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1 哑巴爸爸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跟我们本地一个有钱男人跑了,我爸气不过找那男人算账,结果被人砍了几刀住了院,大脑神经还受了刺激,成了一个哑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出院后他成天喝酒,喝醉了就伸直了脖子红着脸瞪着我,嘴里啊呀啊呀的叫唤着,偶尔还会过来打我撒气。

    反正那段日子对我来说就跟恶梦一样,晚上经常钻在被窝里哭,我爸在家颓废了有半年时间,后来就出去找活干,经常把我一个人扔在邻居家,邻居家有个姐姐,我叫她小青姐姐,她比我大六岁,可能是觉得我可怜,她特别疼我,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给我,她怕我爸打我,经常叫我去她家里睡,晚上我两就钻一个被窝,她每晚都会紧紧抱着我,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但让我觉得有点奇怪的是,有时候半夜朦朦胧胧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总放在我大腿根的位置,而且她有两个癖好很奇葩,一个是喜欢喂我吃奶油,但不让我直接吃,而是将奶油抹在腿上脚背上或者身上让我吃,有时候还会捂住我的眼睛,让我一边吃一边猜她将奶油抹在了哪,我从来没猜对过,她总是咯咯咯的笑,说我又笨又傻,不知道为啥,别人这么说我,我就会非常恼怒,但她这么说我,我却心甘情愿的接受。

    她的另一个癖好是喜欢让我摸她的右耳朵耳垂,她说摸起来很痒痒,但很舒服,我也让她摸过我的两个耳垂,但啥感觉也没有,我问她这能有啥舒服的感觉?她说等我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受这件事影响,我那时候就总想快点长大,一方面想知道小青姐姐为啥会舒服,另一方面也希望长大后能早点摆脱我爸。

    反正跟小青姐姐在一块的这段日子,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但好景不长,我快上幼儿园的时候,她们一家搬走了,搬到哪我不知道,为此我还哭了很长时间。

    上学没多久,我就懂得有一个哑巴爸爸是多么屈辱,周围的孩子们指着我骂我是哑巴儿子,朝我吐口水,因为这我没少跟人打架,渐渐的我变得特别冷血,性格孤僻,把感情看的很淡,跟同学有了矛盾后解决问题的途径从来都是拳头。

    因为我妈抛弃了我跟我爸,我觉得除了小青姐姐外,其他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见了我们班那些女生我就特别憎恨,女人缘相当的差,上初三的时候我去录像厅里接触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影碟,还有一些日韩女星写真集,慢慢的上了瘾,思想变得龌龊了,也经常偷偷看我们班女生的胸部和屁股,那时候女生大部分都是不穿胸罩的,所以有时候能看到一些让人很兴奋的东西,让我很享受,晚上也经常做那种梦,偶尔早上醒来内裤黏黏的,梦遗了。

    初三下半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女生,叫陈雅静,她打扮的特别洋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可能是吃的好,她身子发育的相当好,胸部很坚挺,因为她跟我坐同桌,所以我经常偷偷看她。

    她这人很能显摆,什么有钱的玩意都拿出来得瑟,比方说97年香港回归时的纪念书包,98年英国产的限量版玩偶,或者很高档的铅笔盒跟钢笔,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有钱一样,让我很反感。

    当然了,我看她不爽,她看我一样也不爽,她看不起我的穷酸气,经常捂着鼻子说闻到一股子难闻的味,还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我,我这人自尊心特别强,所以恨她恨的牙痒痒,有一次放学的时候,我在校门口突然看见她跟我们小学一女生王朵聊天,我路过的时候,她们两还对我指指点点有说有笑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毕竟上初中后知道我家情况的人很少,这也是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地方,可此时王朵跟她对我指指点点,难不成王朵告诉陈雅静我爸是哑巴的事了?

    果然,下午去了教室后,班里人开始对我议论纷纷的,我隐约听见有人说我爸是哑巴,还说我妈跟人跑了之类的话,当时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炸了,浑身发烫,上课铃还没响呢,我就把陈雅静拉到了教室外面,我质问她:“你是不是在咱们班同学背后说我的闲话了?”

    陈雅静不屑的哼了一声,说她没有,我当时都想甩她一巴掌,但是人家又没承认,我这么打人也不占理,所以忍了,下午放学的时候轮到我打扫卫生,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之前我觉得我得把这个亏找回来,我必须要报复陈雅静,我把陈雅静的书包扔地下踩得脏脏的,把她的铅笔盒也踩扁,还朝着她的书包上面撒了一泡尿,之后才回了家。

    第二天到了教室后,里面乱哄哄的,陈雅静跟我们班的几个女生围在桌子那骂骂咧咧的,见我过去后,陈雅静直接就冲到我跟前,她脸憋得通红,大声质问道:“真你妈,是不是你把老子书包闹成那样的?”

    我心里很爽,但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我说我不知道,你别诬赖我,还有,嘴巴放干净点,我可不是你爸妈,我可不惯着你。

    话刚说完,陈雅静就用手指着我,骂道:“童童你真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知道老子的书包跟铅笔盒值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真你妈!知道为啥你亲妈跟人跑了吗?就是因为你爸跟你一样,都是敢做不敢当的狗,活该你爸后来变成了哑巴,我看......”

    陈雅静的话说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就扇她脸上了,当时我也是火透了,上初中之后还从来没人跟我这么说过话呢,何况走廊里还有很多人看热闹呢,陈雅静挨了我这一巴掌愣住了,眼泪立马出来了,紧接着她就跟发疯了一样冲到我跟前,手脚并用的打着我,我把她推倒在地,骂道:“再他妈说我爸跟我妈的事,老子弄死你!”

    说完这话后我也没有继续上课,而是出了学校去外面玩去了,那会网吧还没形成规模,有的只是电脑室,里面都是些单机游戏,像红警啊cs之类的,我玩不来,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游戏厅,特别爱打拳皇,这天一直玩到很晚我才回去,第二天去了学校后,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批评了我一顿,还说要我叫家长来,我当时直接跟她说:“我爸是哑巴,他又不会说话,你叫他来有啥用?”

    这一句话把班主任说的没话说了,她直摇头叹气,拿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后来去了教室,刚坐下陈雅静就小声跟我说,让我放学在校门口别走,我自然明白,她要找人打我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还没上完,陈雅静就匆匆忙忙出了教室,等放学后我出了校门,见在大门旁边的空地上聚集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看穿的校服,并不是我们学校的,还有两辆250型号的摩托车,特别酷炫的那种,摩托车旁边靠着两个染黄毛的男的,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我有点慌,我还从来没跟社会上的混混交过手,凑巧这时候陈雅静看见我了,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碍于面子,我还是过去了,刚到跟前,陈雅静二话没说,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道非常大,居然让我有点蒙,前面说了,我这人特别反感女人,这陈雅静打了我耳光,对我来说是受了奇耻大辱,压根没法忍受,她可能以为她跟前有这么多人我就不敢拿她怎么样了,所以打完我后一脸得瑟,气势很强,我反应过来后,抬手就还了她一巴掌,同时骂道:“你他妈一个臭娘们,居然......”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旁边一个黄毛直接冲到我跟前踹了我肚子一脚,他比我高半头,块头也壮,我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紧接着剩下的不管男女,都围上来踹我,我连爬都爬不起来,只好抱着头躺在地上,后来还是我们保卫科的保安出来了,他们才停手,陈雅静这时候弯下腰打了我几巴掌,骂道:“我长这么大,就是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一下,你是第一个打我耳光的,而且打了我两巴掌,你记着我的话,以后老子在校门口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说着,陈雅静就从旁边一个黄毛手里拿了根烟,点着抽了一口,我在心里暗骂,这女婊子居然还抽烟,果真不是啥好东西。

    其实学校那会基本上每天都有学生围在校门口抽烟,他们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打架,就是聚在那给其他学生看的,显得他们混的比别人厉害,人缘广呗,陈雅静刚转来我们班没两天就天天在校门口跟着那些男女混子学生玩,说实话,她的人缘挺好,人际关系这块,比我会来事多了。

    话说回来,陈雅静骂我骂的差不多后,还问我服不服,我没吭气,旁边有个穿蓝裙子的女生不知道为啥,居然替我说话,她让陈雅静算了,别计较了。

    陈雅静还开玩笑的问她是不是看上我了,咋替我说话呢,我抬头看了一眼蓝裙子女生,她绑着个双马尾,瓜子脸,眼睛很大,属于那种娇小可爱型的。

    她被陈雅静的话说的脸有点红,拍了陈雅静的屁股一下,说:“你瞎说啥呢,我这不是饿了嘛,咱们赶紧去吃饭吧!”她的话说完,最先踹我的那个黄毛可能是想在女生面前显摆,过来拍拍我脑袋,问我到底服不服。

    我依然是没吭气,他可能觉得这样让他很丢面,脸色特别难看,嘴里骂了两句脏话后,直接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拍我脑门上,我感觉眼前一黑,脑袋一阵刺疼,缓过神的时候有股热流顺着我脑门眼睛流了下来,周围几个女生立马就咋呼起来了,说流血了,我用手摸了下,手上全是血,被开瓢了。

    陈雅静估计也没想到那黄毛下手这么狠,赶紧把黄毛拉开,带着埋怨的口吻道:“你咋回事啊你,来之前我就说了,教训一下就行,你下这么重的手干啥呀?”

    那黄毛一副不屑的表情,说:“不就开个瓢么,没事,死不了!”他话说完,那个蓝裙子女孩赶紧凑到我跟前,弯下腰盯着我的脑门看,她说:“我妈在医院上班,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去吧?”

    这时候保安也在旁边吆喝,让人都散了别在这围着了,我没理会那个蓝裙子女孩,站起身后一个人捂着脑袋走了,身后的陈雅静还在那嘀咕,说有啥了不起的,拽个屁啊拽。

    反正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觉得我今天受的这屈辱,吃的这个亏,我早晚要找陈雅静和那个黄毛报回来,至于头上的窟窿,我去诊所看了看,缝了六针,看着衣服上的血迹和脚印,我知道回家后我爸肯定要收拾我。

    等我到了我家小区门口时,还没进去呢,突然有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拦住了我,她长得挺好看,打扮的特时髦,紧身皮裤和夹克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很诱人,她身上有种大城市女孩才有的气质,但我并不认识她。

    我有点蒙,问她找我啥事?

    她朝着我脑门看了下,问我这是咋了,被谁欺负了?问完我后才笑道:“你真不认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