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十八章 剔发
    ,

    新书急需要读者收藏与推荐票,请大家能够积极支持骨头!

    .......

    计议已定,胡老大和宋襄公又商议了下,决定不必等到七天后再去打罗定,而是趁着弟兄们这会劲头足,现在就出去罗定,等天黑便动手。

    宋襄公解释,说这事毕竟还是太过凶险,虽然计策是好的,也确实可行,可最后是否成功还得看运气。眼下弟兄们是被鼓动起来,可万一他们一觉醒来琢磨不是回事,有人害怕,那这事八成便要黄。要是大伙都不肯去,即便身为领,胡老大也不可能强行要求他们去干这送死的买卖,真要逼得急了,这帮汉子窝里讧都可能。

    周士相一想,确是这么回事,真要拖到七天后再出,那就夜长梦多,恐怕这事真要胎死腹中了,当下便同意即刻行动。

    众人又详细商量了入城后如何动手,外面的人如何呼应,要是有了变故如何处理,一切都定下后,胡老大便出去向早就等得着急的一众汉子宣布了决定。顿时,众汉子们就沸腾开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急不可待,那曾骂周士相是疯子的秃顶大汉更是把刀磨了又磨,唯恐晚上动手杀清兵时不够快。

    众汉子们的良好精神面貌让周士相很满意,虽然这些人的想和出点与他想得完全两样,但丝毫不妨碍他的心情。在他看来,劝这些土匪去打罗定是第一步,只有解决了这第一步,才能有第二步。如果连第一步都无法完成,那再奢谈第二、第三步就是笑话了。

    为了鼓励手下们晚上奋勇争先,胡老大特意叫人把前些日子下山抢来的一只羊给宰了,如此一来,汉子们更是欢喜,一个个嚷着吃饱喝足杀鞑子。寨中有几坛酒,胡老大却是万万不敢拿出来的,他清楚,自己这帮手下喝了酒犯浑得太多,铁定要误事。

    这边张罗着宰羊,那边忙着支锅,周士相这边却还有个问题必须要先解决,那就是如何混进罗定城去——蒙古鞑子可没要汉人剔!

    大樵山众人除了一个“聪明绝顶”的秃子外,其他人都没有剔,罗定的清军眼睛再瞎,警惕再差,也不可能让帮没有剔的汉人混进城去。而夺取罗定的关键就在城中的内应,如果内应没法入城,那这事便得泡汤,运气好能全身而退,运气不好怕就得死在罗定。

    周士相将这个问题抛给宋襄公,宋襄公早有准备,叫赵四海到他屋中取了四件道袍出来。

    “咱们装成道士进城,鞑子不会怀疑的。”宋襄公很肯定的说道,怕周士相不信,又特意强调,“我去罗定的时候便是作的道士装扮。”

    看着这四件不知有多少污垢的道袍,周士相这才想起满清入关强迫汉人剔后,有很多不愿剔的汉人便伪做道士或是戏子,以此躲避满清的剔令。

    “只有四件道袍怕是不够,我的意思是进城的人至少得有十人,多些人手力量大些,也稳妥些。”

    芝麻李夺徐州只派了四人伪装成挑河民工入城,不过那是三百年前的事,周士相可不想画虎不成反类猫,故而执意要求入城的内应人数得翻倍,至少十人。

    “道袍只有四件,其他人没法混进城。”宋襄公一脸为难。

    一直在旁听着的彭大柱忽然提醒他道:“宋先生,上个月咱们不是抢了几件戏服吗?”

    闻言,宋襄公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那是小姐丫鬟的衣服,你能穿?”

    “唔...”彭大柱脸一红,不敢再吱声了。

    宋襄公不理他,回头问周士相:“周兄弟有什么主意?”

    周士相也很为难,想来想去,只得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剔。”

    “剔?”彭大柱一下跳得老高,“这可不成,身体肤受之父母,如何能剔得!”

    周士相反问他道:“如果剔能进城,能杀更多的清军,能夺取罗定城,能叫弟兄们财,这头为何不能剔?”

    “这...”彭大柱想不到怎么反驳,闷着头又不吱声了。

    对剔,宋襄公可没心理负担,胡老大更没有,他一时也想不到除了剔还有什么好办法能混进城,便拍板道:“成,那就剔!”目光一扫众手下:“谁先剔?”

    众汉子却是纷纷躲避胡老大的目光,彭大柱更是直接躲到了后面去,眼看没人愿意剔,赵四海咧嘴一笑,上前道:“你们都不肯剔,那就我来,只要能洗了罗定城,就是把老子剔个光头都值得!”

    “不就是头嘛,剔光了又不是不长,没说的,我兄弟俩也剔!”

    葛五见赵四海站了出来,也不甘弱后,拉着弟弟葛六也上前要求剔,其他人见状,又6续站了几人出来。

    肯剔的人是有了,可又有个新问题来了,大樵山众人当什么的都有,可就是没有人当过剔头匠,所以这头如何剔就成了难事。

    “鞑子那辫子看着跟个老鼠尾巴似的,那辫梢还得能穿进铜钱,要是剔得不像,鞑子一眼就能看出来,与其被鞑子认出来,还不如不剔呢。”彭大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能剔的理由,顿时一脸兴奋。

    宋襄公也无奈对周士相道:“剔大伙都能,这扎辫子可就不行了,若是扎得不像反倒误事,要不,再想想别的法子?”

    “不能再耽搁了。”周士相皱眉想了片刻,道:“寨子里不是有女人吗?叫她们过来扎辫子,大老爷们干不了的活,她们总能干吧?”

    闻言,宋襄公点头道:“这话有道理,娘们手巧,扎辫子当没问题。”

    “我去把人叫来!”

    葛五急着要去罗定财,真是一刻功夫也不愿耽搁,当下就火急火了的去河边带人。

    十几个在河边洗衣服的女人被葛五带过来后,见一众土匪们一个个个盯着她们看,顿时感到害怕,摄于这些土匪平日的积威,却谁也不敢动。

    周士相暗自叹了口气,他在女人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昨夜送饭的那个哑巴小姑娘这会正躲在一个比她高了一头的妇人身后,一只手牢牢抓住那妇人的衣摆,另一只手因为过于紧张害怕而捏成了个小拳头。似乎现周士相在看自己,小姑娘头低得更低了。

    周士相怕葛五他们吓着这些女人,便出面用平和得语气将剔扎辫的事对她们说了,一听土匪们要剔,女人们面色变得难看起来,显是以为这些土匪要投降清军。

    周士相也不与她们解释,要那把刀磨得蹭亮的秃子替葛五他们剔,然后从怀中摸出自己那根还沾着血迹的辫子,示意女人们看清楚样式,然后便让她们照着这辫子替赵四海他们结辫。

    秃子那刀磨得可真快,没一会功夫就把赵四海、葛五他们头给剔了个精光,只剩脑后一丛头,看着忒丑陋。

    葛五见那些女人还在傻站着,便喝骂道:“还不快点动手,谁要编得不像,老子打不死她!”

    闻言,那些女人们忙纷纷上前开始结辫子,小哑巴也哆哆嗦嗦的站在赵四海背后,小心翼翼的替他结辫。

    周士相看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不远处,几个汉子正将宰割洗净的羊肉切块放进一口大锅中,看到周士相过来,一个个都是咧嘴朝他笑,显是已将周士相当做自己人。

    铁锅下烧着的火很旺,等女人们将辫子编好后,锅中羊肉的香气已经飘散开,那肉也炖得烂了,看着就叫人流口水。

    验过那些辫子没有问题后,宋襄公拿着周士相那根辫子走了过来,见周士相正盯着那些女人看,不由也叹了口气,说道:“周兄弟想必也知道这些女人都是抢来的,怕看着可怜吧。”

    周士相没有说话,脸上神情却是默认。许久,开口道:“我们此去罗定,也不知是否成功,若我们不幸失手,这些女人怎么办?”

    宋襄公没有回答,只看着那些女人沉默不语。二人就这么相对无言站了片刻,直到胡老大来请他们吃羊肉。

    大樵山众人这会都围在锅旁,不断拿剔了的赵四海、葛五他们打趣,不时出一阵哄笑声。那些女人和小哑巴则站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喉咙却无一例外都在微微颤动。

    为了以示对周士相的敬佩和尊重,胡老大特意盛了满满一大碗羊肉亲手捧给周士相,周士相谢过之后,却是问他自己是否可以将这碗羊肉给那小哑巴。

    胡老大听了哈哈一笑,知道周士相读书人,心软,定是看到那小丫头长得瘦弱才生了同情心,也不拂他面子,任他自去。

    周士相再次谢过之后,捧着这碗有些烫人的羊肉走到那小哑巴面前,在对方疑惑和惊讶的目光下,将碗放到了她的手中。

    小姑娘已然被周士相的举动惊呆,怔怔的望着碗中的羊肉,心头说不出的酸楚,等她想向周士相表示谢意时,却现对方已然转身离开。

    他?

    望着周士相高大的身影,小姑娘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呢。那些女人们也感受到周士相与那些土匪们不同,目光中都很困惑。

    正当这些女人感到困惑时,已经走出一丈多远的周士相突然回头对她们道:“若明天没有人回来,你们便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