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2 关青青
    她说话的时候,露出了两个虎牙,一看见这虎牙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小时候那个邻居小青姐姐吗?这差不多有十年没见了,居然长成了一个大美女了,居然认不出来了!

    我的心跳突然间加快了许多,我有点激动,此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在她家的一幕幕,尤其是吃奶油和摸耳朵的事,那时候我年纪小不知道她那是啥意思,现在的我多多少少懂得了男女之事,所以寻思她可能有那方面的癖好,这样一想,我居然来了点反应,这让我有点慌张,要是让她看见了,那多尴尬啊。

    同时我感觉有很多话想问她,比如她去哪了,这次回来还会走吗等等,但话到了嘴边,我又说不出口了,到最后只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关青青。

    关青青是她的大名,小时候我还好意思叫她小青姐姐,现在年纪大了,而且这么多年没见有点生疏了,我觉得叫她小青姐姐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就直呼她大名。

    她白了我一眼,说我没大没小,说话的时候还不忘了拍打着我身上的脚印跟尘土,她身上有一股很香的味道,很好闻,她问我这是被谁打了?

    我给她说不碍事,跟同学闹了点矛盾,她听完情绪很激动,问我是哪个同学,因为啥把我打成这样,脑袋都开瓢了。

    我给她说算了,反正跟同学打架也习惯了,但她说这事没完,这个忙一定要帮我,说着,她就掏出电话,八成是要找人,我赶紧拦住她,说还是别了吧,她看了我一眼,沉默片刻后,问我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的话就带我去吃点饭,我说回家吃就行,我爸估计把饭做好了,她扑哧就笑了,说:“我刚去你家里了,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应,里面肯定没人,不然我也不会在这等你了,对了,你现在在哪上学啊?”

    我说在三中,烂学校,她说初中而已,好学校烂学校都一样,没啥区别,说着,她领着我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给我点了好多菜吃,这期间还一个劲的问我这些年过的如何如何,我已经忘了上次吃这么丰盛的饭是啥时候了,看着关青青那温暖的笑脸,我心里很感动,有种想哭的冲动,后来她还是不死心,问我头上被开瓢的事,我犹豫片刻如实告诉她了,不过也嘱咐她了,这事就这样吧,不用帮我找人。

    吃完饭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去上课了,临走的时候关青青拉住了我,非要塞给我一千块钱,说让我拿着买点吃的和用的,要不买身干净的衣服,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了,这钱我自然不能要,虽然我穷,没钱,但我有骨气,有自尊,她跟我只是邻居,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没理由拿人家钱。

    她见拗不过我,便把钱装回兜里,不过给我留了个纸条,上面是她的电话跟现在的住址,她说有什么事记得找她,我一个人往学校走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关青青现在的情况,她家应该比当年混的更好了,而我家这么多年不但没什么长进,反而越过越窝囊,同样是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走到校园里的时候,好多学生都在一旁偷偷议论我,估计我被开瓢的事在学校已经传开了,到了教室的时候,班里的同学看我那眼神也有点怪,我能感觉的出来,很多人都是抱着那种幸灾乐祸的态度看我的,平日里看我不爽的人太多了。

    陈雅静此时还没来,我坐下后,把她的桌子跟我的桌子拉开了差不多十厘米的三八线,我现在是打心底厌恶她,之前还会偷看她的身子,晚上会幻想跟她的种种,现在我觉得这样想都会让我觉得恶心,早晚有一天我得报仇,得好好羞辱她一番。

    快上课的时候,陈雅静进来了,她往座位上走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尽是得瑟嚣张,等走到座位上的时候,她朝着我两桌子间的三八线看了一眼,并没说什么,反而把她的桌子又往另一边拉了五厘米左右,将三八线拓宽到十五厘米,上课后,老师一进来就注意到我两的异常了,毕竟她占用了走廊一部分空间,老师问她咋回事,桌子怎么摆成这样?

    她此时还不忘了嘲讽我,当着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面说:“他身上有一股子难闻的味,我闻了头晕恶心,所以往这边挪了挪!”

    这话一出来,我感觉脸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太伤我自尊了,我心里那个恨啊,老师看了我一眼,也没继续说啥,开始正常上课,这天下午放学后,我刚走到校门口,有辆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我跟前了,并响了几下车喇叭,当时给我吓一跳,还以为是陈雅静又找人收拾我呢,不曾想朝着车里看的时候,发现在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居然是关青青。

    关青青冲我一笑,从车里下来了,我想起今天中午她说的话,隐约觉得她来可能是帮我处理陈雅静的事的,车里面还有两个男的,开车的是个烫着卷发的男青年,长得很帅,后排坐着的那个男的是个平头,皮肤有点黑,长得很壮实。

    说实话,我并不希望关青青掺和这件事,毕竟我是个男的,陈雅静是个女的,人家找人来打我倒没啥,可我一男的找人打她一个女的,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

    关青青先是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我那女的在哪?我把她拉到旁边,说还是算了吧,人家就是个女同学,跟她计较太那啥了。

    关青青白了我一眼,说:“一个女同学能把你打成这样啊?你别跟我墨迹了,把那女的揪出来,你放心,我不会怎么为难她,只想让她把打破你脑袋的人叫出来!”

    关青青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扭捏了,那两男的这会也从车里出来,卷发男还给我散了一根烟,趁着抽口烟的功夫,他开玩笑的问我:“你那女同学长得好看不,长得好看的话,今晚就交给我一个人处理,我给你好好收拾她!”

    他这话刚出来,关青青白了他一眼,说:“信不信我给你那玩意拽下来?”

    卷发男舔了舔嘴唇,说他这不是开玩笑呢么,说话的时候,还不忘了过去在关青青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关青青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脸也有点微红了,他们两个人这么一打情骂俏,我多少明白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不知道咋的,我心里居然有点小失落。

    也就这节骨眼上,我看见陈雅静跟我们班一女生从校门口出来了,她眼睛很尖,很快就看到我了,明显愣了下,本来以为她会很慌张,然后悄悄溜走呢,谁曾想她居然主动朝着我这边走来了,脸上一点没有害怕的慌张,反而很嚣张,旁边的女同学还拦着她,但是没拉住。

    她走到我跟前后,看了关青青跟旁边的两人一眼,问我道:“童童,你找人来是不是要打我呢?”

    我寻思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正常人碰到这事能躲就躲,她一小丫头片子居然主动过来找打呢。

    我还没说话,关青青就问我了,说:“这就是那个欺负你的女同学吧?”

    事情到了这地步,我也不好隐瞒了,便点了下头说就是她,反正是她主动找上门来的,也怪不得我了。

    陈雅静嘴里哟哟了两声,用那种很奇怪的口吻跟我说:“还真是找我的啊,你等着哈,老娘今天奉陪到底!”说着,陈雅静掏出手机,估计是打算打电话叫人呢,说实话我那会还挺羡慕她的,那会初中生有手机的人很少,但是陈雅静就有一个,可见她家多有钱,而且是诺基亚的手机,名牌,不过此时她电话还没打出去,关青青直接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她脸上了。

    关青青是个成年女性,陈雅静只是个初中学生,两人的体格差了很多,这一巴掌力道也很强,陈雅静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