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二十二章 混乱
    ,

    罗定城中此刻已是乱成一锅粥,大火将所有人都从梦乡中惊醒,到处都是救火的百姓,也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急于逃命的清兵更是在城中到处狂奔,惊得妇孺尖叫连连。

    火势正如秃子所担心那样,已经向民居蔓延开,房舍惨遭大火吞没、有亲人罹难的百姓出的哭天喊地声音让人听了心碎。

    孔国良带领亲兵冲出来后就现街上已经不通,连年战乱让罗定居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听到城中传来明军进城的叫喊后,一些平日和清军走得近的大户便开始带着家人往城外跑,以免被明军清算。结果他们这一跑,顿时带动了更多的人跑。

    无论哪个朝代,中国的百姓都是从众的,即便知道自己并没有危险,可看到有人跑,他们也会一样盲目的跑,何况跑的那些人家都是士绅大户,这些人在百姓看来都是懂得多,有见识的人,连他们都要跑了,自己个苦哈哈还留着干什么。

    急于出城的罗定居民在无人组织的情形下搀老扶幼,大包小裹一窝蜂的冲到街上,顿时把不大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让开,让开!”

    急于逃出城的清兵为了活命,露出了凶狠的本色,他们开始屠戮前面的人群,当一个女子倒在清兵刀下后,人群炸了窝,你奔我逃的,使得街面上更加的乱,也使原本想杀出条路来的清兵更加无法行动。

    城外的鼓声越敲越响,明军的喊杀声也越来越近,孔国良如惊弓之鸟,大惊之下纵马便往人群冲去。亲兵们有样学样,瞬间,人群被撞开一条豁口,数十百姓连同几名清兵都被战马撞倒在地,践踏之下哀声一片。

    罗定虽是州城,可只有东西两个城门,东门那边显然是明军的主攻方向,喊杀声也大多来自那个方向,西门那边倒是静悄悄的,孔国良不假思索便选择往西门跑。

    看到千总大人带着亲兵骑马往西门跑,一些从营中逃出来的清兵也开始跟着往西门跑。他们大多只穿着件裤衩,有的人手中连兵器都没有,慌乱中,不少清兵的鞋子都被踩掉了,光着脚跑在石板路面上揪心痛。

    可怕的不是混乱,而是没有主心骨,眼下看到千总大人的身影,一众清军顿时有了目标,不顾一切的跟着千总逃命。往西门去的路上,又有上百名无辜的百姓不是惨遭战马践踏,就是惨死在清军的刀下。

    ..........

    城中的大火让城外的周士相也吃了一惊,狂风的呼啸声中,他的眉头为之紧锁,他知道,这场大火下来,城中百姓定然死伤惨重,城中房舍恐怕也要烧掉一半。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办法去挽救,在决定放火时,他就清楚死在大火下的无辜百姓肯定要比清兵多得多。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也是无法控制的事,谁也不想生这样的事,可如果为了避免百姓的伤亡而放弃夺取罗定城,周士相也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万骨又岂都是士兵之骨,恐怕平民死得更多。即便几百年后的二十一世纪,战争也无法避免平民死伤,何况这个时代。

    周士相尽可能的安慰自己,让自己放下后世的道德观,拿起鼓锤又奋力敲了几十下后,他扔下鼓锤,对一直站在身边的宋襄公道:“宋先生,我们进城。”

    “进城?”

    宋襄公犹豫了下,这会进城怕还是不安全,他这个人还是较惜命的,否则当年也不会做出接连转换门庭的事。但想胡老大他们已经夺得城门杀进城中,这会清军只怕早就乱了,入城当没有危险,何必叫周士相小瞧呢,便点头答应下来。

    当下,周士相拿起由云龙那柄佩刀,牵过大青马和宋襄公一起往城门而去,到了城门处,就见葛六领着几个人守在那,没看到胡老大的身影,宋襄公不由问葛六道:“胡老大呢?”

    葛六咧着嘴,一脸不满道:“大哥领着弟兄们去杀那鞑子千总,却叫我们几个干这守门的苦差事,好没义气!”

    听葛六说这话,周士相摇了摇头,城中的清军其实并不是满州鞑子,而是和他们一样都是汉人,因此称呼这些同为汉人的江西兵为“鞑子”似乎不妥。不过眼下不是纠正他们观点的时候,也不是为将来甄别分化做准备的时候,便没有说什么,抬眼朝城中看去。

    不远处,密密麻麻挤着一帮百姓正惊恐不安的看着这边,看他们样子是想出城,可却又怕守在城门这边的葛六他们会杀人,所以在那犹豫不决。

    周士相想了想,对宋襄公说了几句,宋襄公听后颇是赞同,周士相便牵马走到那帮百姓前面喊道:“诸位父老,我们是大明罗定胡参将的部下,此次攻打州城,只杀清军,不伤百姓,因此你们不必惊慌,也不必害怕,更用不着出城,眼下城中虽乱,可我军已经控制局面,故而你们可以放心回家去,不必聚在此处。”

    见周士相一身儒衫,长得像个读书人,不似城门那边几个凶狠,人群中有个胆大的后生顿时嚷道:“我们的家都被火烧了,哪里还有家回。”

    周士相道:“无家可回的暂且留在此处,有家可回的可以回家。”又道,“留在此处的我军绝不惊扰,眼下城中火势正凶,若你们愿意也可以自行组织救火,等天亮之后,我军可酌情给予各位补偿,总不会叫大伙衣食无着。”

    “你这话可是真的?”

    那后生有些不相信,其他人也抱着怀疑的态度,因为他们现眼前看到的这帮人可不像是城中喊了半天的明军,否则何以连个兵仗旗号也没有的。看那城门口的几个,更像土匪而非明军。

    周士相也知道一时难以使这帮百姓相信,可解释起来也太麻烦,正沉吟如何有个好措词时,赵四海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周士相和宋襄公,忙喊了起来:“秀才,宋先生!”

    宋襄公迫不及待拉过他就问:“四海兄弟,情况如何,胡老大呢?”

    赵四海气也没喘一下,就指着西边道:“那鞑子千总带了帮人往西门逃去了,胡大哥怕他们现不对打回来,就带弟兄们去追了,怕你们担心,就叫我回来报个信!”

    周士相一凛,忙问他:“那千总带了多少人往西门去?”

    赵四海道:“总有百十号人!”

    周士相听后,扭头对宋襄公说了句,“宋先生,这些百姓就交给你安置了,我去助胡大哥一臂之力!”不等宋襄公答应,他已翻身上了大青马,“驾”的一声便向西门驰奔而去。

    “周兄弟秀才,你不能去!”

    宋襄公和赵四海拦不住,急得直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