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七十章 客人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荣耀就跟三婶两人早早地去菜市场买晚上需要的食料,毕竟只有早上最早的时候,才能挑选最好的、最新鲜的食料,要是到早上八、九点种后就不行了,那个时候新鲜的蔬菜、肉类、鱼类都基本上被那么懂行的人挑走了。

    下午叶荣耀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着晚上要做的菜肴,毕竟有些菜是要做很多前期的准备。

    晚上五点钟的时候,叶荣耀的三叔叶天涯带着两位客人来家里,这些都跟叶荣耀没有什么关系,叶荣耀还是在厨房里准备晚上的菜肴,至于客人的招待,跟他一点毛关系都没有,所以叶荣耀也懒得从厨房出来跟客人打招呼了。

    毕竟就算见了,叶荣耀也不认识,更重要的,能让自己三叔这么重视的人,肯定也是官场上的人物,而是应该还是个大领导,自己一个小农民没必要凑上去混脸熟,自己又不可能在官场上混。

    所以,叶荣耀很老实地待在厨房这一亩三分地上,完成自己这次来的目的,给自己三叔家做一顿完美的晚宴。

    ……

    “老领导,赵厅长,这是我从娘家带来的龙井菜,你们尝尝。”

    赵敏提一把长嘴铜茶壶,把一老一中年俩客人每人面前的盖碗茶都沏上,然后说道。

    这位老人是原浙南省常务副省长王益田,而中年男人是浙南省财政厅副厅长赵岩。

    一分钟后,清新怡人的香气在房间里慢慢弥漫开来,众人仿佛置身于山野的青青草地上。

    “好纯净的气味,这茶不错,绝对是最真宗的龙井茶。”那位赵厅长可是品茶高手,一闻之下便知杯中茶的非同寻常。

    他左手托起茶碗,右手用茶盖轻轻一刮水面,随即倾斜茶碗,慢慢吸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品味。

    “茶色清而味甘,深得鲜、爽、活三字精髓,果然是龙井茶中的上品。”赵厅长微笑着下了评语。

    “茶香悠远绵长,凝而不散,其味清新圆和,真是不错,就是在京城都很难喝到如此上品的龙井茶。”那位老人也放下茶碗,满意地点头同意。

    “王老您要是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一斤龙井茶,等会让刘秘书带上,老领导什么时候想喝的话,就让刘秘书给你泡上。”

    叶天涯赶紧说道。这位老人王益田,是叶天涯的老领导,以前王益田在任玟州市市委书记的时候,叶天涯给他当过两年的秘书。

    可以说叶天涯后来能在官场混的如此不错,除了老婆赵敏娘家的关系外,这位老领导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呵呵,小叶,这可是你老婆从她娘家给你小子弄来的,你都给我了,你不怕你老婆不高兴啊。”老人玩笑地说道。

    “王老,您说笑了,我家这位他哪里懂的喝茶啊,再好的茶,给他喝都是浪费,送给您老才是应该的。”

    赵敏赶紧恭敬说道。这位老人可是自己老公的贵人啊,虽然他已经从华夏高级领导的职位上退休了,可是对华夏的官场,尤其是浙南的官场的影响还是巨大的。

    这次这位老领导难得来玟州看看,叶天涯和赵敏两夫妻还不好生伺候着,要是这位老领导高兴,帮叶天涯说说话,叶天涯的副厅提正,还不容易多。

    在华夏官场,想升官,可不止看你的能力和表现如何,最关键地是看上头有没有人帮你说说话,要是没有人帮你说话,就算你能力再强,业务再好,也是白搭的。

    “呵呵,叶老弟,你可是有个好老婆啊。”

    赵岩笑笑地看着叶天涯说道。不过赵岩这句话倒是没有错,赵敏绝对可以说是叶天涯的贤内助。

    “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

    李天涯有些自得地说道。在大学的时候,自己那些同学谁又能想到,自己这个穷小子,最好娶到了赵敏这朵学校出名的校花,而且是家世显赫的大家闺秀呢?

    “你们坐下,我去厨房看看菜好了没有?”赵敏看看外面暗下来的天色,于是开口说道。

    “怎么?不是弟妹给我们下厨吗?”赵岩问道。

    “我那个厨艺,哪里敢献丑啊,刚好天涯的侄子在我家,他的厨艺非常不错,今天就让他下厨做晚餐。”赵敏笑笑地说道。

    “王老,赵厅长咱们上桌吧,赵敏,你去厨房,看看荣耀菜烧的怎么样了,把先烧好的菜端上来吧。”看了看手表,叶天涯站起来说道。

    ……

    “荣耀,菜怎么样了?”赵敏进厨房问道。

    “一道菜好了。”叶荣耀指着灶台边上一道做好的菜说道。

    “这是‘宫保鸡丁’,好香呀。”

    赵敏看着灶台上摆着的“宫保鸡丁”,闻着那美妙的香味,赵敏直流口水,光闻这个味道,赵敏相信这道“宫保鸡丁”味道绝对地好。

    “这道‘宫保鸡丁’,不管菜色,还是这香味,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宫保鸡丁’了,荣耀,我现在就忍不住想要吃了。”

    赵敏看着这道“宫保鸡丁”直流口水呀,这香味太诱人了,真想端起盘子咬上一口呀。不过想到外面两位尊贵的客人,赵敏只能强忍着自己的食欲。

    “叶老弟,你家那个丫头呢?”赵岩记得叶天涯有一个女儿的。

    “她有一个同学今天定婚,在外面参加订婚宴。”叶天涯说道。

    “小敏,你手里端着什么菜啊,怎么这么香啊?”老人闻着赵敏手里端着菜的香味,疑惑地问道,这香味太诱人了。

    “呵呵,王老,这是今天晚上的第一道菜‘宫保鸡丁’。”赵敏把“宫保鸡丁”往桌上一放,笑笑地说道。

    “小叶啊,你这个侄子厨艺不得了,不吃这道‘宫保鸡丁’,光闻这香味,看着菜色,绝对特级厨师水平。”

    老人盯着桌上的“宫保鸡丁”,有些称赞地说道,现在年轻人有这样厨艺的人实在太少了。

    “王老,你谬赞了,我侄子乡下一个小农民,哪里是什么特级厨师啊,也就会烧几个家常菜而已。”叶天涯谦虚地说道。

    “呵呵,真没有想到一个不是厨师的农民,竟然能炒出这样精美的菜肴。”老人吃惊地说道。

    “王老,赵厅长,你们不要光看着,动筷子尝尝我侄子的手艺如何?”叶天涯说道。

    “你们慢吃,我这去把家里珍藏的茅台酒拿出来。”赵敏说道。

    “王老,赵厅长,要不是你们来,那瓶茅台酒我连碰都不能碰,今天我反而沾了你们的光了。”赵天涯笑笑地说道。

    “这味道……”一块鸡丁进嘴,王老整个人愣住了。

    “王老,你怎么了?”见王老瞪着眼睛一脸吃惊的样子,叶天涯有些紧张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