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永恒圣帝 > 第四章 始现霸气
    早就听闻过城主叶傲是个臭脾气的石头,只是没想到今日杨家几人前来,屁股还没有彻底坐热,叶傲就开言赶客。

    这番话引得满堂一惊,杨家的人更是色变,他们上门而来,立刻就被扫地出门,传了出去,杨家都必然名誉尽失,面子算是丢光了。

    然而,杨家的人还没有开口,叶家的一位老者就率先开口了,道:“叶傲,你虽为我叶家的族长,但是你也要明白,这叶家并非你一人长老,还有着我们几位长老。而且杨家的人前来就是贵客,这般赶客出门,传了出去我们叶家的颜面还需要吗?”

    看着这位须皆白的老者怒目冷喝,叶晨知道,这是叶家的大长老,地位权势都很高,虽然比不上家主,但也仅次于而已。

    闻言,叶傲冷哼一声:“哼,叶伟,你应该知道杨家的人胆子不小,引诱我儿子将清灵丹偷了,送给这女娃子,还害得他关押了半个月,最后还差点为此自杀,现在还敢找上门来,难道不是来看笑话吗?”

    杨家前来的其中一位黑袍老者是家族长老,在杨家有着很大的话语权,闻言立刻抱拳呵呵笑道:“叶城主您误会了,这不过是小辈之间的过错而已,小孩子不懂事,捣弄出了那么大的麻烦,我们也过意不去。这不老夫知道事情后马上就带着怡儿过来道歉吗?怡儿,还不赶紧给城主大人道歉。”

    杨怡上前盈盈作辑,礼节完美得无法挑剔,道:“叶叔叔,这一切都是怡儿的自作主张,与家族无关,希望叶叔叔原谅怡儿,怡儿愿意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叶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但是眼神很冰冷:“杨怡小侄女,你能够将清灵丹还回来吗?”

    对于杨怡,叶傲相当愤怒。在心里,她心机重重,明知叶晨不能修炼,备受众人排斥,却故意接近他,亲近他,让他失去防范,藉此骗去信任,最后诱骗叶晨借机盗取叶家的清灵丹,甚至还害得叶晨为此自杀,差点亡命归天。

    如此有心机的女孩,就算生得再漂亮,再有礼貌,叶傲都愤怒。若不是顾忌长辈身份,早就是给她一点教训了。

    “对不起,千叔叔,清灵丹怡儿已经服用了,不过怡儿可以用别的东西来补偿。”杨怡将一口精致的白玉瓶递出,早有下人上前,将玉瓶接过去,送上了叶傲的手中。

    叶傲接过来,打开一看,有着淡淡的药香喷薄而出,闻之令人醒脑提神,一看就是非凡品,玉瓶中有着五枚青色之中带有点点绿斑的丹药躺在瓶底,诱人心神。

    “这是……筑基丹!?”

    叶傲吃惊,筑基丹乃是筑实道基的灵丹,是以珍稀丹炼丹制出来的丹药,对于筑基有着很好的作用。

    道基,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越是扎实的道基,虽然并不代表着日后的成就多么地高,但是至少以后的修炼道路不会过于崎岖,相对显得平稳得多。

    只是想要炼制出这样的丹药,必须要有炼丹师方可。而炼丹师则是一种有着久远传承的古老职业,当世稀少,因为炼制出的丹药对于修行者的境界突破、至于道伤、延长寿命都有着莫大的妙处,故而炼丹师备受天下人的尊崇。

    玉瓶中的筑基丹,正是炼丹师炼制出来。

    筑基丹每一枚卖出去都是价值不菲,而且在洛枫城中有价无市,引起轰动。

    仅仅这一口玉瓶中,筑基丹就有五枚之多,可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不说价值连城也相差不多了。

    叶傲惊疑地看着杨家的人,没想到居然送来如此珍贵的筑基丹。

    这等手笔,就算是叶家都相当肉痛,何况是杨家,怎会突然之间就取出如此厚重的礼物。

    恐怕是为了和解两家之间的关系,也明白到清灵丹的重要性,故而取出五枚筑基丹来赔偿。

    杨怡甜甜一笑,笑颜清纯之中又是妩媚动人,颇有几分美艳天下的魅力,引起了叶家不少年轻子弟的目光,道:“千叔叔,这五枚筑基丹,算是我们杨家赔偿给叶家的歉礼,还请收下来。”

    一旁,家族中其他几个长老双眼光,若是有了这筑基丹,对于孙辈来说有着很大的妙处,可以重新筑基,对于将来的成就更高。

    而且还有五枚之多,对于他们来说,可是远要比起仅仅只有一枚的清灵丹好得多,可以给更多人进行筑基,尤其是他们的孙辈。

    叶傲眉头微皱,虽然很想为儿子报仇,但是他同样也是一家之主、一族之长,同样也要为家族考虑,五枚筑基丹的价值绝对是称得上重要的。

    只是这五枚筑基丹真的只是为了赔礼道歉那么简单吗?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叶晨推门而入。

    “父亲,母亲,孩儿进来了。”叶晨朝主座上的父亲母亲作辑道了一声后,带着环儿缓缓地走进大厅中,早有下人搬来了座椅位于夏薇的旁边,他心安理得地坐下来。

    在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不之客身上,轻蔑、惊疑、嘲笑、吃惊,几乎所有情绪都有,但是叶晨显得很平静,坐在了母亲旁边。

    杨家的人见到叶晨的到来之后,神色有所变化,而那一位长相颇为英俊,右眼角带点痣的年轻男子名为杨俊,也是这一代杨家的杰出后代,目光中含有着不屑与轻蔑,高高在上,并不放在眼内。

    而反观杨怡,见到叶晨出现之后,秋水似的眸子深处闪过了一抹厌恶,而后就迅地隐藏下来,恢复平静。那张清纯之中带有着点点妩媚的小脸上突然有着哀伤,一脸地自责:“对不起,叶晨,我不是有意,对于伤害了你,请你原谅我,给我一次机会。”

    这般惹人生怜的模样,又有谁能够不动心,当初的叶晨为之沉沦了太多次了。

    叶晨浑不在意地笑了笑:“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只是在别人看来,叶晨不过是再一次陷入了杨怡的迷惑之中,叶家中有后辈子弟忍不住出声冷笑了:“怎么了,叶晨你还想要再追求杨怡小姐么?还嫌之前不够衰么?”

    叶晨的为情自杀,早就成为了整个叶家的一个天大笑话,而今被人提起,都是取笑着叶晨。

    其他叶家的长老高层都是冷眼旁观,对于叶晨为情自杀,他们最是瞧不起,尤其是一个废人,若非是家主亲子,早就是扫地出门了。

    叶傲愤怒,拳头都紧紧握住,但终究是家主,不好多说,而叶晨的母亲以及环儿碍于规矩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只是叶晨默然不语,也被其他人误以为默认了,逃避了。

    因为此前的叶晨每一次受到其他人的侮辱斥骂废人的时候,也是这样沉默,是这样的逃避。

    当下的一幕,与昔日一模一样。

    因此,杨俊看向叶晨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浓浓的不屑与轻蔑。

    杨怡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冷笑,同样认为这个曾经为她自杀的少年再一次被迷住了,但是看向叶晨的脸庞表情时候,由始至终显得淡然无波,没有往常见到的怯意与懦弱,更像是……不在乎!

    这是真的吗?杨怡微微吃惊,她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与以往有所不同了,不是在逃避,而更像是真正的不在意,引起她的几分关注。

    叶晨脸不改色,眸子深处始终都是一片波澜不惊,朝着主座上的叶傲笑了笑,道:“父亲,可否让孩儿看看筑基丹?”

    叶傲还没有说话,三位长老就开口了,呵斥:“叶晨你就别捣弄,这些杨家赔偿给我们叶家的筑基丹,每一枚都很重要,要是被你弄坏了怎么办?”

    “叶晨你这个废人,不能修炼就不要随便乱看乱摸,要是弄坏了,可不再是关押半个月那么简单了,就连你父亲都胡不了你。”

    其他叶家的后辈子弟戏谑地嘲笑,全然没顾杨家的客人还在。

    身边的母亲夏薇和环儿很想为叶晨说话,但是面对着三位气焰霸道的大长老,最终还是动了动嘴唇不敢开口。

    砰——

    突然一声拍桌声平地响起,如雷般响耳,吓了所有人一跳。

    只见那个从天才神坛跌落后,总是显得懦弱、自卑的少年身影,此刻眸光似电扫过了三位长老,冷喝道:“大胆,现在叶家是你们三个老家伙做主还是我父亲做主。他还没有说话,你们也敢插嘴,胆子可真大,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罔顾家族规矩,是想要造反了吗?”

    这一刻,少年罕见地呈现出王者霸气的一面,直面呵斥长老,惊震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