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八章 逃人
    ,

    一投闯,二投明,三投清,复而再投明,继而再为匪,怎么算,这宋襄公的脑袋上都脱不了一顶“三姓家奴”的帽子。观其经历,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真叫人“刮目相看”得很。

    往常宋襄公混在一群大老粗当中,对这昔日过往倒也不诲言,毕竟这帮人比他也强不了多少,一百步根本不怕五十步。可在周士相面前,却不知为何,总觉这往事太过不堪,故而脸燥得很。胡老大说的时候,几次欲上前打断他,可脚下就是挪不开步,生生的憋了一肚子闷气,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他钻进去才好。

    胡老大也不知是故意而为,还是天生粗豪,浑然没有注意到宋襄公别扭样,说话的声音很大,说完之后,还洋洋得意的向周士相道:“没骗你吧,我们宋先生确是做过知县老爷的,若不是老王爷不幸遇难,说不得这会宋先生还在哪个府做着府尊呢。”作者注:李成栋死后,南明永历朝廷追赠其为“宁夏王”

    “是,是,宋先生大材!”

    周士相不敢露出半分瞧不起宋襄公的样子,还很知趣的替正羞燥不已的宋襄公解了围,身子微欠,道:“还请先生替我介绍其他几位好汉。”

    “噢!”

    宋襄公立时精神一振,羞红之色再是不见,轻咳一声,手势打向那为汉子,笑着向周士相介绍道:“这位胡老大单名一个全字,北直隶河间府人,鞑子入关后做了逃人南下,就躲在我那李恩公军中。李恩公死后,鞑子便打了过来,若不是胡老大死命拖着我跑,我这会早见了阎王。”

    逃人?

    周士相有点怔,他还是头次听到有逃人一说,却不知逃的何人,又为何而逃。

    宋襄公知他不明白,便稍作解释了下。

    ........

    所谓逃人,指的是满清入关后分赏给旗下充当奴仆的汉民,这类人等大致都是崇祯年间清军入关掳掠而去的,其后满清定鼎中原,为赏八旗满洲将士之功,摄政王多尔衮特令在京畿、北直圈地酬功,所圈地中之民一律拨充旗下为奴。间中也有清军南下作战相继俘来的明军,这些人打仗不行,干活却是可以的,加上都是青壮汉子,故深得满洲主子所喜。

    胡老大便是家中土地被八旗圈走,其人不愿被投充为旗下奴而带着老娘和兄弟南逃的。

    想到死在南逃路上的老娘和兄弟,胡老大忍不住打断了宋襄公,破口大骂道:“狗日的逃人法,为了拿咱们回去做奴,鞑子杀得人比逃人还多!”

    宋襄公在边上告诉周士相,清廷为了防止地方隐藏逃人,制定了苛刻的逃人法,若现有人敢藏匿此类逃人,那是罪上加罪的,弄不好要株连整个家族,人头掉上一大片的。

    又道那鞑子为何如此重视逃人,究其原因,还不是这逃人乃那些满洲主子的命根子,主子们都指望着这些旗下奴替他们耕种生产,若旗下奴都逃了,主子们谁来养活?

    已过世的清摄政王多尔衮在顺治四年时便有对满汉官员谕旨,说“向来血战所得人口,以供种地牧马诸役,乃逃亡日众,十不获一,究其缘由,奸民窝隐,是以立法不得不严。若谓法严则汉人苦,然法不严,则窝者无忌,逃者愈多,我满洲驱使何人?养生何赖?满洲人独不苦乎?”

    为防再有汉官胡乱进言,多尔衮又谕告群臣:“有为剃、衣冠、圈地、投充、逃人牵连五事俱疏者,皆斩之,本不许封进。”

    如此重压之下,各地官府便不敢再怠慢逃人的事,但凡境内有逃人的,一律是捕了往北遣返,为此捕杀窝藏百姓数以十万计,管你是父藏子还是子藏父,又或是夫藏妻、妻藏夫,那是逮住就杀,人头一砍一大片,当真是罔顾天伦,惨绝人寰!

    普通汉人百姓因窝藏逃人大量被杀,那替清廷卖命的汉人官员也没幸免,原清朝的广西巡抚郭肈基就是因为帐下藏有逃人不报,结果多尔衮大怒,直接将他全家给砍了头,家产也充了公,而贵为王爷的清靖南王耿继茂更因部下私藏逃人就吓得畏罪自杀了!

    巡抚和王爷都因逃人的事落得如此下场,其他官员哪里还敢怠慢,不为别的,只为自家性命也要将境内逃人和敢于窝藏之人尽数捕拿,不然,天知道摄政王爷会不会也盯上自己的脑袋。在此情形下,类似胡老大一般的逃人处境当真是苦不堪言,成功逃脱幸存下来的十不存一,大多不是半路被捉住遣回做奴累死,就是因为反抗而被清兵宰杀。

    算起来,胡老大还是幸运的,南下成功的混入李成栋军中,虽然断了一条胳膊,可因为其家乡河间府有尚武风气,故自幼练得一身本领,在军中立了些许功劳,被李成栋选入亲军,不然,如何能活到现在。

    “不说这些了,一说我这心就堵得厉害,当年我兄弟三人一块保着老娘南逃,结果老娘和二弟、三弟都死在半路,就我一个活着,唉!....这仇,我怕是报不了了。”

    胡老大的脸色一下黯了下来,如今的局面,是个人都看得明白,这大明怕是真要亡了,他这仇也是没法去报了。

    胡老大的绝望神情让周士相心中暗叹,口中劝慰道:“咱大明还有天子在,地盘也有数省,这天下未必就叫鞑子占了去,说不得将来就能打败鞑子呢,到时,胡大哥也从军去,这仇不就能报了么。”

    “唉,难啊。”胡老大摇了摇头,神情惆怅,让人看着好不难受。

    周士相也不知如何劝解,瞅见胡老大的左袖空荡荡的挂在那里,便道:“胡大哥这胳膊也是叫鞑子祸害的?”

    闻言,胡老大却是神情一变,旋即摇头,什么也不说,转身就出了棚子,其他汉子们脸色也都有异,看周士相的目光含有几分埋怨。

    周士相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一时不知所措,愣在那里。

    看了眼外面的胡老大身影,宋襄公暗暗摇头,上前两步拍了拍周士相的肩膀,低声道:“胡老大这胳膊不是叫鞑子祸害的,而是自己给断的。”

    “自己断的?为何?!”

    周士相哑然,这世上还有人自己把自己胳膊弄断的?

    宋襄公语气有些沉重,他道:“当年胡老大带着他娘和兄弟南逃,路上鞑子盘查得紧,他们便躲进了山里,可身上一口吃的都没有,老娘饿得实在不行,兄弟三人便分头出山找粮。哪想老二、老三叫清兵给现了,兄弟二人死也不肯被捉回去当奴,便和清兵拼命,结果都叫杀了。胡老大一人逃回来后,不敢告诉老娘实情,老娘又饿得只剩一口气,一狠心便咬牙拿石头砸断了自己的胳膊,寻了口山里人丢弃的锅,熬了肉汤让他娘吃,他娘吃后没多久就咽了气。”

    丝!

    周士相听后,倒抽一口凉气,前世听过二十四孝的故事,什么芦衣顺母、埋儿奉母、卖身葬父、卧冰求鲤,一桩桩听着都是孝感天地,可那都是老辈传下来的,谁知道真假,眼下却是亲耳听到一桩断臂喂母的惊世孝举,且当事人活生生的就在眼前,当真是心中骇然无比。

    孝,天下第一孝!

    ..............

    我很需要推荐票和收藏,非常需要,如果你喜欢这本书,请一定帮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