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3 将陈雅静带到废弃站
    陈雅静根本没想到关青青上来就给她一巴掌,眼睛瞪得老圆,她咬着嘴唇盯着关青青看了几秒钟,然后又看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我两,说:“有种你们都在这别跑,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来,今天非打不死你们!”

    说着,她又继续打电话,关青青可没理会她,上去拽住她的头发使劲扯了两下,陈雅静疼的直接叫唤起来了,眼泪都在眼窝里打转了,关青青还踹了她两脚,问她:“是谁把我弟弟开瓢了的?你赶紧给那人打电话,老子今天就在这等着!”

    一旁的保安这时候凑了过来,打算制止关青青,但旁边的卷发男用手指了保安一下,说:“跟你没关系,你少插手听见没?”

    卷发男说话的时候气势很强,而且旁边那个黑皮肤青年还往保安这边走了两步,那保安愣是没放一个屁,乖乖走了,关青青继续打了陈雅静几巴掌,嘴里还骂着一堆脏话,让她赶紧打电话,陈雅静哭着打了个电话,但没人接,她又给另外一个人打了个,电话刚通陈雅静还没说几句话呢,关青青就把电话抢了过去,叫对面的人赶紧滚过来,电话那头的人怕是被吓着了,说这事不关他的事,随后把电话挂了,这让我差点笑出来,寻思陈雅静找的这人也太不靠谱了。

    人叫不来,陈雅静有点慌了,她也不像刚刚那样盛气凌人了,怯生生的看了关青青一眼后,说:“我干哥的电话打不通,等打通了他肯定就来了,你们给我等着!”

    关青青上去又甩了她一巴掌,说:“是你那个干哥把我弟弟脑袋开瓢了吗?”

    陈雅静说就是他,有本事就等他干哥过来,关青青冷哼了一声,直接把车门拉开,然后拽着陈雅静往车里拉,陈雅静这下慌的更厉害了,她用手死死抓着车门的边,就是不进去,同时叫嚷着,说:“你干嘛啊,不是说等我干哥过来呢吗?你拉我进车里干啥?”

    关青青哼了一声,说:“你别废话,老子可没时间在这跟你等,等会给你干哥打电话,叫你干哥找我要人!”说着,她就让旁边的卷发男帮忙,将陈雅静塞进了车里,随后他也让我进了车,让我看着陈雅静,然后让卷发男跟黑皮肤上车出发。

    卷发男上车后,还很猥琐的笑了下,问关青青:“这是干啥呀?真打算把人家卖到按摩房去啊,卖之前能不能先让我爽一下啊!”

    关青青看都没看卷发男一眼,直接冷冷的跟他说:“我现在心情不太好,你最好别跟我开玩笑!”

    卷发男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尴尬的笑了笑后,一本正经的问关青青去哪里,关青青回头问我着急回家不,我说不着急,她说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最好是能藏人,还不能被人发现的,卷发男想了想,说除了酒店他想不到其他的地方了,这时候在陈雅静另一边坐着的黑皮肤说他家的废弃站那没人,可以去他家那,而且周围是一片荒地,就是陈雅静叫破了嗓子也没人听得见。

    我听到这的时候,心里已经多多少少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还以为来了收拾陈雅静一顿就完事了,咋现在还要把人带走啊,而且带到偏僻的地方,不会出什么事吧?

    很显然陈雅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慌张害怕,我从来都没见她这样子过,她看了我一眼,然后问关青青这是要去哪,到底想干啥,关青青没急着回她话,而是从包里掏出一包烟,点着吸了一口后,才回头跟陈雅静说:“放心吧,今天你那个干哥只要来接你,你就没一点事,要是你那干哥来不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雅静匆忙掏出手机,继续打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急的她小声嘀咕着骂,说关键时刻人死哪里去了,后来车出了市区,到了郊区的时候,陈雅静就更害怕了,她用那种带点祈求的口吻跟关青青说:“要不你们先放我走吧,我要是回家晚了,怕是我爸妈会担心我,回头我跟你们约个地点,不然就这周周末的时候,我叫我干哥在校门口等你们还不行吗?”

    关青青很淡定的说了两个字,说不行!

    说实话,关青青这样子真是霸气,我也更好奇这些年她去了哪里,现在混到啥地步了,感觉现在应该挺有来头的,车继续走了一段路后,就由柏油路拐进了一条小土路里,周围全是树林子和荒地,偶尔有几座破旧的厂房,陈雅静这时候就跟关青青说:“姐姐,不然我给童童道个歉,你们放我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找他的麻烦了,他脑袋破了我给他赔钱,医药费我也出,让我爸妈多给钱也行!”

    关青青哼了一声,说早干嘛去了,现在晚了,来不及了,陈雅静急的直接哭了出来,掏出手机说不然给她爸妈打个电话,让她爸妈来处理,她的话刚说完,关青青让黑皮肤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同时很认真的跟陈雅静说:“老子找你爸妈干啥?是你爸妈把我弟弟脑袋打破的?我只找你干哥,明白吗?”

    陈雅静说关键是她干哥现在不接电话啊,关青青说这个她不管,反正今天必须见到她干哥,不然后果她自己负,陈雅静听完哇的就哭出了声音,见说服不了关青青,她干脆转过脸拽着我胳膊跟我说软话,让我放她一码,她以后再也不找我麻烦了,我还没说话呢,关青青直接转过脸,伸手就给了陈雅静一巴掌,同时骂道:“你能不能悄悄的?别再给我说话了,不然我把你卖到鸡窝去,信不信?”

    陈雅静果真被吓住了,不敢说话了,只有眼泪流了出来,可能怕哭出声音关青青会收拾她,基本上一直憋着脸,那副想哭不敢哭的样子,让我觉得有点想笑,我寻思你陈雅静也有这天,让你当初跟我得瑟。

    车继续开了有十分钟左右,到了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这周围有一大片果园,在果园的附近有个水塔,在那旁边有个废旧的院落,这就是黑皮肤说的废弃站,这的铁门都锈迹斑斑了,而且上面布满了灰尘,看样子很久没人来了。

    黑皮肤下车后掏出钥匙去开门了,我和陈雅静下车后,这丫头居然趁着我不注意撒腿就跑,不过被关青青追上,一巴掌扇倒在地上了,紧接着关青青就揪住她的头发,使劲扯了两下,说:“你老老实实的我不为难你,明白吗?再给我耍花样,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陈雅静这下放开声哭了起来,不管关青青怎么打她骂她,她都止不住的哭,关青青后来也不管她了,将她交给我,让我看着她,等进了大门后,陈雅静就在我旁边小声跟我说:“童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让我爸妈给你一大笔钱,我知道你家里经济条件有点不好,你说吧,你......”

    我真怀疑陈雅静这家伙的脑袋有问题,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她居然还说这样的话,这哪是跟我说软话求情呢,分明就是埋汰我呢啊,我打断她的话,说别墨迹了,老老实实呆着吧,我们是找你干哥的事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陈雅静听我这样说,吸溜了两下鼻子,闪着两个泪汪汪的大眼睛问我:“真的吗?你确定不会对我怎么样吗?不会把我卖到按摩房或者鸡窝吧?”

    我说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