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永恒圣帝 > 第十三章 辱人者,恒被辱之!
    叶晨调戏了一把环儿,惹得小丫鬟脸红耳赤,秀气的小拳头不断挥舞,在她羞恼的目光之下哈哈大笑地冲出了房间,前往俸禄堂。

    在偌大的城主府中兜兜转转了大半圈后,叶晨终于来到了一座宽倘而威严的房间,其上牌匾上俸禄堂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清晰可见。

    俸禄堂,就是每个月送叶家族人月俸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家族中只要族人年满十二岁,家族就会每个月放相应的月俸,有些人多,有些人少,不可能一视同仁,因人而异。

    一些家族重视或者有着贡献的族人子弟,如被寄托厚望、有着修炼天赋的子弟,每个月的月俸自然多,而相反者则是显得少。

    叶晨虽然从天才跌落为了废人,将来家主之位也注定会被剥夺,甚至不能够担任家族的重要职位。但是作为当代家主兼且洛枫城城主的亲子,家族就算再如何摒弃都不可能无视,也不可能彻底打压,每个月依旧会放十五枚金币。

    这样的月俸,哪怕放眼在这一代叶家年轻一辈中,都称得上中上等级别了,让得不少同辈族人羡慕妒忌。

    来到俸禄堂上,早就有不少的族人子弟在排队领取月俸,稀稀拉拉,能有几十人之多,有老有少,主要以年轻一代居多。

    叶晨沉默不语地跟随着排队,在最后方,并没有其他人现到他的出现。

    高大的红檀木桌子后,俸禄堂的人员正在盘算着理应放的月俸,将一袋钱币递给了最前方的十五六岁少年手中,那少年打开钱袋一看,忍不住哀嚎起来了:“我的娘啊,今个月只有五个金币那么少,哪里够我花啊。”

    其他族人也6续接过了钱袋,现月俸都不多,大多都是在五枚金币到十二枚金币之间,甚至连四枚金币的都有。

    一般来说,两枚金币足够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费用,但是对于平日间大手大脚惯了的家族少爷可是少得可怜。

    这个时候,俸禄堂突然一阵骚乱。

    唯见得门口出现一位青年大步走上前,他生得格外英俊,身材挺拔,大概二十岁左右,并没有排队,直接走上红檀木桌处。

    但是没有人有怨言,相反纷纷让开两侧退开,望向青年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

    “看,是叶正阳表哥来了,他是这一代我们叶家的有数的杰出子弟,又是大长老的孙子,这个月月俸应该过八十枚吧。”

    “有八十枚金币那么多吗?我这个月才只有八枚金币而已。”

    “八十枚也算多吗?这算少了,上个月都已经领到了八十四枚了,这个月肯定更多,说不定能有过百枚金币。”

    叶正阳的出现立时引起了其他族人的窃窃私语,不少人都透出了羡慕与崇拜的眼神,羡慕之声响不绝耳。

    在叶家新生一代后辈子弟中,叶正阳是少有的几位杰出子弟之一。

    仅仅二十岁而已就是后天九重大圆满了,只差一步就能够成为先天的小天才,虽然比不上杨家的天之骄女杨怡,但也被誉为三年之内才成为先天的子弟,被家族寄托相当大的厚望。

    这时,叶正阳从俸禄堂长老手中接过一个钱袋子,重甸甸、饱满满的一大袋,仅仅看上去就知道绝对不少八十枚金币了,比起其他人多得多。

    “不愧是叶正阳表哥,月俸真多,我们加起来都没有他那么多呢。”

    其他族人都投以羡慕的目光,一阵阵地惊叹。其中一位族人更是忍不住询问:“叶正阳表哥,不知这个月您的月俸是多少?”

    听到有人询问,其他少年少女都忍不住八卦地竖起耳朵倾听。

    叶正阳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这个月比起预想中少了一些,只有一百枚而已。”

    虽然听上去似是有些失望,但是神色之下分明就是有着得色,月俸一百金币,不说整个叶家年轻一代中最多也差不多了。

    果然,周围的众多少年少女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露出震惊与羡慕的神采,尤其是那些生得娇滴滴的花季少女更是难掩火辣辣的目光。

    似得叶正阳这样生得英俊、实力高强又是有着担当家族长老司职爷爷的优质男生,可谓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不愧是叶正阳表哥,是我叶家年轻一代最强的人,一个月的月俸比起我一年都要多。”

    “叶正阳表哥长得英俊,实力又是高强,二十岁就后天九重了,怕且过不了多久就能够踏入先天境了,必然成为我叶家年轻一代第一人了。”

    “什么话,叶正阳表哥现在分明就是我叶家的年轻一代第一人了,将来更应该是家族的继承人,比起那个废人叶晨强得多了。”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叶正阳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虚荣心,这是很多年轻人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尤其是家主之位,洛枫城主之位,家族中年轻一代谁不想继承,他自然在内。

    甚至可以说,家主之位他已经认为内定给自己了。不过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摆了摆手道:“各位弟弟妹妹,家主之位乃是有能力者方可担当,我虽然修为也算不错,但是还年轻,对于家主之位还没有资格担当,莫要随便说乱说,免得惹人口舌就是不好了。”

    “叶正阳表哥你谦虚了,将来家主之位不是你担当又是谁。”

    “对啊,叶正阳表哥不但英俊潇洒,而且二十岁就后天大圆满了,距离先天都只差临门一脚,将来肯定是我叶家的下一任家主。我们叶家可是靠叶正阳表哥你来带领走向辉煌了。”

    族中的少年少女都急忙纷纷开口表示,这般阿谀奉献,更让叶正阳脸上的得色多了几分,根本无法掩饰,摆摆手笑道:“各位弟弟妹妹见笑了,不要这样说表哥,不可乱说。”

    “噗——”

    排在队伍最后面的叶晨看得忍不住笑了出声来,这家伙也太不会装了,分明很想,但是有偏偏要说成不想,见过装逼的人,还没见过这样装得这样暴露的人。

    这一声笑声尤为响耳,让人错愕,当顺着声源看到竟然是队伍最后的人是叶晨在笑的时候,更显惊愕。

    这样取笑叶正阳,未免胆子太大了一些吧。

    叶正阳更是不由得剑眉一皱,神色微微阴沉下来,但是没有开口。

    作为叶家年轻一代修为、地位排在最前列的他,一向优越感都很强,尤其是面对着只是后天第三重的叶晨,更是如同贵族看待乞丐,充满了倨傲与轻蔑,根本不屑于和带给整个家族耻辱的废物开口说话。

    而且他明白到,有些时候即便不用他开口,自会有人替他开口的。

    果然——

    “叶晨,你在笑什么?”一个与叶晨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站出来,指着叶晨鼻子冷哼呵斥:“难道你是在质疑叶正阳表哥没资格担当下一任家主之位吗?”

    一句话,就将叶晨推到了叶正阳的对立点上,所有人都忍不住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就连叶正阳也饶有兴趣,将视线投了过去,想要看看这个家族废物如何备受族人的侮辱。

    叶晨认识眼前这个少年,叫叶华,与他同岁,是家族一位外戚管事的独子,自幼备受宠溺。不过自己因为有个好爹缘故,哪怕修为不如他,但每个月领到的月俸都比他多不少,惹得他妒忌眼红,因此每每都会寻机会针对着自己。

    记忆中这两年内被针对了许多次,这一次也不例外。

    面对着叶华的指鼻子呵斥,叶晨只是皱皱眉头,但没有生气回骂。

    两世为人,前世的年轻至尊,不朽神国的开国主宰,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远要比起表面成熟得多,心境修为很好,怎会随便因为这些事情而立刻生气。

    在他眼里,无论叶华还是叶正阳都不过是小孩子家家,他根本犯不着降低身份去争吵,耸耸肩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他的退让被叶华认为是懦弱缩退的行为,一向都对于叶晨妒忌的他怎会放过这个可以让叶晨当众出丑的机会,讥笑道:“算你这个废物识相,叶正阳表哥可是我们叶家的修炼天才,不是你这种连修炼都不能够的废物可以相比的,将来一直会是叶正阳表哥担当家主之位。”

    叶晨懒得理会对方,径直上前走到柜台要取这个月的月俸。与其争论,不如快点取走月俸更实际一点。

    但正是如此,被其他族人所轻蔑不屑。

    而今就算是一个普通族人都能够随便侮辱他了,只能说这个废物太窝囊了,要不是还有个担当家主、城主的老爹,早就被贬出叶家,配边疆了。

    叶晨不想惹事,不代表其他人不主动惹事。叶华见叶晨不开口,认为他龟缩了,脸上的得色更浓,上前径直将叶晨刚领取的月俸钱袋一把抢到手上,恶狠狠道:“就凭你这个废物也能够每个月取到十五枚金币的月俸,要不是因为你老爹你有什么能力。”

    “给回我。”叶晨伸手要回来。

    只是叶华退开一大步,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意:“要取回来也可以,只要你跪在地上狗吠三声,我就给回你,说不定大爷我看得开心还能够赏你几个铜板买狗饭吃哦。”

    周围的族人子弟都没有阻止,相反哈哈哄笑起来,都想要看看叶晨趴在地上狗吠那一幕是如何滑稽可笑的。

    边上的叶正阳也饶有兴趣地双手抱胸看着叶晨,对于家主儿子学狗乱叫,他自然乐在其中了。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陡然响起,叶晨扬起狠狠扇了叶华一记耳光的手掌,看着捂住脸满脸惊愕与愤怒的叶华,冷冷地道:“不跟你吵是懒得理你这种无聊人,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不成。在我眼里,连只狗都比你懂得做人。”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下,少年冰冷的话语,瞬间响遍俸禄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