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二十二章 叶舒婷的提议
    “老公,你准备种地?”

    柳箐箐奇怪地看着自己男人问道,要知道自己这个男人可是懒汉一个,他会去种地吗?

    “对啊,我不种地的话,我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啊,我靠什么养活你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啊。”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老公,你肯做事,我都支持你。”

    柳箐箐开心地说道。柳箐箐也想自己男人做些正经事情,而不是整天无所事事地在家里闲着。毕竟居家过日子也是要钱的,自己不会挣钱,也不能够出去挣钱,那只能靠自己男人挣钱了。

    “嗯,我肚子饿了,我们吃饭吧。”叶荣耀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嗯。”

    说着,柳箐箐开心地拉着叶荣耀的手往厨房走去。

    “老公,有个事情,我跟你商量下。”吃完早餐,柳箐箐来到叶荣耀身边说道。

    “什么事情?”叶荣耀疑惑地问道。

    “舒婷家过几天办酒,你看我们该送多少礼啊?”

    柳箐箐问道,嫁到叶家一年多了,柳箐箐也懂得村子里谁家办酒席,只要是有请到自己家的,自己都必须包红包,去喝喜酒。

    而且要把送多少礼给记下来,下次自己家办酒席的时候,也会请他们,把自己送出去的礼给收回来,这就是农村里的“礼尚往来”。

    “她家什么喜事啊,要我们送礼?”叶荣耀疑惑地问道,也没有听他们家有什么喜事啊,怎么就办喜宴来的。

    “你忘了,舒婷不是考上大学了吗?他们家办喜宴庆祝下啊。”

    柳箐箐白了一眼自己的男人说道。自己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懒了,什么事情也不管,连舒婷靠上大学的事情都记不住。

    原来在农村,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可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情。家里一般都会大摆筵席,请亲朋好友来喝酒,当然也少不了孩子的老师和一些要好的同学、朋友。

    而柳箐箐跟叶舒婷算是闺蜜,今天叶舒婷第一个就邀请了她。柳箐箐就必须去,既然去了,就要送礼,至于要送多少礼,自然要跟自己男人商量了。

    “那就包两百二十块钱的红包好了。”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毕竟不是至亲,也没必要包那么多钱,要知道自己家现在还没有什么收入,全靠父母留下来的老底过日子呢。

    “是不是有些少了?”

    柳箐箐有些为难地说道,自己跟叶舒婷可是好闺蜜,就送两百多块礼金,柳箐箐脸上有些无光啊。

    “你想送多少啊?”叶荣耀笑笑地问道。

    “这不是跟你商量吗?”

    柳箐箐说道。毕竟家里的钱也就那么一点了,柳箐箐觉得像这种几百以上的大笔出入,怎么也得跟自己男人商量下。

    这要是让柳箐箐家人或以前认识的人知道,柳家的大小姐竟然为了几百块钱,还要跟人商量的话,肯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那就三百二好了。”

    叶荣耀说道。要知道在农村送三百二十元的礼金,也不是跟小数目了,毕竟不是至亲间的送礼。

    “那就三百二,呵呵,老公谢谢你。”

    柳箐箐开心地说道,柳箐箐也知道在桃源村,像这样的喜事,送三百二十元的礼金,真的不算少了。

    ……

    叶舒婷家,老书记叶向海接了个电话,电话拿起,叶向海还没有说上两句话,声音就一下子高了起来:“你说啥?八千?你是是国家级特级厨师吗?宰人也没有这么宰的,我们不用你了,我们另找还不行?”

    说着就气冲冲的将电话重重的摔下。坐回座位后,也没有说话,只是端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显然这个老而弥辣的老头儿现在肚子里正有火气呢!

    “爷爷,你怎么了,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呀?”正在吃饭的叶舒婷皱着眉头问道。

    说起来,叶舒婷是个可怜孩子,她十岁的时候,父亲在外面打工遇上车祸死了,母亲在父亲死的第二年,就改嫁到外县了,她从小就跟自己的爷爷、奶奶长大。

    叶向海气性未消的点了点头,粗着嗓门说:“是那个胖子厨子,那个胖子当咱们农村人都傻是不是?原来的说的好好的,现在要变卦,价钱一下子加了一倍还多,一天要八千,哪有这么讹人的,大不了咱不用他,咱换人!”

    “爸,这胖子确实有些太缺德了。这临到事儿头上,临时变卦,这不是坑人么?哪像是人做的事儿啊!可是如果真不用他了,这再找人时间来的及不?可别把婷婷丫头的大事儿给耽误了,那样咱们家可就丢脸面啊!好歹咱们舒婷可是咱们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大学生啊!”叶舒婷的大伯叶富贵听自己父亲说了以后,也很生气,但末了还是有点担心。

    一句话下来,叶向海也有点愁苦,眉头间的皱纹拧成了川字型,粗喘着气,从旁边拎过自己的竹烟筒点着了抽了起来,也不说话。

    “爷爷,大不了我们不办这个喜宴好了!”叶舒婷见自己爷爷为难的样子,就开口说道。

    “你这个娃子懂什么啊,你考上了重点大学,那是给我们家脸上添光,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不办喜宴怎么行啊,这个事情你不要多想,这事情,我跟你大伯会弄好的,大不了就花八千块请这个死胖子。”叶向海想了想说道。

    毕竟在叶向海看来,现在没有什么比给自己的孙女办这个喜宴重要,要知道在农村出一个大学生,那是非常了不得的大事情,尤其是重点大学的大学生,要不大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乡里乡亲们来喝喜酒,祖宗在天之灵都不会同意的。

    不过叶向海也是挺头疼的,本来十天前就联系好了镇里一家酒楼的师傅来村里操持,那时候都说好的是三千一天。

    但是这都八天过去了,眼瞅着日子就要到了,那个师傅突然变卦,一定要改成八千一天,不然的话人家就不来了。

    要知道八千块对叶向海一家可不是小数目,而且这还只是一天的价钱。自然不肯退让,可是眼看着喜宴的日子就没几天了,突然弄出这么一出,如果这价钱就这么认下来,又实在憋屈,而且心疼,毕竟自己宝贝孙女读大学也需要很多钱啊。

    “爸,要不我这里先拿出五千块给你。”

    叶富贵开口说道,叶富贵也知道自己父亲手里没有多少钱,想着从自己家里拿出五千块出来先顶上。

    “得了,要是你媳妇会同意吗?”叶向海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

    叶富贵也有些不敢保证从自己那个抠门的媳妇手里拿到钱,毕竟五千块在农村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大伯,爷爷我们为什么一定请镇里的厨子啊,完全可以请我们自己村的啊,肯定便宜很多。”叶舒婷说道。

    “你说你五爷爷啊,他身体不好,烧几个小菜还可以,烧几桌酒席,他身子吃不消啊。”叶向海说道。

    叶向海口里的这个“五爷爷”,是他的二弟叶向德,以前是镇里的厨子,厨艺还算可以,以前村里有什么大酒宴,基本上都是请他掌大厨的。

    不过自从生过一场大病后,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根本不能再干重活了,所有这个请他当大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说的不是五爷爷。”叶舒婷摇头说道。

    “不是你五爷爷?”

    叶向海有些意外地问道。要知道这个桃源村就这么大,每家的情况,谁干什么活,谁的品行怎么样,叶向海清楚的很,这个村子里除了叶向德这个厨子外,还没有谁当过厨子。

    “婷婷,你认识什么厨子不成?”叶富贵好奇地看着自己的侄女问道。

    “我们可以请叶荣耀当大厨啊。”

    叶舒婷提议道,自从吃过叶荣耀做的菜肴后,叶舒婷迷上的叶荣耀做的菜肴,叶舒婷这些天可是没少去叶荣耀家蹭饭吃。

    当然要叶荣耀这个大懒人做饭菜,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每次都是叶舒婷和柳箐箐千求万求,最后,还是柳箐箐许下很多“不平等条约”情况下,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给自己俩做饭菜。

    至于那些“不平等条约”,叶舒婷听着就脸红,也不知道柳箐箐怎么就答应了呢。要是自己以后的男朋友也提出这样的“不平等条约”的话,自己到底会不会同意啊,叶舒婷慢慢地有些想远了。

    “婷婷,你刚才说谁来的?”叶向海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就开口再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