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十五章 钱粮
    ,

    胡老大和赵四海他们虽然曾经当过明军,可谁也没见过永历朝廷的官凭和官印长什么样,周士相虽是两世为人,可对这永历朝廷当官的凭证也是两眼摸瞎,最后大家便公推曾当过知县的宋襄公出面查验。

    回忆当年从闯营偷的那枚将军印,再结合在满清当知县时保管过的那枚县太爷大印,宋襄公装模作样一番后便肯定了这罗定州参将的官身和大印的真假,其后又假作客气的看了程邦俊的永历朝廷兵部员外郎的官凭,最后朝着胡老大重一点头,如此,屋内一众汉子提着的心才算放回了肚子。

    周士相也是彻底放下心来,查验的要求是他提出来,现在证明不假,自然也是高兴。

    按说,程邦俊大老远跑过来收编胡老大他们,这事不可能有假,可前世当兵养成的警惕习惯还是让周士相多了个心眼,正如胡老大所说,稳妥些总不是坏事。毕竟相较南明永历朝廷而言,满清针对明军和反抗势力的阴谋手段要多得多,谁个知道他们是不是来哄骗大樵山土匪,然后等他们下山后一网成擒,彻底肃清地方。

    若是这帮土匪和自己没有关系,周士相也不想多管闲事,可如今既然相识,且这些汉子对自己也友善,虽落草为寇却未忘了爹娘祖宗是谁而给鞑子做帮凶,就冲这个,周士相也要尽自己所能帮他们一把。再说,他吃了人家一顿饭菜,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嘴软,不出些力也实在是不好意思。

    确认不假后,程邦俊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他还寻思这帮土匪会不会食言,给他来个节外生枝,现在事情完全向着他所期盼的那样转变,心态也就大为不同了,和胡老大说话的语气很是和气,就好像早就是同僚一样,相互客套了几句,程邦俊见差不多了,便道:“既已验看完毕,那就请胡将军奉香接印吧。”

    一听人都称自己将军了,胡老大那脸顿时笑容浮起,赶紧吩咐手下去备香案。

    .........

    胡全接任罗定州参将的仪式自然不可能繁琐,也不可能正规,限于条件,只能一切从简。等汉子们七手八脚摆了香案后,这仪式便开始。

    程邦俊也没跟周士相前世看得电影电视里官员宣旨一样,摸出一道圣旨来读,而是神情肃然的站在香案前说了几句永历天子的“上谕”,大抵就是勉励授官之人从今往后为朝廷效力,杀敌立功,朝廷不会亏待之类。等“上谕”说完,程邦俊摇身一变又成了程员外郎,取来笔墨就在那空白的罗定州参将委任状上写了胡全的大名,周士相看了眼,那纸上早就盖好了大印,看着确是永历天子的玉玺所盖。

    写完名字后,程邦俊一手捧着委任状,一手捧着印,扬声道:“罗定参将胡全接印!”

    “末将胡全接印!”

    胡老大学着当年在李成栋军中看到的情形大声应道,磕之后赶紧上前从程邦俊手中接过委任状和大印,如此,永历朝廷新任的罗定州参将便算出炉了。

    在胡全仔细观看墨迹还没干的委任状时,程邦俊想起一事,忙道:“胡将军的官服朝廷早就备好,只等胡将军率部攻取罗定州,便有专人前来送上。另外将军部下的职司差遣届时也请将军一并上报,兵部核验之后亦有任命下来。”

    一听官服没有带来,还要等自个取了罗定城才有,胡老大顿时有些失望,转念一想,自个不过是糊弄他们,哪里真会去打那罗定城,那官服没有就没有吧。有这官印就行,往后叫宋先生写个东西,把这印往上一按,可就是正儿八经的参将大人命令了。至于部下们的任命,胡老大没有多想,姓程的说得明白,拿下罗定城才有下一步的封赏,眼下,除了这颗参将大印,其它东西都是奢望。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

    “大哥做了参将,弟兄们往后也是游击、都司、守备了!”

    “嘿,没想老子日后也能当官,真是祖坟冒烟了!”

    “......”

    屋内一众汉子忙着向胡老大道贺,程邦俊听了他们那番粗鄙的话,心下不屑,面上却是不显,始终带着笑容。胡老大偶看向他时,也是立时点头示意,期间和周士相有过几次目光对视,难得的也是笑容相对,不再如先前那般冷淡。

    等这帮土匪在那欢喜闹够了,程邦俊这才提醒仍沉浸在喜悦中的胡老大道:“胡将军既已受命,那还请告知本官,胡将军打算何时去攻打罗定城?有了准信,本官回去也好和督抚回复。”

    胡全闻言,面色一怔,正要开口时,宋襄公已抢先说道:“大人放心,我家大哥既然受了朝廷的委任,自然会去打那罗定城,眼下咱们没别的请求,只求程大人回去能够为我等拨些钱粮过来。”

    “钱粮?”

    又来了!程邦俊暗哼一声,不动声色道:“你等既已受了朝廷委任,拨予钱粮本是应该,可眼下却是不能。本官也不瞒你们,自西宁王撤军后,广东的情形便不利我军,各处都是吃紧,故而钱粮也是短缺,暂时无法拨予你们,还需胡将军自筹。”

    宋襄公听后顿时不满道:“皇帝不差饿兵,没有钱粮,我等拿什么去打罗定城。”

    “就是,肚子里没吃的,这手上便没力气,哪里能和鞑子厮杀!”赵四海也配合的叫嚷起来。

    他二人这么一说,一众汉子忙跟着鼓噪,胡老大也说了几句,都是想着若是再能哄得这姓程的再拨些钱粮过来就再好不过了。

    银子,程邦俊拿不出来,粮食,他更拿不出来!

    眼下广东的明军自身难保,钱粮更是少得可怜,若是有足够的钱粮,两广总督连城壁和四府巡抚张孝起他们也不会想出收编土匪这馊主意,早就拿出粮食招募百姓从军了,哪里还需要这些土匪,更不会将朝廷名器授予他们。说白了,广东的明军穷得快成了叫花子,除了朝廷大义和一纸空文,他们实在是拿不出其它东西了。

    大局如此,程邦俊又从哪里筹粮筹钱?

    周士相见众人又为钱粮的事和程邦俊吵起来,而程邦俊也开始怀疑胡老大攻打罗定城的诚意,忙道:“程大人放心好了,钱粮的事,我们自己解决,这罗定城,我们也一定会去打的!”

    ...........

    作者注:南明朝廷初封李定国西宁王,后授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