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4 要么给钱要么开瓢
    其实我给陈雅静说不会这两字的时候,心里头也有点没底,毕竟我现在对关青青还有这两个男的不是很了解,我也难保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我挺讨厌陈雅静,跟她是死对头,但打心眼里还是不希望她出啥大事的。

    在这个废弃站的北边,有一排平房,黑皮肤带着我们进了其中一间,里面还有一些破旧的桌椅跟床,只不过很长时间没住人,上面都铺着一层尘土,关青青让陈雅静再给她干哥打个电话,说今晚要是叫不来人,她就呆在这别走了。

    陈雅静从黑皮肤那要过手机,拨号的时候关青青还在旁边看着,估计怕她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刚通,陈雅静就冲里面喊着:“大明哥,他们把我绑到一个废品站里了,还打我了,我现在好害怕,你快点过来带我回家啊!”

    她嘴里所说的大明哥,应该就是开我瓢的黄毛,大明哥叫嚷着,问陈雅静现在在哪呢,到底咋回事,陈雅静这才把我们在校门口打她然后带她来这的事告诉了他,关青青这时候也拿过陈雅静的电话,跟大明哥说:“是你把我弟弟脑袋开瓢的吧?”

    大明哥很干脆的承认了,问关青青啥意思,是想要钱呢还是想找事呢。

    关青青说两个选择,要么他过来开了他的瓢,要么拿一万块钱领人。

    我听到这话都愣住了,我脑袋缝针连一百块钱都花不了,就算补偿我一些,撑死二三百解决问题了,关青青这直接开口一万,那不是狮子大开口吗?我看了旁边的卷发男跟黑皮肤一样,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淡定,看样子关青青说出这话来也在他们意料之中。

    大明哥问关青青是不是在这搞笑呢,他说一万块钱能卸我一条胳膊了。

    关青青说也可以不拿钱,过来让开个瓢就行,那大明哥也爽快,直接说:“行吧,你说个地方,老子马上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开我瓢!”

    关青青问黑皮肤这是哪,黑皮肤说老桃园水塔这,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这地方。

    关青青将地址告诉大明哥之后,大明哥说了个等着,他这就找人过来,完事就把电话给挂了,说实话这时候我也紧张,看大明哥的意思,肯定是要找人过来闹事了,大明哥的年纪差不多在二十岁左右,关青青跟这卷发男还有黑皮肤,撑死也就二十二三岁,虽然年纪看着比大明哥大,但是现在我们这只有我们四个人,关青青还是一个女的,要是大明哥真的带着一帮人过来,那靠着我们三个男的能应付的了吗?可别再被对方打一顿,那我这脸可就丢大发了,到时候还怎么在陈雅静面前抬起头?

    我这时候看了陈雅静一眼,正好她也看我呢,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又多了一点得瑟的劲,她肯定觉得她大明哥能干翻我们,这丫头片子刚刚还跟我哭哭啼啼一副委屈的模样求我呢,现在就又开始翘尾巴了,真是能装,果然女人的话不能轻信。

    关青青可能也觉得人有点少,她问卷发男用叫人吗?卷发男开玩笑的说他这个小身板肯定不行,但是有黑哥在这,估计没太大问题,这个黑哥就是黑皮肤青年,以后就称呼他为黑哥。

    关青青问黑哥能解决不,黑哥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烟,说:“我是一点不怕,但具体这事怎么处理,还得看来的是啥人啊,如果都是小毛孩,根本都不用动手,我吼两嗓子就能镇住他们,如果来的人够胆敢动手,我就跟他们干呗,打架我最在行了,就怕来的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可对付不了,还得靠你跟大兵找关系!”

    大兵就是卷发男,关青青笑了笑,说:“黑哥你逗我呢,一个破初中生,找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就了不得了,她能找到啥有头有脸的人身上,你这是被上次的事整的心里有阴影了吧?”

    黑哥说可不是,上次的事想起来他都快要尿裤子了,黑哥跟关青青在这闲扯的时候,大兵凑空走到了陈雅静跟前,问她家里是哪里的,看她这一身打扮,家里特有钱吧。

    陈雅静毕竟是个小女孩,没心眼,一般这种情况,人家问她家里的情况,她应该隐瞒才对,可她居然炫耀着说她家在花园小区,我们本地最好的小区,还说她爸特别会挣钱,说这些话的时候,能感觉的出来她很得意,其实在她看来也正常,她这人就这德行,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里有钱。

    旁边的关青青问大兵打听人家地址干啥,难不成对这小姑娘有啥心思不成?大兵摇摇头说小P孩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他怎么可能感兴趣呢,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感觉出来他看陈雅静的时候眼神有点色迷迷的,男人太了解男人了,明显他就是对陈雅静感兴趣,这也难怪,陈雅静在我们学校里面,都算是发育比较快的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关青青哼了一声,正准备说话呢,她手机突然响了,她接完电话后,脸色变了,完事跟大兵说:“小雪那有点事得我赶紧过去处理下,你先快送我过去!”

    大兵说那这里的事咋整?

    关青青问黑哥一个人在这行不,黑哥说应该没问题,要是镇不住了就给老狼打电话,关青青点点头,然后问我回家不,要是回的话顺便送我回去。

    这会天色已经黑了,何况我身上还有血印子,脑袋也被人开了瓢,我要再很晚回家,我爸非揍我,虽然我也想赶紧回家,但我一琢磨,我要一走,那这里就剩下陈雅静跟黑哥两个人了,这黑哥是啥货色我不清楚,万一他对陈雅静做出什么事,到时候我肯定也脱不了干洗。

    显然陈雅静也意识到这点了,她这时候赶紧拽住我胳膊,说:“童童你可不能走啊,我大明哥等下就来了,事情就因你而起的,你要是走了事情咋处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用那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为啥,虽然心里很讨厌她,但是看着她这眼神,我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真是奇怪,想来想去我觉得我还是留下来比较好,起码可以保证陈雅静不被欺辱,我跟关青青说我先不走呢,大不了回头我自己回去,大兵说不碍事,他一会把关青青送了可以再回来,关青青也没多说,匆忙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嘱咐黑哥:要么让对方拿一万块钱,要么开了对方的瓢。

    他们走后,屋子里就我们三个人了,黑哥年纪跟我们差太多,他估计觉得没啥话题跟我两聊,就一个人出去打电话去了,这下就剩下我和陈雅静了。

    反正关青青跟大兵走了,陈雅静倒是看上去神色轻松了不少,她似乎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得瑟的神态,让我很恶心反感,她说:“童童你真不是男人,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叫人来学校打我一个女生,你丢人不丢人啊,好在我大明哥等会就来了,我可告诉你,他肯定会叫来一大帮人的,就指望你们几个能行?还有你刚那个姐,早晚有一天我得收拾她!不行你现在赶紧跟我道个歉,兴许我一高兴,等会让我大明哥打轻一点,可别再给你脑袋打......”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不耐烦的跟她说:“行了,先别得瑟呢,一会谁笑谁哭还不一定呢!”

    陈雅静哼了一声,说那就走着瞧吧。