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46节 地球太危险
    第三更!继续求票求收藏,新书期,这些都挺重要的!请诸位多多支持!

    -----

    单飞心中微凛,暗想曹宁儿说以前那个家奴是为报仇才卖身曹府为奴,难道真有此事?老子新仇旧恨加一起,想顺利摆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夏侯衡不由哈哈大笑道:“甄柔或许不如如仙姑娘美貌,但河北甄氏也是大姓,怎么会和一个家奴扯上关系,如仙姑娘真的说笑了。”

    如仙嗯了声,有分好奇的又看着单飞,似想看出他说的真假。

    单飞根本没有什么表情,也不想做出苦大仇深的表情,只是微微笑笑,就听夏侯衡继续道:“单飞,你家公子说了,曹家药堂的事情,你回来就能解决,如今你已回转,不知道怎么解决?”

    单飞心头火起,根本不用询问就知道曹馥被人讥讽,肯定是拿他当作挡箭牌了。

    他对甄宓、甄柔没有半点兴趣,暗想老子初到这里,不过想做个安安分分的成功人士,搞点房地产,赚点小钱,整天吃喝玩乐受人尊重就已心满意足。

    可这个最低的愿望都难以实现,眼下这个地球太危险,火星又回不去,再来个冥王星的杀手,说不定老子没到邺城就死翘翘了。老子一直想低调,可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逼老子飙?

    见夏侯衡咄咄逼人的模样,单飞突然笑笑,“夏侯公子,解决的方法简单至极,就是怕你承受不起。”

    啥?

    夏侯衡眼珠子一下冒了出来,众人亦是惊愕十分。

    众人看着曹馥、单飞二人,本来觉得是看个笑话,但听单飞一句话后,均是震惊不已,国有国法,行有行规,既然在这个圈子内,就要遵守圈中的规定。

    曹操禁止同族做赌,当然是防族中烂赌冲突,影响和谐。赌品好的不是没有,但那和熊猫一样的少见,大部分人赌红了眼,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是司空见惯。

    不过曹丕等人私下自然没有将老子的话放在心上。

    古今其实一同,就如当代坑爹的二代一样,曹丕、夏侯衡、曹馥等人虽然不算坑爹,但无不仗着父辈余荫行事。

    曹丕能开赌,夏侯衡、曹馥等人不说讨好曹丕,要融入这圈子也就不能不赌,不过众人还算很有分寸,曹馥输了曹家药堂,夏侯衡有心逼债,可听到曹宁儿放狠话,终究没有再进一步。

    事情捅到曹操那里,要是碰到曹操心情不好,大伙一齐倒霉。就算是曹洪知道,曹馥不见得好过,众人也是自讨没趣。

    不过就因为这样,曹馥才更是抬不起头来,赌品不好没关系,可有债不还是最让人瞧不起的事情。

    夏侯衡都已经当这个是个坏账,根本没想再让曹馥顶上,只是借此压他一头罢了,设身处地想想,无论哪个,都很难还上这个赌债,听单飞竟说解决问题轻而易举,还说怕夏侯衡承担不起,众人怎能不惊?

    半晌的功夫,夏侯衡这才嘿然冷笑道:“你小子做梦还早,这天底下没有本公子不能承受的事情,你有什么高见,说出来听听。”

    单飞听出夏侯衡的嘲讽之意,却不着急,突然坐到曹馥身边,忍疼在他耳边低声道:“大公子,只要能踩夏侯衡一脚,博得如仙姑娘的注意,你是不是什么都愿意做?”

    曹馥本来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方才单飞那句话还让他感觉做梦,这句话就如给他打了鸡血一样,“当然!”

    他一直窝着火忍受奚落,听到单飞竟能做到这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迟疑道:“可你让我做什么事情?”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一定能做到。”单飞低声道,转瞬站了起来,“夏侯公子,我家公子决定再和你赌上一场。”

    夏侯衡先是一怔,转瞬大笑起来。

    曹丕、夏侯懋等人亦笑,夏侯懋更是高叫道:“你先还上欠债再说。”

    如仙见众人奚落,暗蹙了下娥眉。

    单飞不为所动,沉声道:“常言说的好,有赌不为输。”他一句话顶的众人面面相觑,暗想这句话怎么从未听过?这小子论起赌来,好像也有点路数。

    “既然如此,夏侯公子总得给我们个翻身的机会。”单飞缓缓道:“我们赢了,药堂赌注不用再提。”

    “你们要是输了呢?”夏侯衡讽刺道:“你们还有什么可输?”

    单飞冷望夏侯衡许久,一字字道:“我们输了,就输你二百金!”

    众人哗然,曹馥差点晕倒,就算曹丕都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曹氏如今虽威震北方,但曹操自身却是颇为节俭,史载曹操正妻丁夫人都是自己纺纱织衣,府中补丁衣服也不少见,奢华都是到后期的事情。如此一来,上行下效,许都城官民无论乐意与否,都是示以节俭。

    毕竟这是上面的意思,聪明的不想被请去喝茶最好是忍忍在家喝水,而不是想方设法地去喝茅台。

    汉代黄金,以斤为计算单位,一斤金又称为一金,一斤一万钱。乱世金更贵,二百金在许都城绝对可算一笔巨资,曹丕虽为世子,可你要让他一下子拿出二百金也不现实,更不要说曹馥。

    谁都不想单飞开口就是这般赌注,自然惊异。

    夏侯衡先是震惊,转瞬讶然失笑道:“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话未说完,舌头差点被自己咬到。

    只见单飞从怀中掏出一大块金子放在桌上,淡淡道:“这些是押金。”

    众人看看那块金子,又望望单飞,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在场众人能现在从怀中掏出这些金子的人都是少见,这个家奴怎么这般阔绰?

    曹馥更是吃惊的差点吞了舌头,方才他给单飞一小块金子,还感觉很是肉疼,但急迫之下顾不了许多,哪里想到这个家奴比他还要富有。

    单飞冷望夏侯衡道:“夏侯公子是不是认为这金子还不够?”

    “是不够,这块金子可买不下药堂。”夏侯衡见单飞比他还像高富帅,佳人在侧,岂肯弱了风头,立即道:“谁知道你们能不能拿出二百金,若是拿不出来……”

    “那你就可以砍了我的脑袋!”单飞斩钉截铁道。

    楼中倏静。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单飞,没想到这个家奴竟然有如此决绝的信心,如仙眼中更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就听单飞缓缓又道:“夏侯公子,你不是很想要我的脑袋?”

    夏侯衡望见单飞有些森冷的眼神,不知为何,感觉背心都有分寒意,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