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58节 吃货的世界
    推荐票,别看名次了,咱们只看数量,周一离4ooo票差2oo多,周二一天离四千票的距离是1oo多票,说明喜欢投票给老墨的朋友增加了啊!这就让老墨高兴了,今天四千票,能不能达到?我信可以的!

    --------

    曹宁儿被单飞否定了主意,没有羞怒,只是有着讶然。

    她听单飞随口而谈,旁征博引,有些话甚至她都没有听过,但一入脑海,却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只觉得这道理譬喻自然而然。

    这些话要是出自孝廉、秀才之口,她或许只觉得此人不负文采,但单飞……不是三叔看中的人物吗,他会看古物,为何又懂得这些道理?

    镜花水月,梦幻泡影。

    她想着这八个字的时候,一时间心中只是在问——那什么才不是镜花水月,梦幻泡影,只是她终究没有问出,只是道:“那……你难道还有别的方法?”

    “当然。”单飞笑道。

    曹宁儿轻咬红唇,不信单飞有什么方法可在短期内扭转局面,但望见他自信的表情,曹宁儿又是期待道:“那说出来听听。”

    “当然是打铁还要自身硬。”单飞话一出口,见曹宁儿一怔,立即意识到有点前,解释道:“我们比的是哪家酒楼生意兴隆,兴隆就绝非是由曹司空、世子这帮人来做评论,而是要靠许都城的百姓,那才是我们要拉拢的食客来源。”

    曹宁儿眸光微亮,许久说不出话来。

    “曹家酒楼要和夏侯家酒楼对抗,靠的不应该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而是最好的提高自身的能力。”

    曹宁儿终于放下茶杯,蹙眉道:“你说的这个道理我如何不懂?但是……我们眼下除了馒头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提高。”

    “只要大小姐支持,在下会来想办法。”单飞见曹宁儿被他说动,终于舒了口气。

    曹宁儿白了他一眼,“我若不支持你,今天怎么会和你来到这里商量?”

    啊?

    那你刚才肯定是考验我对曹家的忠诚了?

    单飞见大小姐被他说服,暗想要抗外敌,内在和谐最是关键,眼下大家齐心一致,一定要趁热打铁,“大小姐,烦劳你带我去厨房一趟,顺便把莲花找过来。”

    “找那丫头做什么?”曹宁儿似是不经意的问。

    “那丫头很有点小聪明的,你不要小瞧她。”单飞笑道。

    曹宁儿默然片刻,终于找个伙计去找莲花,她在掌柜的陪同下亲自带单飞进入酒楼的后厨。如今只是早饭时间,忙碌都是楼下乌大娘、莲花的事情,楼上的几个厨子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见到大小姐进来,慌忙站起,有些手足无措。

    单飞知道中国饮食以前本是两餐文化,也就是一日两餐,和佛教饮食仿佛,佛教讲究过午不食,说晚上那顿饭是鬼食,也就是鬼吃饭的时间。古代两餐却是因为物质匮乏,大众多是两餐。

    不过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现在有些和尚一看面相,就绝非两餐供给能支撑起来的,以前的大众虽是两餐,但有钱有权的说不定夜宵都有,还在乎一天几餐?

    到了宋朝的时候,因为物质产品的丰富,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京城的店铺都是三更方尽、五更又开,几乎和如今北上广深的不夜城仿佛。

    说穿了都是一句话,吃货的世界从来是不分昼夜几餐的,前提是你得有的吃才行。

    单飞早就留意到许都的经济规模,知道眼下三国很多地方还在动荡,但在经济已算最顶峰的许都,有曹府做后盾,绝对支撑起他要展的饮食规模。

    曹宁儿有分知道单飞的意思,只留下一个微胖的厨子,命其他人到外面候着,然后对单飞介绍道:“单飞,这是池惑,酒楼的主厨,跟曹家多年了,绝对可靠。”

    池惑满脸光采,显然是以得到大小姐的夸奖为荣,不过有些不解的看着单飞,不知道大小姐领这么个人过来干什么?伙夫吗?

    吃货?

    单飞感觉这名字简单好记,微微点头,暗想曹宁儿很是聪颖,知道他的用意,这才特意如此介绍,意思是我们的机密大可在这儿实现。曹宁儿一旁淡然介绍道:“这是单飞,是过来帮你们提高技艺的。”

    啥?

    池惑眼珠子一下子瞪的和蛤蟆一样,单飞也是老脸微红,忙道:“池兄……不敢当,我就是过来搞点新东西而已。”

    单飞的一句池兄让池惑去了大半敌意,忙客气道:“单兄客气了,大小姐素来有眼光,说你有能力,那是绝对不会错了。”

    不错,一团和气最好不过,这个大小姐为什么没事就搞阶级矛盾呢?

    单飞心中嘀咕,见厨房规模还是很有档次,最少刀具、食材还是不缺,“池兄,我想洗颗白菜,剁点猪肉行不行?”

    池惑一见这阵势,说不行也不行啊,忙道:“我去洗白菜就好。”他说话间,麻利的洗颗白菜送来,顺便拎来一块精肉。

    这时莲花已走了进来,有分怯生生道:“大小姐,你找我?”

    曹宁儿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是单飞找你。”

    莲花一下子精神起来,跑到单飞面前道:“单大哥,你找我什么事?”

    单飞看莲花两手空空的过来,一拍脑袋道:“忘记让你带面过来了……是好的面,还有吧?”

    “有啊,当然有,馒头生意好的不得了。城里很远地方的人都过来买,我和乌大娘忙半晚来面准备呢,眼下还剩不少,但午时前就会卖的差不多了。”莲花立即将成绩汇报出来,然后看着单飞,若有期待。

    “不错嘛。”

    单飞一句话让莲花神采飞扬,“那你快去取些面过来,我有用处。”见莲花转身要走,单飞叫道:“等等。”

    莲花怔了下,不等转身,感觉单飞触了她后腰一下,娇躯微僵,就见单飞转到她身前将她的围裙取下来。

    见莲花一动不动的凝望着自己,单飞笑道:“借你的围裙用一下,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莲花回过神来,连连摇头,向曹宁儿的方向望去,见她似在看着窗外,莲花嘴角带分笑意,一溜儿小跑着下楼。

    单飞将围裙扎好,找了几颗葱去皮洗净,然后取过把菜刀,在手上耍了刀花,当当当数十下,已经将大葱剁的稀巴烂。

    池惑骇了一跳,他主厨多年,当然刀功熟练,可一见这小子玩的刀花炫人眼目,暗想这小子练过啊,而且很有点门道。

    他不知道单飞经常在野外工作,亏待哪个都不肯亏待自己的胃,再加上专业考古人员特有的手巧、眼明、鼻灵、耳聪,做饭着实有点本事。

    单飞专心切葱,却没有留意到曹宁儿默默望过来,秀眸中有分复杂之意。

    曹宁儿的身前窗旁正摆放面小巧的铜镜,方才那一幕,早被她从镜子中清晰看得明白。或许单飞并不明白,但女人喜欢为难女人,只因为女人更懂得女人。

    莲花虽小,但也是女人。

    阳光明耀的那一刻,曹宁儿清楚的看到莲花脸上的表情、眼中的神色,那本是一种极为深切的爱慕,无论如何都是遮掩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