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儿不为奴 > 第五十七章 买卖
    ,

    “换人?”

    听了周士相所说,众人都是一头雾水:这人还能换?

    周士相解释了下,此战太平营伤亡太大,俘虏的绿营兵人数太多,如果把人全带回去,那太平营的粮食就要吃紧,何况一下死了这么多人,那些阵亡者的亲人如何能接受这些杀害他们亲人的绿营兵。到时闹将起来,如何处置?

    于其把麻烦带回去,不若跟德庆清军做笔交易,以便换取太平营急需的人力。毕竟战争的最主要目的除了消灭潜在的危险外,就是获取己方急需的物资,如果光打仗没收获,这战争如何能持续下去。

    没有兵员补充,再打一场这样的仗,太平营就可以宣告瓦解了。

    周士相无意给这些绿营兵烙字,因为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太平营吸纳了他们,局面就是客比主强,到时,是听这些绿营兵的还是听他的?

    所以他的打算是拿这些俘虏和德庆城换取牢中的犯人,历来造反者最喜欢的人力就是牢房里的犯人,死囚更好,这些人是官府的天然对抗者,收纳他们比收纳这些绿营兵要强百倍,至少不用担心日后军中力量失衡,派系分化严重。

    当然,不吸纳这些俘虏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人大多是德庆本地人,不比邵九公他们是外省兵马,很难让他们在日后将刀口对准德庆城,毕竟里面有他们的亲人在。

    为了让众人支持自己的决定,周士相难免又委婉的说了一通太平营要当大土匪,又如何才能当大土匪的道道来,听得众人频频点头。

    “一个鞑子换一个犯人,周兄弟,这买卖可不划算,咱们亏大了。”换人,秃子没有意见,不过他认为单纯拿绿营兵换犯人有些不划算。

    葛五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过一时没想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听了秃子这话,忙附和道:“对,这换法不划算,那些披甲兵可不比寻常绿营兵,就是一个换他十个犯人,咱都嫌亏得很。”

    周士相示意他们不用急,道:“那就一个多换他几个,实在没有足够的犯人跟咱们换,那就拿粮食和银子来换,咱们是卖主,这世上可没有卖主吃亏的道理。”

    “要得,不能光要犯人,有些犯人不顶用,得让他们拿银子和粮食出来,真金白银的实在,有钱有粮还怕招不到兵?”被葛五揍了一顿的葛六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很是积极的在出主意。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献言献策,着实热闹,等众人说得差不多时,彭大柱却泼了盆冷水过来,他道:“法子是好,可德庆那知县要是不肯跟咱们换怎么办?”

    对啊,人家要是不换,咱们不是白忙活了吗?

    众人都是一怔,周士相却胸有成竹的摆了摆手,对他们道:“无妨,知县不肯换,我们就找肯换的人。”

    “谁?”众人不约而同问道。

    周士相朝两个兵一扬手,吩咐他们道:“把那个绿营千总带过来。”

    ........

    “你认为你这条命值多少银子?”

    听了这个问题,唐三水不由“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嚎起来:“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他以为周士相要杀他呢。

    “我没说要杀你,起来说话。”

    周士相又喝了一声后,唐三水才惊恐不安的站起来,不知道眼前这个贼秀才打得什么主意。

    周士相不理会他困惑的目光,直接道:“我准备放了你,可却不能平白无故放了你,所以你得出笔赎命银子。”

    “放我?赎命银子?”

    唐三水如同听了天籁之音般激动起来,大叫道:“我出,我出!”

    “那你说你值多少银子?”周士相面无表情的看着唐三水,越是怕死的人就越肯合作,也越贪财。

    “这个...”

    唐三水为难了,说少了,显得他这千总也太不值钱,说多了,他怕自己拿不出,拿出来了又实在肉疼。心中暗骂贼秀才果然贼,这世上哪有绑匪不开价反要肉票自己出价的道理。

    低着头想了半天,方抬手把手掌晃了两晃,小心翼翼咬牙吐出个数目来,道:“一百两?”

    “一百两?”

    周士相冷笑一声,看了眼邵九公,问他:“邵前锋,你在清军干过,你告诉唐千总,他这个千总一百两银子能买来?”

    邵九公嘿嘿直笑:“要是一百两能买来一个千总,卑职早就买来做了。”

    周士相闻言点头,转而看向唐三水,哼道:“你听到了,你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若你真这么想,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说完,抬手:“把人带下去。”

    “别,别,别...”

    唐三水见周士相真要人带自己下去,生怕对方会翻脸杀人,急得抱拳直作辑:“好汉你开个价,小的一定担着,小的一定担着...”

    “要我开啊?”周士相摇了摇头,嘴角一咧,吐出三个字,“两千两。”

    “两千两?”唐三水一惊,着实被这数目吓到了,头直摇:“太多了,太多了,小的手头没这么多银子啊!”

    周士相饶有深意的朝他看了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你没有,可你没有,别人有啊。”

    “别人有?”唐三水有点懵,不知道周士相这话是什么意思,唯唯喏喏探询道:“好汉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

    周士相没有回答他,而是拿嘴角朝德庆城撇了撇。

    .........

    “一个披甲兵换六个犯人,不披甲的一律换三个。另外一个披甲兵换2oo斤粮食又或五十两银子,不披甲的对半,没得还价了。”周士相一锤定音,不想再和唐三水讨价还价了,这要是再砍下去,天都要黑了。

    见周士相已经不耐烦,唐三水忙收了还价的心思,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那小的?”

    “你放心,买卖成了,一个人头折你十两银子,怎么算也有两千多两,再算上你自个的两千两,唐千总,你这趟出战可是赚大了。”

    周士相可不是讥讽唐三水,但听在对方耳里却仍是讥讽了。好在,唐三水也不介意,只要命能保住,又有银子赚,叫人家讥讽两句又怎的,少不了一块肉,掉不了一根毛!

    “那守备大人的尸体?”唐三水总算没忘了张大德。

    “张大德的尸体可以让你带回。”

    周士相顿了一顿,很是大方的又道:“所有绿营兵的尸体你都可以带回去,我军不割级。”

    “多谢将军!”

    唐三水赶紧躬身谢过,别的不谈,能把守备大人的尸体全尸带回,这落在别人眼里就是他唐三水忠心本事,总兵大人那里也能落声好。

    见唐三水有点得意忘形,周士相不禁提醒他道:“不过如何能让那位6大人掏银子出来,就要看你唐千总的本事了,要是人家不肯出,那这买卖可就黄了,咱们所说的一切都不作数。”

    闻言,唐三水一拍胸脯,大大咧咧道:“这个将军请放心,6公明个酸儒,胆小怕事得很,只要我去吓他一吓,包他老老实实的拿银子出来。再说,城里还有我的手下,6公明真敢黑了心,我那帮弟兄也不是省油的灯!”

    周士相微微一笑道:“但愿如此吧。”示意唐三水可以出了,却见唐三水犹豫了下,终是大着胆子问道:“不知将军可否将贵军阵亡者的尸体也交给我?”

    “你要尸体干什么”

    这回轮到周士相不解了,旋即便明白唐三水打得什么算盘,他这是想把败仗变胜仗,想财的同时又想升官!

    “不行!”

    周士相的脸无比阴沉,唐三水吓得赶紧赔罪:“小的糊涂,小的糊涂,将军莫怪...”

    “罢了。”

    周士相脸色稍缓,拱了拱手:“那我就恭祝千总大人马到功成了!”

    “承将军吉言,一定不辱使命!...”

    唐三水一抹额头冷汗,当下就有人将他的座骑牵了过来,又将唐三水的两个亲信手下从俘虏中挑了出来,尔后邵九公带人送他回德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