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五十六章 瞑目
    ,

    残余清兵全部投降后,周士相命令邵九公和彭大柱带人将俘虏全部押到渡口,然后带着葛五、葛六兄弟俩找到胡老大的尸体,又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他的级,含泪捧在手中,要葛五将胡老大的尸体托到他背上,然后一步一趋艰难的向渡口走去。

    “大哥,周兄弟带你回家了!”

    葛五、葛六跟着走了一路,也是哭了一路,沿途所遇那些大樵山的老弟兄,也都是一个个成了泪人,就是那些没有什么感情的罗定兵和江西兵也跟着落下几滴眼泪。

    到了渡口后,周士相要邵九公派手下到周围村庄找了针线来,又从一户人家抢了口棺材。

    轻轻的将胡全的级放在他的脖子处,周士相长长叹了口气,如同女人般小心翼翼用针线将胡全的级缝合在尸体上,一插一拔之间神情无比认真,让那些被押到渡口的清军俘虏看得眼都直了。

    “胡大哥,我们汉人死了讲究个落叶归根,生在哪,就葬在哪,哪怕这辈子有天大的出息,死后也要和爹娘埋在一起。可是兄弟我现在没有办法送你回家乡,只能先把你埋在罗定,愿你在天之灵不要怪我...”

    在心中默默的念叨后,前世当兵学会针线活的周士相熟练将针线打了个死结,然后低头咬断针线,起身将胡全的尸体抱进棺材中,对正在哽咽的葛五兄弟二人说道:“别哭了,把棺材钉上,然后找辆马车把胡大哥带回去。”

    “哎,好。”

    葛五、葛六闻言止了抽泣,双双起身走到棺材边准备去合盖子,可是看到棺材中的胡老大,兄弟二人却一动也不动的呆在那里。

    见他二人迟迟不动手,反盯着棺材看,周士相不由奇怪:“怎么?”

    “周兄弟,大哥他,他...”

    葛五喃喃着不知说什么,葛六则是喉咙直咽,说不出话来。

    周士相眉头微皱,探身向棺材看去,却现胡全的眼睛这会还是睁着呢。

    在古人看来,死人不闭眼那是在这世上还有牵挂的事,要是不了结,这眼就永远闭不上,或者说,那口气就咽不下去。

    鬼神之说,周士相也不知是应该信还是应该不信,如果不信,很难解释他为何来到这个时代,如果说信,他却难以说服自己。不过,不管信与不信,总不能让胡全就这样死不瞑目吧。

    葛五、葛六兄弟二人干站着不知怎么好,都指着周士相来解决这个问题,可周士相又不是跳大神的,能有什么办法?

    皱着脑袋寻思片刻后,他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俯身到棺材中,然后凑在胡老大耳边轻声说道:“胡大哥,你放心去吧,只要我周士相不死,我就一定找到伯母的遗骸,然后将你葬在她老人家的身边。”

    说完,拿手去合胡全的眼睛,尔后有些忐忑的在葛五、葛六兄弟二人的注视下缓缓将手拿开,霎那间就听葛五大叫起来:“闭上了!”

    “真的闭上了,真的闭上了...”

    葛六看得呆了。

    ..........

    投降的清兵被全部押到渡口边,一共219人,其中披甲兵23人。周士相下令将他们的上身衣服全部扒光,只留条裤子,扎裤腰的布带也被搜走,这会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既尴尬又害怕的拎着裤子跪在地上。

    彭大柱带人去收敛战死的太平营将士尸体,顺便将缴获的兵器全部收集起来。

    邵九公派去警戒的几个江西兵过来回报说德庆城有人过来在路口张望,然后又跑回去了。

    唐三水说城中一共就5oo清兵,精锐都叫张大德带出来了,城中那2oo个绿营兵都是夫子,当不得大用,知县6公明又是个怕死的主,不可能有胆带兵杀过来,故而周士相不担心清军再打过来,要他们继续警戒。

    这一战虽是胜了,可太平营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主将胡全战死,伍长死了三个,士兵伤亡也过半。

    阵亡士兵尸体被抬过来时,周士相很是内疚,因为正是他的决策才让这些人无辜死去,自责的同时也决意要对新兵进行训练,不然再碰到清军的披甲兵,等待他们的仍是一边倒的屠杀。

    今日若不是那些没披甲的绿营兵贪图小利自乱阵脚,披甲兵人数又少,此战胜负还真难说。

    “受伤的都要带上,死了的也要带回去,我们把他们带出来,就要把他们带回去,哪怕人死了,也要带回去交给他们的亲人。”

    这么多尸体怎么带回去?

    得了这个任务的彭大柱一脸为难,周士相却不管他,要他自己想办法。最后彭大柱机灵起来,带兵到四周村庄抓青壮,凡是能拉东西的牲畜全抢了来,闹得是鸡犬不宁,民冤载道。

    得知彭大柱纵兵抢掠后,周士相苦笑一声,没有派人去制止他,只要人传话给彭大柱,抢东西拉壮丁可以,但不要伤人,更不得奸.淫妇女。

    彭大柱只想解决没有人手搬运尸体和照顾伤员的难题,倒无意作孽,最后抓来一百多个青壮,外加骡车三辆、驴车七辆,套上车把式的三头耕牛,如此才算勉强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难题。

    彭大柱带人去拉壮丁时,周士相把葛五兄弟、秃子、还有邵九公等队正叫到一起,商量处置俘虏的事。

    如何处置这些俘虏,队正们分成了两派,邵九公力主照他们的法子,给这些德庆兵烙上字,让他们也回不了头,死心塌地的跟着太平营干。

    葛五则打着为胡老大报仇的旗号,强烈要求杀光这些俘虏,然后把他们的脑袋扔到德庆城墙下,叫城里知道和太平营作对的下场。

    葛六更是嚷着打进德庆城屠了全城人丁为胡老大陪葬,这个提议当然得不到周士相的认同,甚至哥哥葛五都不理会他,因为这个提议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就眼下还剩一半人的前营想打进德庆城,那是痴人说梦。

    没人理会自己,葛六气得独自跑到胡老大棺材那痛哭,说什么大哥一死,他们就没了义气,气得葛五跑过去跟他一顿猛揍。

    最后,还是彭大柱说道:“如今胡大哥不在了,全营就周兄弟这个统制官最大,本事也大,往后弟兄们就听你的吧,怎么处置俘虏也听你的。”

    周士相不置一词,不动声色的看葛五和秃子他们的反应。

    “大哥在时就让我们听周兄弟的,现在大哥不在了,我们就听周兄弟的了。”

    葛五和秃子他们几个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认可周士相的领地位。邵九公在他们眼里是外人,又是个被迫跟着干的,自然没有言权,他也明智,保持沉默,反正不管谁当领也轮不到他。

    “既然弟兄们听我的,那我就暂时先做这个主吧,等回了罗定再商议。”周士相指了指远处跪在渡口边的俘虏,“把人杀了肯定不行,我的意思是拿他们跟德庆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