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汉儿不为奴 > 第六十章 矿工
    ,

    县衙库房前,负责钱粮的主薄陈德成带人将库里的税银一箱箱都搬了出来,然后捧着帐册走到6知县面前,轻声说道:“大人,库里新收的税银还有府里拨的一笔钱都在这了,加在一块共总是一万三千二百两出,这是帐册,还请大人过目签押。”

    6知县脸颊微抽,接过帐册拿在手中也不看便拿印盖了上去,尔后抬手吩咐早就等在那的绿营兵丁:“都搬走吧。”

    “喳!”

    一众两眼红的绿营兵轰然响应,如狼似虎的冲向那些银箱,然后三五人一箱的就将银子全部抬到了外面的三辆马车上。

    绿营兵们抬银子时,陈德成还是不放心,低声对6知县道:“大人,这么多银子,府里要是查起来,怕是不好交待啊。”

    6知县扭头将视线落在陈主薄的脸上,问他道:“贼军攻城,本县需不需要组织青壮守城?”

    “那是自然要的。”

    “这上城的青壮要不要赏银”

    “重赏才有勇夫,这赏银自然少不得。”

    “既然如此,这银子的去处便明了,府里查问有什么不好交待的?难道这银子还能比德庆城的得失更重要?”

    6知县说完,又将视线移向了那三辆马车,脸上看不出一点神色波动,只是看银子的目光却有点叫人捉摸不透。

    .......

    马车刚到城门,唐三水的亲兵贾大就兴奋的跳了下来:“大人,弟兄们把银子拉来了!”

    “有多少?”坐在那的唐三水神经质的一跃而起。

    “一万三千两百两,加上先前送来的五千两,总共是一万八千两百两!”说数目的时候,贾大是两眼放光,看着无比的精神焕。

    这么多?

    这么多银子倒让唐三水咯噔一下,有些惶恐,随后却是利欲熏心,横下心道:既然做了,还怕个什么,这银子当然是越多越好!

    围着三辆马车转了一圈后,唐三水果断吩咐贾大道:“把其中一辆送回县衙。”

    闻言,贾大一愣:“这刚搬回来怎的又给送去?”

    唐三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说了句:“这世上吃独食的可没好下场,好处嘛,大家都有份,就是大家都没份,明白?”

    贾大恍然大悟,嘿嘿一笑:“卑职明白,卑职这就带人送去!”

    唐三水“嗯”了声,又叮嘱道:“悄悄的,别叫人看见。”

    “大人放心,卑职一定把这事办得神不知鬼不觉!”贾大二话不说,招呼两个兵丁趁着夜色又将一辆马车给送了回去。

    站在那思索片刻,唐三水又抬手示意城门下一众兵丁过来,对他们道:“你们抬下两只箱子搬回去给弟兄们分了。”

    “多谢千总大人赏!”

    一众绿营兵听了都是欢呼雀跃起来,七手八脚冲上马车搬了两只大箱子下来,好家伙,可重得很,怕能有两千多两,一人能分到十几两呢!

    安排兵丁把两箱银子送走后,唐三水的另一个心腹手下宋钱过来请示:“大人,那五千两也一并给明军送去?”

    唐三水却是双眼一瞪:“送什么送!找几个可靠的人拉到我那宅子去。”

    宋钱一怔,赶紧应道:“喳!”

    ........

    “牢中的犯人一共118人都给贵军送来了,另外还在城中抓了六百多人,总算是把人都凑齐了!”

    “抓的六百多人?”

    周士相有些惊讶,唐三水可真够胆大的,直接就把德庆的居民给抓给自己了,他就不怕有人去告他吗?

    来人看出周士相疑惑,忙解释道:“将军放心,抓的都是些外地逃荒来的,本地人平日就和这些外地人不容,看到我家大人派兵抓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为他们叫冤。再说,我家大人是以通贼...噢,不,是以防止他们当中有贵军奸细的名义抓捕,如此一来,更是没人敢说三道四。”

    周士相笑了笑,唐三水怎么做他不管,只要他把事办成就行,又问来人:“那银子呢?”

    来人犹豫了一下却道:“我家大人让我问将军,将军是都要银子呢,还是都要粮食,又或是对半?”

    “怎么,你们德庆绿营粮食很多吗?”

    “倒也不是太多,不过上月刚从府里运来一批军粮,堆着怕霉...”

    “你去告诉你家大人,他如果有粮食,我照收,我也不占他便宜,按市价来,另外如果他还能提供一些军器的话,价格也好商量。”

    “好,小的这就回去复命!”来人见周士相这么好说话,不禁放松下来。

    周士相却示意他别急着走,问道:“对了,那个6知县呢,怎不见他派人来与本将谈的?”

    “这...”来人迟疑片刻,有些为难道:“6大人染了风寒,身子不适,总之,其中苦衷,将军想必能明白。”

    周士相会心一笑:“我明白,你回去吧。”

    来人走后,邵九公带着几个手下赶了过来,禀道:“统制大人,按你的吩咐把人都摸了遍,有几个或许用得着。”

    “哪几个?”

    “有个叫铁毅的,是矿上放炮的,据他说,自个能埋药子。”

    矿工,埋药子?

    不知怎的,这两个关键字让周士相不由想到后世的太平军,似乎太平军的主力广西老兵就有很多矿工,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似乎也是矿工出身。

    相较普通百姓,矿工常年在九死一生的条件下卖命,对生死恐惧的承受力要比普通人强得多,而且他们的组织与纪律性也要比常人强,体格更是高出普通人太多,若是能有一些矿工加入太平营,对太平营的壮大无疑是一大助力。况且矿工还会埋火药,稍加利用,便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工兵。

    想到此处,周士相便是心热,吩咐邵九公:“把那个铁毅带过来,我有话问他。”

    邵九公当下便叫人去将铁毅带过来,趁这空闲,又将铁毅如何犯得事大致和周士相说了下,听说这人是为死去师父报仇而行凶,周士相不由感慨了下,此人倒是与自己有些相似,不过没有自己那么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