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永恒圣帝 > 第二十八章 神秘炎老
    古戒之中,居然飘出了一道苍老的身影,一衣白袍,慈眉善目,一副慈祥的模样,白如雪,正是温和地看着自己。

    叶晨目瞪口呆,饶是想过这枚古戒可能是什么样的至宝,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会有着一个人飘出来。

    不对,应该是一道元神或者是神魂体的显化,因为这个老者没有身躯。

    不过这个老者的突然出现,还真是让叶晨吓了一跳,在地摊上买了个古戒居然出现了一个人。

    不过他的神色同样变得凝重起来了,因为能够将元神体或者神魂体从身体寄托到其他物品上,都证明了此人的非凡,而且是绝对非同一般。

    元神是精神力进化的更高级别,只有达到武神境之上,才能够凝练出来。

    而神魂体,则是更在元神之上。

    但是一般来说,能够脱离肉壳的元神体,都代表了此人生前的强大。因为一般的元神体脱离了肉壳之后,没有身体气血的滋养,没有肉壳的稳固,很容易消散天地,除非强大到了某一种地步。

    而神魂体则是脱在元神体之上,可以凝聚出神魂的,无一不是诸天万域中屹立在顶尖层次上的一列人。

    眼前的神秘老者,难道也是……

    他忍不住深深地看着老者,眸光闪烁不停,难道他真的唤醒了一个可怕的绝世人物不成?

    眼见叶晨见到自己的出现稍微吃惊之后就显得镇定下来,这让白袍老者略有些吃惊,这份心性未免过于妖孽了一些。

    一般人,哪怕是那些修炼多年的老怪物看到自己的突然恐怕都要吃惊一番,但是此子的神色未免太过镇定自如了一些吧。

    “小家伙,你的心性很不错,看到老夫的突然出现居然都能做到面不改色,同龄人之中,你恐怕都算得上最拔尖的一列。”

    叶晨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接下来白袍老者的一句话让他目瞪口呆——

    “小家伙,想不想成为绝世强者,如果想就拜老夫为师吧!”

    看着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相当认真的话,叶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居然要让他成为徒弟。

    若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恐怕真的是一个大机缘,毕竟老者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一切,生前绝对是一位级强者,哪怕只剩下魂体,但都是一代宗师级人物,有着丰富的经验,可以指导得任何人成为真正的强者。

    只是很可惜,叶晨前世也是一位年轻至尊级强者,见识与经验都无比丰富,足以担任其他人的老师了,自然无需他人去教导他。

    只是他不由问道:“老先生,敢问一声何方神圣?”

    “何方神圣?”老先生抚着白的长长须子,呵呵笑着,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令人敬仰:“名号早就忘记了,现在只记得姓炎而已。虽然弄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反正还能够教导一下徒弟。另外说一下,你的血液很不错,居然能够唤醒老夫,谢谢你的血液。”

    叶晨恍然,难道这般容易就从古戒中唤醒这样一个神秘人了,原来还是他圣体血脉的缘故。但是面对着白袍老者的招徒,他还是摇了摇头:“抱歉,炎老先生,小子已经有了师尊。”

    他的师尊,前世今生就只有一个,那一位逝去的老头子,无论是谁也代替不了。

    炎老顿时一脸错愕,他要收徒弟居然被拒绝了,这还真是第一次。

    要知道天下间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为他的徒弟都不能成功,现在主动开口想要招徒,却遭到拒绝了,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忍不住问道:“小家伙,你真的不愿意成为老夫的徒弟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

    “我是——”炎老突然住嘴,而后急忙改变了话题,似是有所忌讳,而后拍着胸膛认真道:“小家伙,别的不敢保证,但是只要你答应成为老夫的弟子,老夫可以对天誓,保证可以让你成为一代绝世强者。你师尊是谁,让我去跟他说说,可不能白白误了你的一生。”

    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仅仅只是透过血液,他就知道叶晨自身的潜能,绝对是一个难得的可造之材。

    尤其是感受到叶晨体内血液的特殊性,隐隐之中蕴含着一股神秘而强盛的力量,如同一头远古真龙蛰伏潜藏,一旦激活复苏了,那么眼前这个少年体内的潜能也等于得到开,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这也是他最为看重的地方之一。

    因此,对于叶晨,他同样也相当看重,希冀收为弟子,欲要教导出一位绝世强者。

    当问及师尊问题的时候,叶晨立刻沉默不语,这是他心中的秘密,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一个陌生的老者。

    而且他感觉到眼前这个老者是一个非凡之辈,虽然只剩下一道虚影,但是还是很强大。

    但是第一次见面,他不可能过于相信眼前这位神秘的炎老先生。

    “不愿意说么?”炎老皱皱眉,摇头道:“小家伙,虽然老夫不想说你师尊,但是他未必适合作为你的老师,因为你血脉非凡,身上潜藏着一股很强大的力量,需要去复苏。但是现在的你应该也有十六岁,这才后天第七重,这份修为未免太差了一些。”

    “若是你拜在老夫门下,老夫有把握让你体内的血脉彻底复苏过来。”

    “你要明白,一旦你身上的血脉复苏之后,潜能也将会伴随着开,能够使你修行路上事半功倍,可以走得更加遥远。”

    炎老循循善诱地说道,以他的眼力,早就看穿了叶晨的修为。而今以成为级强者作为诱惑,引诱着叶晨成为自己的弟子。

    叶晨突然道:“老先生,你可知道小子身上的是什么血脉?”

    炎老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不过你的血脉潜能很强大,汲取你的鲜血的时候,老夫能够感受得到。”

    叶晨有种怀疑,眼前这个老者可能知道他是斗战圣体血脉,不由得咬破手指,洒出了几滴血液,递与炎老一看:“老先生请看看。”

    虽然炎老乃是一道虚影,但是鲜血却可以被他虚抓起,悬浮在身前,仔细看了片刻,顿时神色大变,骇然地看着叶晨:“斗战圣血?怎么可能,难道你是先天圣体!?”

    由不得他吃惊,这种体质根本不可能存在,万古以来斗战圣体都只有后天修炼而成,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但是眼前这滴血液深处流转的黯淡金霞,却是表明了血脉的身份性。

    血液虽然平缓无奇,但是隐隐透着一股无敌的霸道,唯有斗战圣血才有着这样的特殊性质。

    炎老忍不住微微倒吸一口凉气,吃惊地看着叶晨。

    本来认为眼前少年的血脉很非凡,或许是诸天万域中某种强大的体质,但是没想到非凡到这一步,会是先天圣体。

    古往今来每一位斗战圣体的成就者,一旦彻底成长起来,都必然成为诸天最强的存在之一。

    而眼前这位少年竟是先天圣体,一旦成长起来,岂非更加惊人。

    想到了这一点后,炎老看向叶晨的眸光更加热切了,这简直就是天生的良才美质,寻遍诸天万域都难寻多少可以与之媲美者。

    炎老看着叶晨,道:“少年,你可知道你是什么体质?”

    然而叶晨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知道,先天圣体。”

    炎老顿时吃惊不已:“你一个小城镇中的小家伙,怎么也知道斗战圣体?”

    由不得他吃惊,斗战圣体乃是诸天万域中号称禁忌一脉的存在,曾经名震诸天万域。

    但这种讯息只是针对于真正的修炼界而言,似得这样的小城镇中,怎么可能会知悉。

    叶晨自是不可能将自己转世重生的秘密说出来,笑了笑,没有回答。

    炎老深深地看了叶晨一眼,这个小家伙,恐怕要比起眼前看上去更加不简单。

    突然,他升起了一股贪婪之意,双眼火热无比,充满了占有欲。

    虽说眼前这是一个可塑之才,一旦培养起来就是一位绝代天骄,但是在他眼中同样也是一具无上宝体,可以夺舍。

    他已经在古戒之中沉睡了许多年时间了,虽说有心将自己的一生所学都传授下去,但若是能够夺舍成功,他就有可能掌握这具先天圣体,重新修炼到生前也并非不可能,甚至更进一步。

    这份,比起传授一生所学更加显得重要,几乎毫不掩饰。

    叶晨清晰地感受到了,立即色变,道:“老先生,你想要干什么?”

    “小家伙,对不起了。”

    炎老神色缓缓沉下来,此刻的他,早就不复先前仙风道骨的出尘然,虚幻的身上有着一股恐怖的威压在徐徐蔓延开来。

    所过之处,虚空都被扭曲了,极端恐怖,恍如一尊神明临尘。

    若非限制了威压范围,不然一旦彻底释放开来,叶晨绝对有理由相信,顷刻间整座洛枫城都承受不住而湮灭。

    这就是眼前这位神秘老者的真正威能。

    言老的眸光落在叶晨的身上,充满了炽热与贪婪,轻轻的话语,让叶晨的心彻底沉下来了:“抱歉,你的身体,老夫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