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四十九章 柳亦菲的麻烦
    “我没事……”柳亦菲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柳亦菲几次想拿手机叫人来,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家里人帮自己处理,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也就白当了。

    在这里突然遇到叶荣耀,柳亦菲还是有些惊喜的,不过此刻的情形之下,那一丝惊喜很快就消散开来,柳亦菲不想叶荣耀因为自己的事情卷进来,虽然不知道那男女的身份,不过柳亦菲却也看出了并不一般。

    柳亦菲倒是不怕他们什么,这件事情又不是自己的错,就算最后父亲和爷爷都知道了,也没有关系,最多骂自己一顿,还是能将事情解决的,但是现在叶荣耀要掺和进来,对方要是找叶荣耀的麻烦,可就不好办了。

    柳亦菲刚想和叶荣耀说些什么,却见到叶荣耀已经转过了身去。

    叶荣耀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惹上了这个麻烦,那么就必须要想办法让柳亦菲脱身。

    虽然看来那叫李沧海的男人倒是明白几分事理,可是那叫王静茹的女人却赖上了柳亦菲。

    叶荣耀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老人,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的迹象,而柳亦菲的车前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刮痕,大概正如柳亦菲所说,她并没有撞到老头,而是老头自己倒在了地上。

    老头的右手捂住胸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地上,不过叶荣耀看了两眼之后,就大致的看出了这老者的病因,应该是心脏病之类的毛病所致,才病发倒地,而并不是因为被车撞了,柳亦菲的车子经过这里只是巧合而已。

    叶荣耀俯下身,伸手搭在了老头的手腕上面。这是叶荣耀第一次听脉,有些紧张,发现对方的脉象很乱。

    只见老人阳衰气滞,血行不畅,胸阳不足,阴寒之邪乘虚侵袭,寒凝气滞,痹阻胸阳,心脏不通。从中医角度来说,老人家应该患的应该是常见的老年病冠心病。

    站在西医上,冠心病多数是动脉器质性狭窄或阻塞引起的,其冠状动脉狭窄多系脂肪物质沿血管内壁堆积所致,这一过程称为动脉硬化。动脉硬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冠状动脉狭窄逐渐加重,限制流入心肌的血流。心脏得不到足够的氧气供给,就会发生胸部不适,即冠心病。

    叶荣耀有些为难了,根据基础医术的知识来看,这病相当麻烦,尤其老人家现在已经发展到极端危险的地步。现在的情况来看,不赶紧医治的话,老人家很难撑住半个小时。

    发现这点,对有些人拦车找医生的做法暗自点头,但现在必须要一套长针,以针灸急救,以冲开老人家体内的血气不畅。

    “你要干什么?你别乱动,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爸?”

    王静茹刚消停了一刻,见到叶荣耀去碰地上的老者,立刻又炸庙了,张牙舞爪的冲着叶荣耀冲过来。

    “老人家得的是冠心病,已经很严重了,你们出门怎么不带药?”叶荣耀有些责怪道。

    叶荣耀皱了皱眉,抬起头来问道。

    “静茹,别闹!”

    李沧海听了叶荣耀的话,眼睛顿时一亮,一把将自己的老婆给拉到了一旁,脸上充满了期望的神色!他并不是笨人,叶荣耀只是搭了搭脉就说出了父亲的病因,李沧海自然而然的将叶荣耀当成了医生:“小兄弟你是医生?”

    叶荣耀却没有正面回答李沧海的问题:“你父亲是因为心肌缺血引发冠心病倒在地上的,并不是她的车子撞的。”

    “你胡扯!”王静茹脸色一变,指着叶荣耀骂道。

    “好,那就算我胡扯,以救护车来的速度,你老爹就等死吧。”

    叶荣耀撇了撇嘴,站起了身来:“反正死了,有法医鉴定,和我朋友也没有关系。”

    “啪!”

    李沧海一巴掌甩在了静茹的脸上:“你个娘们给我闭嘴!要不是你出门前光顾着化妆,让你带着爸的药,你却忘了,爸能这样么?”

    “你……你敢打我?”

    静茹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的面前软蛋了大半辈子,却不想今天居然当众打她耳光。

    李沧海却理也不理自己的老婆,转头诚恳的看着叶荣耀:“小兄弟,你有办法救我父亲?是了,你一定有的,我爱人就这样子,您别见怪,还望您施以援手……”

    李沧海并非鲁莽之人,叶荣耀虽然年轻,但是能一语说中父亲的发病原因,想来肯定不简单,现在父亲没有急救药,能不能熬到救护车来都是两回事儿,所以李沧海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到一线希望,自然不会放过。

    叶荣耀看了看李沧海,觉得他这个人还算诚恳,而且刚才打了老婆那一巴掌也够爷们,叶荣耀才缓缓点了点头:“我试试吧。”

    如果这老头死了,虽然和柳亦菲没有关系,但是看这泼妇的样子,似乎后续的麻烦事儿也不少,能让柳亦菲彻底的摆脱这个麻烦,那只有让着老头别死掉才行。

    叶荣耀蹲下身子,看似随意的在老人身上的几个位置来回抚弄了几下,然后就开始在心脏周围推拿了起来,这一手点穴和推拿的功夫,却是“懒人系统”奖励的基本医术里的知识,对血液循环有着促进的作用……

    “你荣耀哥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柳亦菲有些疑惑地低声向叶舒婷问道。这个叶荣耀真是个奇怪的农民,会武功,有会医术。从现在的情形看,这个医术还不是一般的高。

    “我也不知道啊!”

    叶舒婷郁闷地说道。叶舒婷发现自己这个荣耀哥,越来越神秘了,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个懒人叶荣耀简直像是两个人,一身让自己想不到的本事。

    看来自己真的不了解这个叶荣耀了,叶舒婷甚至肯定就是他老婆柳箐箐都未必知道自己的男人会医术的事情。

    要不是今天遇上这个事情,叶舒婷都怀疑自己一辈子都可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荣耀哥是会医术。

    “你也不知道?”

    柳亦菲吃惊地说道。这个叶荣耀也神秘了吧,竟然连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的本事。

    “这位小兄弟,现在怎么办?”

    李沧海见叶荣耀皱着眉头,有些着急地问道,这事关自己家老爷子的性命,由不得李沧海不紧张。

    “我需要一套针,现在也不指望很标准的银针,你去问问,谁带有银针。”叶荣耀赶紧说道。

    李沧海向四周人群问了一圈,都没有人带银针。其实这很正常,现在是西医流行,中医很不吃香,针灸术更是不吃香,别说是大街上的普通老百姓了,就是中医院的医生,会针灸的也没有几个,更不要说是把银针带在身边了。

    “小兄弟,没有银针怎么办?”

    李沧海着急地问道,李沧海非常清楚时间的宝贵,时间多过一秒钟,自己父亲就越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