的父亲可是个大将军,这中间隔的门槛可高呢。大小姐那种身份的女人,不会嫁给个下人的。”

    “是吗?”莲花反倒高兴起来,跑过来道:“乌大娘,我帮你揉面!”

    xxx

    单飞一出院门,认了下方向,向北走了去,乌青紧跟其后,低声道:“单大哥,你要去卖胡椒吗?”

    昨天单飞其实也没怎么休息,他将尹老大几人的尸体丢到山涧后,随即又探了下主墓室,现主墓室共有四道门,通往四个房间,但除了马未来带他来的这个耳室存有大量的胡椒外,其余三个地方都是空空如也。

    单飞心中奇怪,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不过终究放下困惑,掩盖好洞口后,将金子藏好,又取出小半斤胡椒用草叶子包起来带到城中。

    金子是贵重,但随身携带危险性极高,他一个下人要拿出来用恐怕会引别人的怀疑,单飞不急于用钱,反倒感觉这胡椒可能会有市场,不妨先拿出来看看行情,乌青自然对单飞言听计从。

    听乌青询问,单飞道:“曹氏有个药行,我和你先去问问,你随机应变就好。”

    胡椒在这个时代除了抹墙面,还是种贵重的香料和中药,单飞暗想曾帮助过福伯,找这老头按理说很是稳妥。

    二人连走了几条巷子,正闷头前行,前方突然传来了几声犬吠。

    乌青倒没介意,暗想市井有野狗出没倒不出奇,单飞却是一凛,感觉这狗叫声竟是朝这个方向来的。

    一抬头,就见巷口突然冒出两个下人,正牵着两条恶犬向他这个方向看来,单飞回头一望,心中又是一凛,后巷口也有两个下人牵着狗正望向他们。

    单飞见到这四个下人的服饰略有眼熟,只一回想,暗叫不好,乌青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单飞四下一打量,立即道:“乌青,跟我来!”

    “我不一直在跟着你吗?”乌青还不明所以,开着玩笑道。

    单飞无暇解释,早感觉那四个下人满满的恶意,见巷子里正有棵大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两脚到了树旁,只是一纵,就攀到个矮树枝上,一个引体向上再来个空中翻身,转瞬到了树上。

    这套体操动作当然得不到满分,但动作流畅自然。

    “单老大的……”

    乌青不知道单飞究竟要干什么,陡然听到犬声狂吠,终于见到那四条恶犬突然挣脱了那四个下人的绳子,狂吠着向他冲过来。

    “快拴好!”乌青一下子脸色煞白,嗓子都有分沙哑,腿也有分软,搞不懂这狗怎么好像是冲他来的。

    “上来!”单飞喝道。

    乌青终于回过神来,踉踉跄跄的奔到树下,哀声道:“单大哥,救我!”

    眼看恶犬如离弦之箭般扑来,乌青吓的两腿软,跳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时间竟忘记了爬树。

    树上有根腰带垂下来,单飞急声道:“抓住,踩树上来!”

    乌青一抓住那根腰带,眼见恶犬不过数丈的距离,心中一激灵,用力一拉绳索,脚下终于来了几分力气,才一踩到树上,就被单飞用力一拖,乌青离地半人多高,空中一荡。

    早有恶犬高扑而起,锋利的牙齿擦着乌青的屁股而过。

    局面越是慌乱,单飞反倒越是沉凝,早就长吸一口气,双臂一震,就感觉胸前一热,那热力迅疾冲向单飞的手臂,单飞不知哪里来的气力,断喝声中,竟然凭双臂之力将乌青硬生生再拎起一人多高!

    -------一周下来,又多了两千多个书友的收藏,墨武很高兴。推荐票也多出不少,名次也由上周的35上升到这周末的28,看了眼前面,到2o名,也就是比我们多了五千多票,下周冲击下前二十名,目标有点高,但相信兄弟们会给力的!还请观看偷香的书友,暂时把你手里的推荐票都借给墨武,新书幼苗期,需要你推荐票的滋润,下周推荐总榜前二十,期盼兄弟们给点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