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偷香 > 第62节 高人指点
    单飞见罗老爹语气坦诚,暗想这老头子为人处事要甩孙苇这帮人几条街去,不过这也不能怪孙苇等人不会做事,人总是要有成长的过程的。

    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像他单飞这么逆生长的实在不多。

    面子都是别人给的,单飞见罗老爹这样,当然和气道:“罗老爹客气了,在下何德何能可以提点他们?那就先按罗老爹说的价钱算好了。亲兄弟、明算账,我要做的事情要出城入山,需要不少天,这些钱你先收下,换点铜钱,顺便买点干粮好菜这几天吃……”

    顿了下,见到孙苇几个小伙子都咽着口水,单飞大方道:“算我请的好了。”

    孙苇等人顿时喜形于色。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帮人正年轻,成天卖力为生,一天不过两餐,难免饥肠辘辘,一听说单飞请吃,还不用扣工钱,自然高兴。

    方才罗老爹让单飞提点,孙苇几个小子对这句话还有点抵触,暗想这小子就算有点本事,可看他年纪,还能上天吗?但见单飞开口大方,均是少了很多敌意。

    古往今来,谁不想和土豪做朋友啊?

    罗老爹见状,终于收下那小块金子,找了个稍有点圆滚滚叫柱子的小子,吩咐了几句。那小子立即带着几个人去兑金子。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单飞一直在琢磨洗钱的地方,但罗老爹他们显然更轻车熟路,这种硬通货在许都城还怕没换的地方?

    不多时,那小子就带着那几个人,捧着干粮咸菜再加点肉脯回转,又将剩下的一贯多铜钱交给罗老爹,孙苇等人早就忍耐不住,当先吃了一顿。

    单飞略微盘算,索性将铜钱均交给罗老爹打理,罗老爹见单飞坚持,终究收下了铜钱,又是好一番感谢。

    众人吃了几口干粮,听单飞说要砍些枝条回转,虽然奇怪,不过还是准备了家伙装备,罗老爹只怕孙苇等人误事,竟亲自带队,十多个人也算是浩浩荡荡的出城直奔东南的方向。

    众人赶了个把时辰,前方远远处又见山脉连绵,乌青介绍道:“老大,前面那个斜坡听说叫做驻马坡,过了驻马坡有个村子叫做丁家村,王祥就住在丁家村。你要的茱萸还在过丁家村后面的山上。”

    单飞点点头,不等答话,就见一人站在驻马坡上正在张望,见到他们前来,飞奔赶过来,那人正是王祥。

    一见单飞,王祥很是高兴道:“单老大,你可来了。我见日头都要下山了,还真怕你今天赶不来呢。”

    孙苇那帮小伙子都是面面相觑,暗想单飞这小子看起来年轻,怎么到了哪里都有人叫老大?

    单飞见拍拍王祥的肩头,多少有些关心道:“你出门在外,令堂不会不高兴吧?”

    王祥犹豫下,“不会啊。家母很好。”

    单飞不知道是历史记载偏差,还是这小子打肿脸充胖子,暗想根据历史记载,你那个后娘好像有一次还要拿斧头砍死你,只是你小子好像出门在外才躲过一劫,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这件事要不要提醒你一声?

    但他记得这小子活得挺久的,感觉似乎又不用为王祥操心,立即道:“我们先上山,今天先看看情况,明天开始做事。王祥,先帮忙找个住的地儿。”

    单飞又要掏钱,却被王祥极力拒绝道:“老大,你上次给的够多了,不就是住的地方吗?好的地方没有,村南还有几间烂草屋一直没人住,你们要是不嫌弃……”

    罗老爹见状立即道:“我们自己住的都和狗窝一样,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柱子,铁锁,跟着王祥公子一块去收拾。”

    王祥脸色微红,暗想我是什么公子?不过见罗老爹等人爽快的样子,倒很是开心,见单飞、乌青要带人入山,王祥忙道:“这里我熟,老大,你等我带他们到那地儿安排下,马上跟着你入山。”

    单飞点点头,和乌青等人在山脚等候没有多久,王祥又跑了过来,抢先带路。

    日头西斜,王祥却是热情不减,带着单飞在山中转了几转,已见茱萸踪迹,等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前方霍然开朗,漫山遍野的绿的如海、红的如火,尽是结果的茱萸!

    微风送爽。

    众人只感觉有淡淡香气随风而来,不由都是精神一震。

    单飞轻轻叹口气,喃喃道:“不错,不错。”虽然听乌青描述过,但这里的茱萸数量还是远他的想象。

    他要做个跨界之王、饮食业巨子,就靠这些茱萸了。

    王祥见单飞望着一望无际的茱萸出神,不由问道:“老大,这些茱萸究竟有什么作用呢?”

    “你不知道?”单飞反问了一句,暗想你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就推到集市去卖?

    王祥有些讪讪道:“我就是到山中砍柴,听一个老先生说我是买椟还珠,这些茱萸的价值远比柴禾要高很多。他说……”

    略做回忆,王祥道:“他说入秋天气变化无常,多生病患,容易伤寒。这茱萸放在家中可以避邪,泡在水里喝可以治病什么的。”

    孙苇等人自然都是不信的表情,罗老爹心道,这东西要是这么好,怎么会没人使用?他随手摘下茱萸上的红果,放在口中嚼了几下,又吐了出来,皱眉道:“舌头有点麻,这东西不会有毒吧?”

    “绝对不会。”王祥连忙道:“治病的东西,怎么会有毒呢?”

    单飞笑道:“那你可错了,这东西是有点小毒,枝叶放在家中能对一些虫子有消杀的作用,可说是避邪的一种说法吧。”

    乌青一旁搔头道:“老大,你要这些除虫草干什么?”他坚信单飞绝不会做什么无用功。

    单飞伸手从茱萸上摘下一片叶子,嗅了下才道:“茱萸有种天然的香气,佩戴可以凝神顺气。”

    他知道茱萸是可以入药的,虽不太懂得茱萸的药性,但这句话并非乱说,毕竟草本精华、天然香气对人体本身有天然治疗的作用,人处在这种香气围绕的环境也能减压提神,这些在他那个时代早就经过科学验证。

    相反有些人工合成的香水,闻起来很香,但经过很多科学家的验证,反倒对人体产生些危害。

    单飞想到这里,心中多少感慨,一时间搞不懂人类到他那时代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古人都知道的事情,到他那个时代的人反倒眯眯瞪瞪。

    伸手又摘下颗红的微紫的果子,单飞道:“这玩意其实和辣椒作用仿佛,味道不是怪,而是辛辣。”

    辣椒?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单飞在说些什么。

    单飞知道这时候的人还没见过辣椒,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道:“它算是一种不错的调料。”

    如辣椒一样的调料!

    单飞一想到这里,嘴角多少有分得意的微笑——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饮食好不好,调料不可少。

    正值秋季,天气将寒,这种调料一出,引的轰动只怕远胜包子、饺子、馒头三件套!

    幸亏眼下还没有识货的,这才让他捡个便宜。

    单飞想到这里,心中蓦地一动,转望王祥道:“你方才说有个老先生说茱萸可贵,那老先生……是哪个?”

    “他说他姓马。”王祥倒对那人记忆犹新,“他拎着个古怪的箱子,那箱子真奇怪,非金非木的,阳光下好像散着七色的光彩。”

    单飞心中一震,一把就揪住了王祥的胸襟,失声道:“那老先生叫做马未来?”

    ps:书评区有书友荨邺猜出茱萸的用处,很赞!看到朋友们为偷香多获得推荐票做的努力,老墨很是感动,所以今天不管票数多少,都更新这第三节出来。不过因为明天上午老墨有点事情要处理,也睡个懒觉,凌晨就不更新了,明早六点多更新!还有一周多才过新书期,咱们的书上传字数就要了二十万字的限制,这个字数问题是个难题,大家也看到了,老墨为什么要推荐票,争新书榜推荐榜,因为咱们在起点没啥醒目的推荐位置啊,全靠这凭自身能力的榜单宣传,所以就得自力更生!所以就得靠你们去帮我宣传拉人过来看书,哈哈哈,宣传的事情交给你们,我负责好好写书,把好看的故事写给你们看,回报诸位的厚爱!临了一句话,票票还请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