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永恒圣帝 > 第34章家族审判
    当

    大钟敲响,响彻全府。。

    整个城主府上下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讶然地看向了中央楼阁那铛铛敲响的古钟。

    这不是普通的大钟,而是家族审判的钟声,只有家族中出现了重大罪孽之徒,需要审判才会敲响的审判之钟。

    而审判之钟,已经足足几十年不曾敲响过了。

    上一次敲响审判之钟而被审判的人,据传因为受罚而已经死去了。

    今日敲响了审判之钟,不知是谁这般倒霉,即将接受家族的审判。

    红砖碧瓦的豪华院落中,盘膝静修的叶傲抬起双眸,遥望审判之钟,突然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浮现心头上。

    旁边夏薇一脸的忧色:“夫君,我怎么感觉有种不妙的感觉,难道是因为晨儿吗?”

    叶傲握住妻子的柔荑,道:“不用担心,晨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

    宽阔的大厅上,因为审判之钟的缘故,早已闻讯而来了密密麻麻的族人,一个个族人围在大厅上,此时聚集了数以百人的大厅却显得格外地安静,落针可闻。

    大厅上最高处居中,有着一张宝座,为家主宝座。稍下方一些则是三张长老宝座,再下就是家族重要主事者的座位。

    大厅两侧上,各有一排上座,则是安排给旁支重要人员的座位。

    其他人只能够站着,不可坐下。

    主座之上,一家之主、一城之主的叶傲俨然端坐其上,身材魁梧高大,眉宇中流露着掌权者的威严,不怒而威,但是此时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叶晨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稍下方的座上,夏薇更是俏脸充满了忧色,玉手紧紧拉住了身边环儿的小手,两人都不明白叶晨到底犯下了什么罪过,竟然要进行如此严肃的家族审判。

    家族审判,从来都是充满了严肃,一旦真的被审判了,叶晨可就真正凶多吉少了,哪怕就是身为家主的叶傲都不能够左右决策,至少也要被囚禁。

    虽然叶晨说了不用担心,但叶子媚小脸上仍旧充满了忧色,贝齿轻咬红唇,小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要不是家族审判期间不可越了规矩,不然她就上前央求爷爷为叶晨出头。

    唯有叶正阳冷笑地看着这一切,尤其是叶子媚对叶晨的一切种种举动,更是让他心中充满了妒火,恨不得杀了叶晨。

    因为叶子媚是他内定了家族媳妇,谁也不可亵渎。

    严肃的厅堂上,一片肃静沉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很是压抑,一道道目光或是不屑,或是错愕,或是吃惊,或是轻蔑,或是担忧……诸般种种,皆是落在了厅堂中央的少年身上。

    只是叶晨虽然备受众人的瞩目,但神色波澜不惊,无惊无惧,平淡处之,一切都显得这般地风淡云轻。

    这等沉稳心性,不论是强行装出来还是自身具备着,都足以令人点头。

    修道者,天赋很重要,但是心性同样很重要,甚至有些时候比起天赋显得更为重要。

    心性往往决定一个人的成就。

    哪怕就是三位敌对的长老,看到叶晨的镇定表现,都不得不点头认可,但越是如此,越是忌惮莫深。

    “三位长老,不知我儿叶晨到底犯了何错,居然要进行家族审判这等地步?”

    大厅上,一片肃静,主座上叶傲打破沉寂,第一个开口。

    家族审判到底代表了什么,他这个家主比起谁都要明白,一旦真的被审判,等若被整个叶家都判出遗弃了,关禁起来。

    虽说他与三位长老一直都不和,但是为了这点不和弄到这一步上,已经是触及了他的底线,无论如何都不可容忍。

    “家主莫要着急,叶晨到底犯了何错,自会说出来。若是真的犯下了大错,那么也应该审判惩罚,以儆效尤。”三位长老心里冷笑,尤其地见到叶傲的脸色更是冷笑不已。

    虽然叶傲是家主,整个叶家的最大权势者,但是三位长老也仅仅只是逊色一筹而已,丝毫不惧。

    而起看到叶傲吃瘪,正是他们心中所愿。

    “好。”

    虽然只有简单一个字,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得见叶傲话中的怒气,一股可怕的威压缓缓流溢出现,弥漫开这片大厅,顿时许多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压抑,仿佛要喘不过气来。

    莫说是叶华这些后辈子弟了,就算是一些高层主事都第一时间脸色苍白起来了。

    三位长老也微微色变,深深看了叶傲一眼后,而后大长老陡然一喝,如春雷炸响,惊震满堂:“叶晨,你可认罪?”

    大长老本就是叶家中仅次于叶傲的高手,又是身居高位,权势施威之下,莫说是年轻一代的后辈子弟,就算是其他家族高位的主事陡然胆战心惊,心神恍惚。

    只是叶晨神色不变,根本无惧大长老的气威压迫,冷淡回应:“请问大长老,我犯了何罪?”

    事到临头还能够保持如此镇静的表现,不得不说此子心性当真非凡,就连三位敌对长老都为之凛然。

    同时想到了当初眼前此子的惊艳成就,十三岁的史上最年轻先天境高手。

    若非两年前那件事,惊采绝艳的天赋,处事不惊的性子,这一切的一切都必然会让此子迈向更高的成就。

    武神境不是难事,甚至有可能达到与一国老祖同样之高的至高成就天神境。

    只是可惜了,世上没有如果……

    若非此子是敌对的家主一脉子嗣,哪怕就算是是不能修炼的废物,他们都会很欣赏。

    但事实偏偏对方就是,为了子孙后代,他们不得不出面了。

    “哼,到了现在还不认罪是吗?”大长老深深看了叶晨一眼后,而后冷哼,“好,老夫今日便列举你的罪名”

    “罪错有三。”

    “你未经允许,擅自闯进并蓄意破坏演武场的秩序,干扰了族人的修炼,影响他们的进修,这是其一。”

    “在这期间,你挑衅并且无故殴打叶华,将他打成重伤,更是当众羞辱,犯了族规第十三条,同族子弟不可自相残杀。这是其二。”

    “叶正阳出面善意阻止,但你知错不改,挑衅离间,甚至还想出手对付叶正阳,这是其三。”

    “每一条都清楚列名,在场的所有族人都有目共睹,人证物证俱在,难道你还不认罪吗?”

    三条罪名施加叶晨身上,大长老声色俱厉,不怒而威,不容他人反驳。

    一番话下来,有道有理,让人忍不住点头,一时之间无法反驳。

    厅堂另一边上,头部包扎的叶华更是在哭诉:“求三位长老给我一个交待,叶晨他百般羞辱我,还当场殴打我,我可以对天誓,这一切都是真的……”

    叶傲当时并不在场,对于事情的真相并不清楚,但是根据心腹报上来的讲述差不多,只是其中的意思却是歪曲扭解了,让他神色变了又变,沉了下去。

    他眸光冷冷地扫向了三位长老,怒色溢出,这三个老家伙,为了对付他,不惜歪曲事实真相,陷害他儿叶晨,果然是卑鄙。

    他有心为叶晨开口,但这时,却见到了叶晨朝他微微点头,打了个安心的眼色,心知叶晨想到了办法应付,便不开口,静观其变。

    一旦叶晨真的出事了,他大不了出手,他为整个叶家乃至洛枫城第一高手,一旦出手,在场之中也就三个老家伙可以稍微牵制他,但是他一心想走,谁也阻止不了。

    另一边上,夏薇、环儿都充满了忧色,紧张地看着这一切,为叶晨感到担忧。

    这时,二长老也开口了,道:“叶晨,劝你还是赶紧认了罪错,主动认罪,从轻落,最多只是关押两三年而已。但要是拒不认罪,罪加一等,可不仅仅只是关押那么简单了。”

    “叶晨表弟,不是为兄说你,劝你还是最好认罪,不然家族审判可不是简单了事。”叶正阳开口了,一副好心为人的模样,但是眼神充满了戏虐地看着叶晨。

    只是叶晨看了不看他一眼,完全不放在眼里,让叶正阳恼怒,这到底是什么态度,这废物当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不成吗?

    随即他冷冷一笑,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切,就算是得瑟也不可能得瑟下去,得罪了他叶正阳是没有好下场的。

    叶晨笑了,充满了冷意,道:“为何要认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三条所谓的罪错根本就不成立,我不曾干扰过演武场上其他人的修炼,只是恰好经过,叶华强行出手,我被迫还手而已,这是其一其二的原因。至于其三,是叶正阳主动胁迫,我何曾挑衅。”

    大长老冷哼:“可有人为你作证?”

    说罢,他冷然的眸光扫了在场的其他族人子弟一眼,所有人都纷纷低下头来,不敢正视对望。

    叶晨神色微沉,这三个老家伙果然是想要陷害他,不过他是什么人,一代至尊的重生者,怎会惧怕了。

    炎老都飘出来了,忍不住摇头笑了:“这就是所谓的家族,群营结党,内斗纷争。为了一派私利,居然陷害其他族人,嘿嘿,小晨子,你要怎么应付这些人。”

    叶晨翻了翻白眼,对于“小晨子”这个称号相当不感冒,不过他自然不是没有办法应付,正欲开口,然这时一道倩影出现在眼前,正是叶子媚。

    淡淡的馨香拂面而来,叶子媚横在叶晨面前,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扬起好看而妩媚迷人的俏颜,与大长老对视,道:“我可以证明叶晨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