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二章 家恨
    ,

    周家只是新会县城中一个普通家庭,周士相清楚的记得,他的父亲周善元平日靠给人箍打木桶为生,为人老实巴交。母亲何氏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妇人,深信着菩萨,见不得世上的可怜人。老两口是这时代的典型居民,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周士相是家中独子,何氏快四十的时候才生了他,算是老来得子,故而周善元夫妻对他很是疼爱,如同后世许多父母一般,当真是夏天怕儿子热着,冬天怕儿子冷着,恨不得把儿子含在嘴中养护着才好。

    老实巴交了一辈子的周善元许是知道自己苦了一辈子,不想儿孙再跟自己一样苦下去,因此特意给儿子取名士相,执意要儿子读书,好考取功名成为人上人,将来光耀老周家的门楣。

    为了供养儿子读书,夫妻二人节衣缩食,一文铜钱恨不得掰成两半来使,可有什么好吃的却都是紧着儿子吃,自个是舍不得沾上一口,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周士相也是天资聪颖,不负父母期望,竟然读书有成,在十四岁时就考取了秀才功名,一时引得新会县人刮目相看,都道周家要出文曲星了,把个周善元和何氏乐得合不拢嘴。

    那时广东尚还是属明朝,周士相原是打算趁热打铁次年到省城参加乡试,哪知北面的清军突然就杀了过来,这明朝的乡试便再也开不得,清朝这头也忙着和明军争夺广东,一时也顾不上开科取士,就这么着考举人的事就耽搁了下来。

    周士相十八岁那年,周善元和何氏眼瞅着儿子大了,功名暂时没法考,便生了抱孙的心思,找人张罗着为他说了门亲事,对方是城中开米铺的赵家闺女,家境殷实,长得也好,若不是周士相有着秀才的功名,将来大有前程,赵家是怎么也不会把闺女嫁到周家的,毕意跟赵家比起来,周家也实在是穷得厉害。

    对爹娘说得这门亲事,周士相一开始其实并不满意,后来见到了赵氏后,却是一下就喜欢上了,没过几天,小两口就如胶似膝起来,恩爱得不行。

    婚后没两年,赵氏便不负公姑盼望,为周家添了一个大胖小子,当了爹的周士相高兴的给儿子取了名字叫周秉正,意为秉性正直,小名安儿。

    有了安儿,周家小两口欢喜,老两口更是乐得不行,这日子过得是和和满满透着喜气,对他们而言,明朝也好,清朝也好,这改朝换代的事离他们太远,老百姓正儿八经的把日子过好就行。

    上有老,下有小,家有余粮,不正是百姓们一辈子都盼着的好日子么。只要刀不架在自个脖子上,只要自家日子能过得下去,谁个吃饱了撑得去和拿刀的拼命,替老朱家卖命去。

    再说,周士相虽然是明朝的秀才,可是清朝也承认他的功名,该得的好处一样不差,甚至较明朝相比,这清朝的官府对他们这些有功名的读书人还格外看重。

    南明已经是日幕西山,地盘就剩了西南数省,明眼人都看出这明朝算是完了,如今也就是苟延残喘,清朝坐江山是铁板钉钉的事,故而周士相也没打算为明朝守节,日子就这么过着吧,等哪天广东局面彻底稳定下来,他打算去参加大清的乡试,好歹也要考个举人回来,若是老天真遂人意,能让他周士相高中进士,那可就真是祖坟上冒烟了。

    至于什么胡虏不胡虏、华夷不华夷的,不是他这个小小秀才应该考虑得事,那明朝皇帝都死了几个,那么多大臣将军都死了,地盘也是越打越小,他一小秀才能做什么?顺天应人,顺天应人吧。

    怎料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到都快完蛋的南明竟然在顺治十年又打回了广东,次年明军主帅李定国又亲自率军来攻,一下就把新会县城给围了,这一围就是足足八个月!

    明军围城,清军守城,城中的新会居民一开始倒也没怎么担心,明军去年就打过一次广东,可到头来不也是在肈庆碰得头破血流败了回去吗,这一回虽是老本贼李定国亲自来攻,可大清兵强马壮,他打不破新会城,等到粮草断了,还不是哪来的回哪去。

    岂料,新会居民的噩梦来得是那么快,且还是应在他们以为凭仗的大清兵身上,明军的粮草没断,他们倒先断了!

    为了守城,清军将领下令搜刮城中所有粮食,清兵挨家挨户抢掠,居民家无余粮,只能掘鼠罗雀为生,等到后来更是以河中浮萍、地上清草为食,就这样,清军也不放过对城中百姓的搜刮,动辄突入居民家中大肆搜掠,若是看见百姓家中有口吃的,立时便是屠刀挥下。

    老人言,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这乱世之中,人不如狗啊!

    明军围城四个月后,清军就开始掠人为食,他们将城中的居民宰杀当肉来吃。

    初期,清军只是吃那些普通人家,有功名在身的倒是能够躲过这劫,可是到了后来,有功名也好,没功名也好,在清军的眼里都成了可以吃的肉。

    等到明军解围退走,满清任命的两广总督李率泰带兵入城时,竟然现城中的清军竟然马有余粟,兵有遗粮,所余粮食尚可供清军坚持三月之久。只那遍地的百姓骸骨,却不知向谁去诉冤!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

    和新会县城中到处上演的惨剧一模一样,当清兵冲进周家要捉周士相时,父亲周善元挺身而出,愿为儿代死,母亲何氏则挺而愿为夫代死,媳妇赵氏亦愿为姑代死。最后,清军杀了周善元和何氏,尔后又在三天后过来杀了赵氏,甚至连在襁褓中的安儿也不放过,当着周士相的面活活摔死带走了。

    一家五口,就剩了周士相一人,这还是妻子赵氏死前苦苦哀求,清兵这才放了他一马,否则,也是难逃一死。

    父母惨死之时,天性懦弱的周士相吓得躲在屋中不敢出来,妻儿惨死之时,他更是吓得生生晕了过去,等到醒来时,灵魂已被后世之人附体,原本的周士相已经泯然不见矣。

    当真是老天爷开的玩笑,周士相父母妻儿死后不到十天,明军便解围退走。

    十天,就只十天!

    完全承载了身体主人记忆和情感的周士相捶胸跺地,仰面嚎哭。他为身体的主人感到羞愧,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妻儿死去,周士相啊周士相,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就能苟且偷活下来!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和清兵拼命,为什么!

    亲人都死光了,你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

    面前两座连墓碑也没有的新坟是后世之人周士相亲手堆出来的,坟中没有任何一物,是地地道道的两座空坟。

    父母妻儿的骸骨早已不见,世间哪里还有凭悼之地!

    有坟也罢,无坟也罢,又有何用!

    国仇家恨,后世之人周士相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两座空坟前,心中满是酸涩和悲苦。

    身为汉人,骨子里流着的炎黄血液让周士相天然的排斥一切异族,前世之时,他所身处的社会大肆贬低主体民族、鼓吹美化异族统治,那时的他虽然是共和国仅有的几支骑兵连中的一名士兵,可是,对社会的这种畸形现象他却毫无办法,只能在痛骂之余做那沉默的大多数。但穿越之后,父母妻儿的死让他再也无法做沉默的大多数!

    国仇家恨第一次如此血淋淋的摆在眼前,任谁都无法再做那缩头乌龟,任谁,也再无法视若不见!任谁,也要挺胸复仇!

    周士相,既然你没了血性,那就让我这个后来人为你重塑脊梁骨吧!

    脑海中,一幕幕画面闪现...

    庭院中,满头白的父亲望着一手箍好的木桶,露出满意的笑容;

    灯光下,年迈的老母看着为儿子一针一线纳好的鞋底,目光中满是慈祥;

    书案旁,妻子端着做好的夜宵看着正在读书的丈夫,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

    襁褓中,才出生几个月的儿子咯咯笑的看着父亲,神情满是好奇。

    一幕幕的画面不断闪现在脑海之中,周士相只觉自己的鼻子酸得难受,他很想放声痛哭,可是他哭不出来,他的眼中早已没有泪水。

    爹、娘、晴儿、安儿,我周士相一定替你们报仇,一定替你们报仇!

    不知何时,周士相转身离开了这两座空坟。

    ................

    新书上传,还请喜欢骨头作品的读者朋友们能够给予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评论....都是您对我及这部作品最好的支持.

    汉儿不为奴这部作品只想告诉世人,历史是血淋淋的,穿越同样也是血淋淋的,在这个华夏6沉的岁月,汉家儿郎难道真要去做那异族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