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五十二章 赏格
    ,

    “莫非明军使得是疑兵,要诱我军出城?”

    6公明吃不准明军是不是只有这么点人,反正看着有点不对劲,不过事关德庆得失和自家性命,他这不管兵的知县不敢乱下定言,便看向张大德,指着对方能看出什么来为自己解惑。

    张大德却是没有理会他,而是歪着头问千总唐三水道:“太平营是哪家的兵马?”

    “卑职不知道,从未听说明军有这营头的。”

    唐三水张着嘴巴将广东明军各营头仔细想了遍,总督的、巡抚的、这国公那侯爷的,算上水师大大小小几十股兵马,可没听说哪家打有这太平营旗号的。

    张大德瞄了眼6公明,又压低声音道:“可是李定国麾下的?”

    “不是,肯定不是!”

    这一点唐三水很肯定,因为李定国麾下的大西贼没听说有单独建营头的,只那些杂牌军才会这个营头那个营头的乱建。

    “不是李定国的就行。”

    张大德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李定国的兵,那就不用怕他们。正盘算是不是带人出去打一下,探一探底,唐三水却惊讶的指着那些明军叫了起来:“大人,辫子,辫子!”

    辫子?

    众人闻声看去,都是一怔,原来那明军当中有很多兵脑后还留着辫子呢!

    这他娘的是明军还是咱们绿营自己人?

    张大德摸着额头真是弄不明白了,你要是明军,就不应该留辫子,你要是清军,穿着明军的衣服干什么?若说明军想伪装清军骗城才剃了,可那也应该将衣服一块换了啊,要不然你怎么骗城?你要是清军伪作明军,可也没接到上头通知啊,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

    正困惑着,唐三水又叫了:“大人,对方派人过来了!”

    嗯?

    张大德抬眼看去,对面果然有一人骑着马打城墙下来。见两个亲兵举弓就要放箭,忙喝止他们:“不要放箭,让他过来,听听说些什么。”

    闻言,亲兵们忙将弓放下。

    骑马过来那人也聪明,将马停在了弓箭射程以外,然后扯着嗓子朝城头上喊道:“张麻子,还认得你家邵爷爷吗?”

    张大德听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下意识探头看去,这一看顿时怒上心头:城下那人不是当年叫自己吃了两回亏的邵九公吗!

    “王八蛋!”

    张大德张口就骂,骂完却愣在那里,因为他想起这邵九公不是跟着孔国良在罗定城吗,怎么孔国良死了,他没死,还做了明军?

    这个问题邵九公自个替他解答了,他在城下叫道:“我邵九公已经反正归明了,张麻子,识相的把城献了,我替你向我家主帅美言几句,保你还做守备,若不识相,我大军杀进城中可就取你狗命了!”

    “就凭你们这点人就想拿下我德庆城?”

    张大德不怒反笑,不是他托大,休说明军就眼前这百十号人,就是再来上一两千人,也休想拿下德庆城,况且这帮明军连攻城的工具都没有,拿什么攻城?这话听着就是吓唬人的,顶个屁用!

    望着邵九公脑后的辫子,张大德暗哼一声,却是明白为何这些明军都留着辫子了,看样子八成是邵九公暗通明军反了水,因起事仓促,故而这辫子还没顾得上割掉呢。

    “我太平营尽皆精锐,人人以一当十,休说你这小小德庆城,就是肇庆府我们也敢去走一遭!”

    邵九公可是来当诱饵来的,可不是来攻城的,见张麻子没动静,心下一急,唯恐这家伙真打着等太平营攻城的打算,于是激将道:“张麻子,当年我能杀得你丢盔弃甲,今儿同样也能打得你跪地求饶,你若不信,大可带人出来和你邵爷爷较个高低,缩在城里头算个球!”

    按邵九公的印象,这张大德就是个粗货,粗人嘛,受不了激,肯定二话不说就带人出来拼个你死我活。可城头上却是一点动静没有,盯着城门看了半天,也没见怒气冲冲的张大德带兵冲出来。

    怎么回事?

    弄巧成拙了,那张麻子真打算死守不出来?

    周士相瞥了眼城下的邵九公,寻思要是张大德真的不出来怎么办。他却不知,这会城头上正有人指着自己呢。

    指着周士相的是一直在城上观望的德庆县丞武长寿,这会正对6公明说他呢。

    “大人,那人怎么看着眼熟的?”

    “哪个?”6公明不知道武长寿说得是哪个。

    武长寿指了指骑在马上的周士相:“就那个骑着青马的。”

    6公明眯眼看去,片刻,出“咦?”的一声:“奇怪,这人怎么看着是有点眼熟的?”

    “前些日子广州送来的缉捕公文,大人还记得?”武长寿提醒道。

    经这提醒,6公明猛然想起来那人像谁了,又朝那人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确是有点像。”

    城下面的邵九公还在骂骂咧咧,张大德却懒是答理,且让他先骂上一会:老子这么容易就上你这激将法的当,那这两年的三国不是白听了吗!等你骂够了,以为老子不出去了,老子再出去,偏偏就不顺着你的来!这一回要是抓住你,定把你这龟儿子活剥了!

    回头看到6公明和武长寿神神道道的,说什么像不像的,不禁感到奇怪,撇嘴问道:“像谁?”

    6公明也不瞒他,问他道:“大人可认识由云龙将军?”

    张大德晒然道:“由将军可是王爷手下的红人,和许总兵也是旧相识,我如何认不得?”

    6公明道:“那大人想必知道由将军在新会遇剌之事了。”

    “自然知道,怎么,说这个干甚?”张大德越不解,不知6公明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6公明也不卖关子,说道:“由将军遇剌之后,县里便接到了省城来的缉捕公文,上面说杀害由将军的是新会秀才周士相,当地官府请相熟的人画了那周士相的相,因是个秀才杀官,所以下官印象深刻些,多看了几眼,刚看了对面那骑青马的觉得此人很像周士相,但却不知是不是。”

    “哪个?”张大德探头也看了过去,颇是好奇那个杀了由云龙的秀才长啥样。

    武长寿忙为他指认:“就是那个骑青马的!”

    张大德看了几眼,缩回脑袋,吩咐武长寿:“去把那画像取来让本官看看。”

    武长寿看了眼6公明,后者点了点头,当下忙去取画像。

    武长寿去拿画像,6公明却想起一事,对张大德道:“大人,由将军遇剌之后,平南王可是大怒,亲自颁下赏格,擒杀周士相者官升两级,赏银百两,这赏格可不低。”

    闻言,张大德眼珠顿时突出:“还有这好事?”

    守备是五品武官,头上压着提督、总兵、副将、参将、游击、都司,底下则是千总和把总,要是升两级就能当游击,那可是从三品的武官。往常要升上一级,却是要凭战功才能升上,而且每级战功大小都不一样,往上升极难。

    张大德这守备都当了三年多了也没能往都司升上一升,现在却只需擒杀一个秀才就能当上游击,顿时就动了心。

    唐三水他们一干人等也都心热,好事嘛,见者有份,守备大人要是当上游击,他们也能跟着升一升。

    看这帮丘八盯着城外眼珠子都要掉出来,6公明心下一沉,后悔多嘴,却不知如何把话收回来。

    千呼万呼,武长寿才把画像拿过来,张大德迫不及待就拿在手中摊开,唐三水他们都围了上去,就是6公明也不顾矜持,探头凑了细看,没等他看清,就听“叭”的一声,张大德狠狠一拍画像,欣喜的叫道:“就是这小子,就是这小子!弟兄们,抄家伙,擒了此人,跟老子升官财去!”

    “抄家伙,升官财去!”

    呼拉一声,唐三水等人拔刀就往城下跑。

    坏了!

    6公明见势不妙,赶紧上前拦道:“大人不可冲动,咱们不知明军底细,不可轻出啊!万一中计,德庆就完了!”

    升官心切的张大德头也不回道:“6大人放心,我只带亲信儿郎去抓那秀才,若明军真有大队人马埋伏,我折返回来就是。”说着就领着手下下了城楼,张罗着牵马点兵了。

    6公明拦不住,生怕外面的明军真有大队后援,张大德这一出会中计,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还好武长寿没慌,提醒他马上派差役去组织城中青壮上城,万一张大德他们中了明军埋伏,这守城的担子就要落在这青壮身上了。

    就在周士相耐心就要耗尽,琢磨是不是先收兵时,城门突然打开了,然后就见几员骑马的清军将领率先冲出,随后就是一面绿色的旗帜,旗帜下是密密麻麻的扛着长矛的绿营兵。

    “张麻子,你终是上了我当!”

    邵九公哈哈一笑,打马就要回头跑,却现张大德没有带人冲他来,而是直冲后面去了,不由愕然:张麻子,你眼瞎啊,老子在这呢,老子在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