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五十九章 开刀
    ,

    “近日风俗大坏,异端蜂起,有白莲、大成、混元、无为、罗教等教,种种名色。以烧香礼忏,煽惑人心,因而或起异谋,或从盗贼,此直奸民之尤者也。……如遇各色教门,即行严捕,处以重罪,以为杜渐防微之计。”——伪清顺治三年,吏部给事中林起龙上书

    ......

    德庆大牢一处昏暗的牢房中,一个满身血污的年轻人挣扎着从地上的杂草堆里坐起,缓缓的将身子挪往墙角根,尔后一动不动的靠在墙上。

    牢房中还有三名犯人,一个年过六十的白老者,一个四十左右的壮汉,还有一个黑黑的少年,看样貌,怕只十五六岁。

    三人对那年轻人的举动视若不见,没人上前帮他一把,也没人和他说一句话,只是如僵尸般躺在地上,脸上无一例外都是死气,那模样,似乎这牢房中除了自身外再无一人似的。

    牢房静得让人有些窒息,偶尔远处传来一两声咳嗽声,除此之外,再无一点声息。空气中满是霉味,间歇还能嗅到一丝腐臭味,却是不知哪个犯人的身上伤口又化脓了。

    就这么靠在墙上过了半柱香后,年轻人终是长长的出了口气,望着栅栏外不时走过的狱卒,眼中一股说不出的怨毒。

    年轻人叫铁毅,德庆老凤村铜矿的矿工,一月前因不堪监工毒打其师愤而杀人而被捕入狱,县衙已奏报北京刑部,只等刑部批核下来便秋后问斩。然县衙不知道的是,铁毅除了矿工这个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罗教徒。

    所谓罗教徒,又名香教徒,亦称魔教,他们“食菜事魔”,聚众烧香,屡屡与官府抗争,动辄举事造反,故而深为历代官府所忌,打压十分严厉,各地官府但凡现香教徒不问情由统统捕拿问斩,但在此重压之下,香教在民间依旧活跃,元末更是爆以香教徒为核心的农民起义,从而一举葬送了蒙元统治。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对香教徒行打压政策,一度兴盛的香教从此又转为民间秘密状态,教名也从明教、白莲展为罗教、混元、大成等各式名目。终明一朝,除永乐时期的唐赛儿起义、正德年间的刘六、刘七起义,其余时间香教并未有大的反抗官府举动,在民间的影响力也日趋渐微,除秘密设香外几无他事。

    满清入关对汉人采取的种族歧视和屠杀政策却使得香教再次在民间活跃起来,各地香教徒不甘满清迫害多组织义军反清,前番李定国两攻广东时便有数路香教义师响应。

    ........

    铁毅自幼丧父,其母不甘贫穷而远嫁他方,小小年纪的他靠吃百家饭长大,15岁时拜德庆罗教香主、老凤矿放炮师傅郑老荃为师,不仅习得一身炸洞窝子的本事,为人也十分仗义,颇有侠义心肠,故而在肇庆罗教徒中声望很高,与其师父郑老荃深得老凤庄铜矿的矿工拥戴。

    两月前,广东总督衙门行文肇庆府,要府里所管的老凤庄铜矿产量翻番,以为靖南、平南两位王爷开藩建衙之备。肇庆府接到广东的命令后,立即文德庆,不顾矿工死活强行提高产量,为此累死十数人。

    初始,郑老荃、铁毅等矿工并无抗争之心,清军势大,罗教力量薄弱,前番各地教徒数度配合李定国大军攻打广州都无果,如今李定国大军退回广西,他们没有依仗,只能暗中与清廷作对,不敢冒然举旗反清。

    可孰料广州竟然还嫌矿上出铜的度慢,往老凤庄矿派来了个监工,听说是汉军旗出身,平南王府里得用的管事。此人上任后,变本加厉,不仅没日没夜的驱使矿工下矿,更大肆克扣矿工的伙食,原本的一天两顿变成一天一顿,

    矿工吃不饱肚子还要没日没夜的下矿,加上那些监工为了讨好新主子,每日鞭打不断,以致矿工们怨声载道。

    一日,当郑老荃实在看不过和那汉军旗的监工争了几句被鞭打致死后,铁毅实在忍不住,怒用石头将其砸死,顿时被矿上其他监工捉住,惨遭毒打之后移交德庆官府,行文上报刑部处斩。

    铁毅杀的是汉军旗监工,这汉军旗都是清廷的干儿子,是大清朝的二等人,一直充当满州人欺压汉人的打手,汉人杀汉人官府或许还要问个对错,轻重,酌情处置,可汉人要是杀旗人,那是问都不用问,都是要往重了判的,不杀头的也要杀头!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铁毅倒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是伤心自己的师父,不知后事教内是否有人出面办理。

    就这么靠在墙上眯了一会后,有牢子送来饭食,一桶了黑的酸臭食物,一桶没有油水的烂菜叶子汤。

    铁毅小步的挪到栅栏前,用破碗盛了点汤,下嘴之后却是淡得出奇,竟是一点盐也没法,眉头微皱之后,默不作声的端着碗又坐回到了墙根,眼角余光注视着另外三人。

    那老头叫廖瑞祥,听说从前做过绍兴师爷,因写了什么反诗被拿进了大牢。下了牢房后,每天就在那喊冤。

    那壮汉叫陈默,却是地道的土匪,绑票不成撕了肉票,结果被事主家花重金请了官差捉了来,估计也是个秋后问斩得多。

    那十五六岁的少年叫潘猛子,德庆本地人,因失手伤了主人家的儿子被送进了大牢,听说主家往县里递了银子,要这少年死。

    见三人都盛了食物坐在那吃,铁毅便不再看他们,低头咆起来,一天就能吃这一顿,不吃白不吃。

    四人正狼吞虎咽着,却听外面有人喊道:“都起来!”

    四人闻言放下破碗,抬头朝栅外看去,却是狱头带了几个绿营兵站在外面。

    “干什么?”陈默嚷了句,不在乎的继续吃了起来,一点也没有把外面的兵丁放在眼里。

    廖师爷和潘猛子却犹豫的站了起来,前者更是一脸期待的望着那狱头。

    铁毅只是将碗放下,倒没有马上起身。

    “干什么?”那狱头冷冷看了一眼一脸胡子的陈默,“你们的案子刑部核了,现在拉出去开刀!”

    “啥?开刀!”

    廖师爷听了这话,眼一黑就跌坐在地。潘猛子也是害怕起来,站在那哆嗦。

    总算来了,他娘的,早死早投胎,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铁毅没有害怕,而是松了口气,好似压在胸口的一块重石终于落下。

    “总得叫老子吃饱上路吧,断头饭呢,拿来!”

    壮汉陈默鄙夷的看了眼害怕得要死的廖师爷,然后朝那狱头呸了一口,把手中的破碗叭的一声摔在墙上,骂骂咧咧道:“要开老子的刀,就给老子吃这个?还有没有规矩了?娘的,还不快去给老子整只烧鸡,拿坛酒来!”

    “他娘的,死到临头还要吃鸡喝酒?”那狱头嘴角一抽,示意手下打开锁,然后推门进去,照着陈默就是一拳头,喝骂道:“拳头吃不吃?”

    “狗日...”

    陈默手上套着铁索,反抗不得,硬生生的吃了这狱头一拳,不甘示弱张嘴就要骂,不等骂出来,冲上来两个绿营兵就往他嘴里塞了破布。

    “呜呜...”

    铁毅、廖师爷、潘猛子也被绿营兵堵了嘴巴,四人在那不住的叫唤,却是不出声。

    堵上犯人嘴巴后,绿营兵们又往四人头上套了黑布,顿时四人什么都看不见。被拖着往外走的时候,铁毅耳畔依稀听到有人在数数。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