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大玄王朝,成为历史
    891.大玄王朝,成为历史

    曹捷这道紫色剑光,威力莫大,连四德加身的庄深,都有些抵挡不住其锋芒!

    本该万法不沾的圣德水波,这时染上淡淡紫色,不再澄澈。

    连绵无尽,诸邪不侵的功德厚土,这时在渐渐震荡瓦解。

    不坠杀劫的福德紫光,悠悠变淡,杀机死兆,开始隐约呈现。

    万劫之中总有一线生机的阴德白气,这一刻格外灵动,已经要开始发挥作用。

    庄深目光幽幽:“三垣帝剑,紫微剑……”

    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嫡传绝学,三垣帝剑。

    更在二十八星宿剑诀之上的道门剑道绝学。

    紫微垣作为三垣中宫,所生之紫微剑更是威力莫测,神妙无方。

    此乃金庭山一脉开山立派之根本,哪怕金庭山传承的三垣帝剑不全,有紫微剑在,也足以傲啸世间。

    东南至尊曹捷身为剑修,攻击力放眼整个界上界,至尊之境,少有人及。

    便是四德加身,防御惊人的南方至尊庄深,此刻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四德加身,凤凰涅槃,我杀不得你。”曹捷剑指庄深:“但你更胜不得我。”

    他语气平静,仿佛在述说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而双方交手结果,也在证明这一点。

    曹捷紫微剑落下,生生斩灭笼罩庄深全身,四德护体的火凤凰!

    漫天流火之中,庄深落回乘风天舟上。

    低头看去,自己手掌之上,赫然多出一道血口。

    火光笼罩间,庄深和脚下的乘风天舟掉头而去。

    他的声音平静传来:“相较于你,本座守强攻弱,一对一交手,确实不占优势。”

    不管是庄深,还是曹捷,都有上品圣兵和奇珍异宝在身。

    但双方并非第一次交手,彼此之间也大致算得上知根知底。

    略微搭搭手,探查对方这些年许久不见的进展和目前的深浅,心中便大概有数。

    双方都是武圣十重,人间至尊的修为,或许能分出胜负,但很难决出生死。

    曹捷既然出现在这里,庄深便知道原先的计划行不通,再战下去,已无意义。

    他语气淡然,不见懊恼与挫败,只有坚定和决心:“但那凤凰骨,本座志在必得,曹捷,咱们后会有期。”

    火凤重现,笼罩整个乘风天舟,无边巨大。

    双翅一振,瞬间穿越景清洲,向西面的南方炎天境遁去。

    曹捷立于天穹之上,迈步向前,一路追去。

    剑光所指,天空星辰仿佛纷纷坠落,连环向那远遁的火凤凰打去。

    一时间天空中流火飞洒,仿佛无数凤凰羽掉落。

    林汉华、东南剑姥,那两名武圣九重境界的耆宿,还有乘风天舟上所有东南阳天境武者,这时都精神大振。

    “有入我东南的来犯之敌,尽数诛除,我们随曹师弟反攻南方炎天境。”东南剑姥这时开口说道。

    林汉华言道:“是,师伯。”

    一行人等,当即调转枪头,反守为攻,跟随东南至尊一起反攻追击。

    侵入东南阳天境内的南方炎天境强者也都乖觉,发现东南至尊曹捷现身,而南方至尊庄深后撤,便也立即停步掉头撤退。

    饶是如此,仍然有人被衔尾追杀,陨落于此,送了性命。

    考虑到自家东南阳天境内部还有问题要处理,曹捷迫使庄深退回凤仪山梧桐坡后,终于折返。

    …………

    玄燚城,地处皇笳海中央区域的龙柯洲。

    同时也是大玄王朝的都城。

    建城不过百余年时间,但在这百余年里,一直是皇笳海的中心,堪称皇笳海第一名城。

    只是,往日气象繁盛的玄燚城,眼下正人心惶惶。

    此前皇笳海烽烟四起,遍地反玄的时候,都不曾见玄燚城这般景象。

    但现在,从上到下,都人心不稳。

    因为,灵贤洲一战的结果,已经传回。

    升灵子、玄成王、石道人、康平等顶尖强者,远征广乘山,结果却全军覆没!

    如此消息传回玄燚城,无异于晴天霹雳,让人感觉天塌地陷。

    留守这里的大玄王朝强者,还在努力尝试安定人心。

    他们唯一的希望,便是那隐秘的承天效法阵。

    那座大阵在,不管金庭山还是广乘山,都要卖乾元大帝几分面子,不可能对他们斩尽杀绝吧?

    这已经是大玄王朝最后的希望。

    但这一日,一个人突然出现在玄燚城上空。

    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一个老妇人。

    但当剑光亮起时,天上星河闪耀,仿佛天河倒卷,向玄燚城倾泻。

    城中镇守者,修为最高不过武圣六重,见神后期境界,如何能抵挡武圣九重,仙桥后期的东南剑姥?

    是日,玄燚城破,承天效法阵毁。

    大玄王朝,在皇笳海,彻底成为历史。

    …………

    既然已经和金庭山走到一起,元正峰便不做瞻前顾后,首鼠两端的事情。

    反攻南方炎天境的行动,他也一并参加。

    待到返回东南阳天境皇笳海,刚刚抵达灵贤洲广乘山山门,就听一个消息传来。

    东南剑姥,踏平了大玄王都!

    “大玄王都被破,那里的承天效法阵也摆不下去了。”元正峰闻讯,叹息着说道:“东南至尊这是彻底同大玄王朝背后的大人物撕破脸了。”

    没有东南至尊的授意,东南剑姥不至于作此赶尽杀绝的事情。

    燕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那位大帝,这一次等于是和南方至尊一起逼迫东南至尊就范。”

    “东南至尊性子比较淡漠,可是却非泥人,焉能没有火气?这可是一位大剑修啊,虽然多数时候奉行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原则,可要是有人惹毛了他,他比绝大多数人要死硬。”

    元正峰手指点了点燕赵歌:“若非本派屡屡坏了那位大帝的事情,把大玄王朝杀得太惨,他恐怕未必会行如此激烈的手段。”

    “或许在他看来,是东南至尊授意我们这么干的。”

    燕赵歌咧咧嘴:“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么回事,金庭山上下应该也能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有些人说不定会有些怨气呢。”

    方准说道:“从目前来看,东南至尊没有放在心上,按师尊所言,东南剑姥和影山剑王也没有在意,这其实便已经足够。”

    燕赵歌若有所思:“说到影山剑王,事情不是没有隐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